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楼外风景 14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4-02-14 13:16:51  浏览次数:228
分享到:

而被那些先贤大家为之呕心沥血,现代普世价值为之包涵丰富的“辣手著文章,铁肩担道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和“一个民旅,得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和未来。”却毫无立足之地。

不客气的说,正因为如此,无数个“宏村”组成了中国长达数千年,至今仍没彻底消除的农耕文明小农经济思维定式。这就是中国社会一直动荡不安,一直离真正的繁荣昌盛遥远,老是一个周期接一个周期恶性循环的根源。

诚然,人有七情六欲,月有阴晴圆缺。猪牛海鲜各取所需,白菜萝卜各有所爱,此事古难全。然而,我更推崇那些志存高远,世代受用的家训祖传,更醉心那些垂怜苍生,体恤民生的儒雅博学,更喜欢那些历经磨难,矢志不渝的家国情杯!

特别是,当我们重新站在那被游客围观照相,津津乐道的“绣楼”和“美人靠”前,我的心,更显沉重,绞痛:罪恶的封建社会,血腥的氏族宗法,以此掠夺了多少青春年华,扼杀了多少无辜生命啊!今天,我分明听见一代代的青丝白发,仍在地下悲愤呐喊:我们的悲剧,决不能重演!更不能成为供人参观,欣赏甚至暗地向望的展具!

无语离,出院落,进小巷,沐浴着21世纪的温暖阳光,沉重的心情,方变得轻松愉悦。

转过几条小巷,在一条弯曲小巷深处,一个佝偻着腰身的老太太,正坐在小木凳上费力读书。她身边,一边儿放着一个水杯似的玻璃瓶,装满水,好像泡着黄菊花;一边放着个小木盆,用一块大白布搭盖着,白布之下,凹凸不平,显然是和小巷里小贩们一样做着小买卖,自己却偷空读起书来。重点是,一个做小买卖的老太太,不吆喝只读书,摊在膝盖上的那本书,厚厚的沉沉的,怕有上千页吧。

我缓缓上去,轻轻蹲下,担心惊动了她而小声问道:“大娘,读的什么书哇?”老人家抬抬头,我看见了一张布满皱纹的脸:“圣经!”我怔怔,张大嘴巴,在这远离尘嚚的纤陌小巷,居然有一个做小买卖的老太太,在读圣经?哎,我没听错吧?我抬头看看夫人,一脸懵懂的夫人,也一个劲儿的直眨巴着眼睛。

“老人家,您今年多少岁哇?”低头问话间,我瞟清楚了,摊在老人家膝盖上的“圣经”,页面发黄,卷边,大约是最小的中文字,字体清晰可认,的确是一本大部头,沉甸甸的。“97。”这次,老人家没抬头,只顾全神贯注的读着,读着……我轻轻站起,崇敬的看看老太太,和夫人默默且缓缓转身离去。

21世纪的阳光,穿过层层迭迭高高低低的马头墙撒在小巷,一片金黄,满目光亮。

正午12点准时吃饭后,我们继续上车前行。车行个多钟头后忽然停下,小郭站起弹开了话筒:“前面就是中外闻名的古徽州,值得一游。我们下去吧。”


上一篇:一盏灯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