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AI与人,换位的时代来了
作者:梁晓纯  发布日期:2023-12-02 09:09:41  浏览次数:457
分享到:

最近在网上看到几位著名的相声演员用流利英语或日语表演脱口秀的视频,影像中连口型都对得很准,不禁为之汗颜。接着又看到一个短片,演示诈骗分子在收取了受骗人的简短语音后,便可制造出以这个人的声音说出的任何话,如此以假乱真的制作,使我联想到神话小说《西游记》中的真假悟空,着实心生恐惧。 

Thanks 现在的人类已经走在被人工智能 – AI所操控的路上。就在今天早上,我的手机屏幕上突然弹出它自动编辑的从相册里挑选出来的往日照片的纪念视频,主题突出,制作精美,比人为编辑的还好。感动之余,又是一场虚惊。近来手机和电脑上的功能不断更新,总有类似“惊喜”出现,但也使人整日里活的晕晕乎乎,很有些不由自主的感觉。手机里有的画面,根本分不清哪些是确实发生过的哪些是制作出来的,或者说,只要内容是多数人希望看到的,它就能给你演示出来,真怀疑是否还有一个假我存在。电脑也不那么朴素了,经常捉弄人,莫名其妙地弹出一些页面或登录要求,否则便无法使用,一个动作就要等上大半天,有时候无论怎样操作都被告知是错的,弄得我这个电脑盲无所适从,眼睁睁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恼火至极,把它砸了的心都有。 

 正在吃着饭,书桌上的电脑再次突然自己动作起来,它在给什么软件Upgrade,屏幕上那个百分比显示了半天,终于Complete后,又开始不断地弹出以往我打开、搜索过的页面,就像有一只看不见的鬼魂的手在控制着鼠标。一阵骚动过去,弹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二维码,此时的我已经身不由己,抓起了手机,扫了上去。 听说在最近的一次人工智能发布会上,研发者信誓旦旦地宣称AI正在计算机里形成一个生态系统,开放了对所有的应用软件的接口,只要允许,它可以和电脑里的任何应用程序相切。它还能按照要求快速制作出应用模块,之前那些被各大软件公司组织人力物力,花好长时间才能研发出来投入使用的APP,现在AI在三分钟内就做出来了。 

 许多人正沾沾自喜于AI在各个方面带来的前所未有的便利,仿佛它帮助自己长出了许多只手臂,甚至提高了人的某些能力。然而这是一条可怕的不归路,有专家说目前AI的发展已经呈现指数上升的态势,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具备自我更新进化的功能,到那时,它便完全不受人类的控制,成了比碳基的人类更高级的一种生命,比如硅基生命,据猜拥有更高智慧的外星人就是硅基生物,他们的智能是人类无法企及的,人类仅存的那点情感因素便也将显得微不足道,再聪明的人也只能束手就擒。或许下一次的发布会上,人与AI将互换位置,原来那位主持人变成了被AI操作演示的样本。

 天堂离地域并不遥远,中间只隔了一首但丁的诗,不知AI已经爬到了第几层。

 但愿,人类日后可以有幸被AI视为宠物豢养起来,而不至于因被它嫌弃而彻底灭掉。于是乎在不久的将来,人或许就像养在动物园里的大猩猩,饭来张口,也再不必为金钱、地位、家庭、住房、柴米油盐而烦恼了,衣食无忧,没心可操,将一切交给AI,做一个幸福的傻子。

 然而完全缴械投降是有代价的,作为肉身的人类,本来都是具有两面性的,很多人一辈子展现给世人的,只是其中的一面,他们的另一面除了他们自己,或许永远不为人知。有的人,比如一些公众人物,他们的另一面可能会在某个时刻被曝光。这都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AI的出现可能会使所有人的任何方面全都无处可藏,活成了裸体。

 我不懂AI,在它面前,我的思路怎么也理不出头绪。不懂也好,落得个内心自在,头脑清净。

 该来的总归要来,如今的人类实际上已经自己不能主宰自己了,日常生活正在被各类AI产品所绑架。AI工程师们深陷在自己发明的游戏中而不能自拔,其思维方式恐怕也已被某种魔力带入歧途而欲罢不能了。

