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迦 陵 配(三)
作者:刘自刚  发布日期:2023-12-07 16:52:28  浏览次数:380
分享到:

(三)

   孙主政出游回来,听到黄太守对迦陵生考试广开一面之事,赶紧带着迦陵生去拜谢太守,又将迦陵生曾出家当过和尚一事详细叙述了下。太守听后笑着对迦陵生说:“只要你院试圆满通过,我就为你促成一段佳话!”迦陵生听了有些不解其意。倒是孙主政听出了这番话的弦外之音,于是就请太守挑明话的意思。

   黄太守说道:“我来此上任时途经常州,内人曾到一个惠泉尼庵去烧香许愿,看中了庵中一个小尼姑。她不仅貌艳聪慧,而且还精通音律诗文。那小尼姑原是一老尼的遗孤,无人清楚她的来历。尼庵观主因小尼姑还是处女,就把她看成‘奇货’居留。内人因爱怜小尼姑,就不惜重金将她买下带回了家,还取名叫巧巧。她现在刚刚成年,我想把她许配给像“贤阮”样的才子作媳妇。如今他们两人不就像佛经里所说的一对共命运的‘迦陵鸟’吗?”孙主政听了连连称妙,于是就对黄太守拜谢道:“那就看他院试结果如何了。倘若不辜负您的期望,还请兑现这珍贵如金的诺言。”

   等到院试名次揭榜那天,黄太守神情不定,只是在庭院中来回走动。夫人正好带着巧巧来到庭院,猛然看到太守这副模样,就惊讶地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太守回道:“不就是为了孙家那个小和尚呗!”夫人听了不禁笑了起来。巧巧自然还不知晓太守已将自己许配之事,此时也跟着掩口发笑。突然,门口传来一阵敲锣报捷之声。太守急忙问:“是不是孙家那个小和尚考中了?”手下人连忙禀告:“是的!而且还名列前茅!”太守一听,乐的手舞足蹈,高兴的不得了,

   第二天,迦陵生头戴着举人帽子,穿着青色交领的衣衫,来到太守府叩谢。黄太守喜悦地说:“你来啦?来的正好!”立刻叫手下替他换上绣有图案的礼服,又吩咐丫鬟将巧巧打扮一番,与迦陵生交拜成婚。

    迦陵生一时被这场面弄得有些懵了,等缓过神来赶紧向黄太守拜谢推辞:“在下如今是身无立锥,家无四壁,怎好意思娶美女作娇妻?”太守对他说:“这你就别管!一切早已为你安排好了!”说完就吩咐鼓乐队和用两顶花轿欢欢喜喜送这对小夫妻回第宅了。

   小俩口到家中一看,只见房屋萦回相连,茶几床榻明亮洁净,但凡新婚洞房所需要的,无不具备。这一切可都是黄太守的功德恩赐。

   过了两天,迦陵生去懋公塔前将自己的经历哭告并感激收养之恩。又去孙主政府上流泪致谢,专门写信给顺昌李太守表示感激。回家后画了懋公、李太守和黄太守夫妇的肖像悬挂家中,虔诚奉供。孙主政不久去世,迦陵生内心悲伤为他服丧。黄太守升迁为河南廉访使,迦陵生专程送行三百里。返回时又专门绕道去顺昌探望义父李太守,获厚赠而归。

    迦陵生回家后紧闭双门,很少外出,只是陪伴娇妻。他每完成一幅书画,都落款署名为“风萍”,或是“昔美玉”,或又是“当年拾得子”,总不忘往日的经历,而且心中也很清楚“孙”姓并非是自己的真姓。巧巧取笑他说:“你取的名字也太烦琐了!黄公不是曾将你我二人比作佛家的迦陵鸟吗?你为何不取名叫迦陵生,我取名为迦陵女呢?”迦陵生听了为之一振,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就把自己的名字改为了迦陵生,称妻子为迦陵女。

   迦陵生和迦陵女二人在闺房中经常下围棋、猜谜语、赛酒量、酬和吟诗为乐。迦陵生有时也温习一下八股文,迦陵女见了就阻挠,“这些东西俗气极了!”迦陵生说:“我也知道这很俗气,可是读书人不凭借学问为自己扬眉吐气,那用什么来报答知己之恩呢?”迦陵女说:“这种做法如同作茧自缚,飞蛾自投。好在你俗障还不是很深,但急须及时解脱。我不是在自夸吹嘘:你如今能娶我为妻,就是胜过封‘万里侯’啦!”

   迦陵女原本就擅长弹琴,于是就想将技法和曲谱都传授给迦陵生。她自己弹奏,让迦陵生早晚聆听领会。第一首曲子是《春水舣槎曲》。听时只觉得轻风清凉,吹拂双袖和衣襟,令人脚步轻盈飘移,如履水波舞蹈。第二首曲子是《清夜闻钟曲》。听时感觉是在大梵天王的宫殿里,钟声好像在枕头边萦绕。第三首是《穷途自伤曲》。听时令人想到风尘仆仆,落魄之人在歧路上徘徊。……第四首是《水穷云起曲》。听时感觉别有天地,如同在桃花深处行舟荡漾。……第五首是《彩风双飞曲》。听时仿佛云路迢迢,两人携手双双直上云霄。第六首是《仙山无恙曲》。听来像是海涛汹涌澎湃,忽然感觉到三生有缘。……迦陵生还想请求迦陵女多教几首。她说:“只有这六曲子才可以给世上人听听。”

   迦陵生学了一年多时间,竟然能与妻子一起合奏了。此时绿纱幽静,小丫鬟点燃一柱香,优雅的曲子萦绕飘荡。……真不知道是在天上还是人间。一天晚上,二人正在弹琴,忽然第一根弦断了。迦陵女为之大惊失色道:“不好!以前黄公将我俩比作共命鸟,现在咱们又作比翼鸟一起飞走好吗?我出嫁后还一直未回娘家。你送我回去,借机躲过一场浩劫怎么样?”迦陵生听了她这番话有些诧异,“你以前对黄夫人不是说自己身无来历么?怎么现在又有家了呢?”迦陵女笑着说:“哈哈!这世上哪有什么没有来历的人啊?只不过是一脚踏进了凡尘,就忘记了自己的真实面目罢了!”迦陵生对迦陵女的话不太相信,一时犹豫不决。迦陵女见他这幅模样,就取出一粒丹药让他吞服。不一会,迦陵生忽然无声笑道:“哎?你真的要回去吗?那我也一起跟随你去吧!”

    家中的仆人婢女们得知迦陵女要回娘家,都来打听询问在何处。迦陵女回道:“特别远!不愿跟随的就请各自回自己的家吧。”当即有俩丫鬟愿意一起去,其他人觉得遥远,只得放弃了随行。第二天清晨,迦陵生和迦陵女整理好行装,带着两个婢女,夫妇二人各自跨上一只鸟,慢慢向东方而去。之后二人就杳无音讯了。

    最近有个钟离人刚从海边采药回来说:那边海上有座桫椤岛,盛产药物。岛上岩石小路崎岖不平,很不方便行走。有一天刚在岛边停下船,忽然看见了当年随迦陵女回娘家的两个丫鬟。只见她俩头发蓬松,光着脚板,在岛上行走如飞,任凭人们怎么追赶也追不上她们。……


上一篇:命运决定论
下一篇:情人节的玫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