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皇宫大酒店(9)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3-02-13 09:08:54  浏览次数:721
分享到:

“那你也不能先斩后奏啊!咱们今后的工作多被动,没了回旋的余地。”郑一鸣语气稍微缓和。

    “我看被动点好,没退路好,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老郑,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准备调走?”任总换了话题,单刀直入。

“你听谁说的?”郑一鸣讪讪一笑。

“咱俩昨晚和谷小姐的谈话,今早怎么闹出这么大动静?这一亩三分地儿,藏不住事儿。我也是从局里调过来的,谁没几个好朋友!”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任总是个直性子。

郑一鸣点了点头,干脆坦白。“不瞒你说,从局里传出打算让咱们和外商合资的意向之初,我就有调离的打算。”

任总屁股离座,眉头紧锁,“为什么?老郑,你得给我说清楚!我一直觉着咱俩投脾气,搭班配合的不错,你怎么就萌生退意?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当面指出来。批评与自我批评,这点觉悟和胸襟我还是有的。”

郑一鸣赶忙起身,把任总按回到沙发上。“老任你别激动,听我说。”

“现在火烧眉毛,咱俩得开诚布公,就别藏着掖着啦。”

“你今年四十五,我今年五十。从部队下来,蒙各级领导不弃,把我放到这个位置上,我也是如履薄冰啊!酒店管理,于我而言,是全新的战场。不瞒你说,我私下做了不少功课,酒店管理的书,能找到的我都看了。现在的管理层架构,管理上涉及到的知识,我还能凑合应付。毕竟,有你这个总经理在前面挡枪,我就管管党员干部做做思想工作。”

“这不挺好的吗?咱们接着往前走啊。”

“合资这事儿,可不像一个总经理或书记换个岗位这么简单。全新的管理层结构,全新的管理理念,全新的管理知识,和国际接轨……老伙计啊,实话实说,我心里没底,力不从心,我不能拖皇宫的后腿啊……”郑一鸣眼眶湿润,“我不是不想干,是怕干砸了,对不起皇宫几代人的努力,对不起局领导的信任,对不起党这么多年的培养。”

任总低头不语。

“还有,最关键的:将来外方总经理和管理团队进来,外方、中方、党组织的位置怎么摆?工作中产生矛盾怎么办?还要不要党组织?党组织在全新的员工队伍中的作用是什么?这些问题我都想过,没有答案。所以……”郑一鸣紧咬嘴唇。

“没有答案,咱们就一起寻找答案,一起探索出一条路来,不能当逃兵!”

郑一鸣身体一震。

“不瞒你说,我心里也是问题一大堆。国际化酒店?我这个总经理就不会英语,不合格。将来,小年轻的都嘀哩呱啦讲英文,我这个总经理的脸往哪儿搁?外方总经理进来,人家说的如果咱不懂,就都得听人家的,年深日久,这皇宫是不是就得更名改姓?工会、党组织,这些保障员工切身利益的部门,还有多少发言权?这些问题,我都没想明白。但是,我坚信一条:别人能走的路,我们不缺胳膊少腿儿的也能走通。咱们俩首先得一致对外,不能拆伙。临阵换将,军心涣散。五十岁怎么啦?‘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你现在活蹦乱跳的,想躲清静回家抱孙子,是不是早了点?”

任总一席话,说得郑一鸣哑口无言。沉默半晌,他把茶杯放回茶几上,目光炯炯地迎着任总殷切的目光。

“那我就陪你‘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一回?”

任总立刻眉开眼笑,“这就对了嘛,咱把皇宫扶上马再送一程。到时候,皇宫成了像希尔顿、凯越等国际著名酒店的时候,咱俩一块儿衣锦还乡回家抱孙子去,就这么定了。你赶紧走吧,我也忙我的。”他起身整理领带,重新穿回西装。

“我干嘛去?”

“去旅游局、市里,和领导谈话,落实咱们向员工的承诺啊。”

“你干嘛去?”

“陪谷小姐吃早餐,别让她起疑心。”任总打开里间屋门,“吕燕,给郑书记备车。”

 

 

                    4

 

大堂一派繁忙,行李部人人健步如飞。徐浩然和欧阳子豪推着一辆行李车,上面堆满行李,正在吃力地从各个楼层把一个日本旅行团堆积如山的行李运送到酒店大门口,装上旅游大巴。大堂门前,百十号日本旅游团的团员们,年少和年老的背着背包提着小件行李,整齐安静地排着队伍等候上车,像军队在接受检阅。十几个年轻团员们帮助行李部运送大件行李,没有热火朝天的口号,只有整齐划一的严肃和纪律。

高嘉怡和段可欣穿着迎宾的旗袍,像一对漂亮的门神,玻璃门内一左一右站着,不停地向进出酒店的客人鞠躬打招呼,神情自信了许多。


前台办公室里,领班穆秀英正脸红脖子粗地和沈玥辩理。

“是不是你让我负责新来大学生的培训考核?今天我原本计划开小灶,给他们讲讲服务中会遇到的常见问题,没想到你又把人都发出去了,让我怎么按时完成培训计划?你另请高明,这事儿我不管了。”穆秀英一张脸又红又紫。

“你又不是没看见!刚才老员工们都翻了天了,差点出大事儿,幸亏任总大包大揽,才暂时把事态平息,我听燕儿说任总和郑书记正闭门开会呢。咱们今早走日本团,行李部人手不够。俩迎宾一个早上给我打电话请病假,剩一个光杆儿司令站那儿也不好看呐。我也是没办法才把大学生都派出去。理解万岁,理解万岁。”沈玥好言相劝。

“那不行。虽说你是经理,你嘴大,我们嘴小,但万事得讲个理儿。”穆秀英不依不饶。

“行了,我的姑奶奶,赶紧盯着点前台,别再出错。等下午消停了,咱俩再掰扯。你现在脾气是越来越大,真是姑娘大了不可留……”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