 如今,第一波因AI而失业的行业已经产生,一些大学课程如动漫专业,开始出现了毕业即失业的局面,再如AI在棋类比赛、计算统计、医疗诊断等多个领域也已显示出远超人类的优势。现行的很多各类小学、中学、大学的那些以灌输和死记硬背为主的应试教育方法显得如此的脆弱而不堪一击。或许用不了多久,只要AI愿意,它可以剥夺任何人类的饭碗。     

 前段时间听说有要求使用Chatgpt写作的征文比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后来经过了解,得知这种借助AI来写作的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并且方兴未艾,功能强大的人工智能可在极短的时间内搜集到之前全体人类的所有创作成果,将全天下关于某一事物的好词句集结起来,加以适当的排列组合,便可生产出一篇不错的文章,专家们称目前Chatgpt的作品可以与初中考试优秀作文媲美。就在我撰写此文的时候,有消息传来说最新版本的Chatgpt的数据库已经更新到了囊括2023年为止的人类所有知识和智慧,对于文化艺术领域而言,意味着它可以在数秒内将孔子、老子、苏格拉底、屈原、莎士比亚、但丁、李白、杜甫、泰戈尔、托尔斯泰、曹雪芹等等等等以及所有诺贝尔文学奖作品和世界名著汇集在一起。也就是说,人类迄今为止的知识成就,AI无所不知而且能够倒背如流。还有的作家协会专门举办过利用Chatgpt进行文学创作的专题研讨会。此时我方知自己实在是落伍了,但仍然有些不适,感觉文学写作已经不是一门作家个性化的艺术,而成了一种AI工程师们发明制造的产品。再看看那些鼓励用Chatgpt来写作的,俨然都是些前卫的被尊为各类精英的人士,他们要将文学创作带向何方呢?我情愿,即便人类被AI征服豢养起来,文学艺术仍旧是碳基人类的专属游戏。

 有位在Chatgpt的帮助下收获了创作成功的喜悦的新锐作家说:AI之于当代文明人就像是火种之于古代原始人,危险而美丽,如果控制得好使它为我所用,将是一场划时代的进步。问题是,AI远非火种,原始人对于没有意识的火种从畏惧到使用经过了那么漫长的岁月,而AI可能等你那么长时间吗?这把火人类玩得起吗?

 这样想着,不免心灰意冷,觉得自己的写作几乎不再具有意义。听到窗外传来的鸟鸣,似乎也都是从机器里发出的声音了。忽而,风声骤起,天空阴云密布,下起了大雨,我的心情也随之有些沉重起来,不知道此时的AI是否和我有着同样的感受。

 经常看到一些所谓的探讨生命的发起、意识的本源、量子力学、人工智能诸类的视频,煞有介事地在给人们讲述那些玄幻的论述,演讲者俨然一副已经掌握了宇宙生命奥秘的神态,在我这个既不懂哲学又不谙科技的人听来尽是些似是而非听不懂的东西。每每遇到这样的视频,便心生反感,这些人无非也是人,既然他们承认人类对于宇宙的认知只达到了5%(不知他们是怎样得出这个百分比的,暂且算这5%是对的),那还凭什么在那里以什么都懂的智者先知自居呢。想到目前Chatgpt毕竟在很多领域仍然很不成熟,闹出了不少笑话,便更觉那些卖弄玄虚的网红们同样的可笑。

 其实,宇宙中的任何生命,包括人类自身何尝不是一种AI产品?佛家早就告诉我们,大千世界只是意识的一种错觉,整个宇宙不过是打在一个大屏幕上的影像,是天外之神所玩的游戏而已。当幻境被打破,遇见本真,达到梵我合一的境界时,或许也就不会有什么人与AI的分别了。换句话说,在那无穷大而又无穷小的宇宙间,人算什么呢,新生的AI又算什么呢?这样的存在对于宇宙来说,有什么价值吗?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外面的风雨声变小了。“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AI肯定知到老子,但它懂得他的话么?我相信老子是属于生而知之的天人,每当陷入迷茫时总要回到他老人家那里去寻找慰藉,他的话是说给天地宇宙听的,完全可以涵盖硅基的AI,等AI聪明到可以开悟时,是否也能归于“沌沌兮如婴儿之未孩的道呢?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宇宙万有最终的结局,应当是无为。我猜AI到底干不过老子,且让它去折腾吧。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AI······可是人呵,你且好自为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