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众多美女作家,你吻哪一个?(续)
作者:田地  发布日期:2011-11-06 02:00:00  浏览次数:2256
分享到:

      小戴维的开场白:各位知名作家,各位读者,各位听众,你们好!上周的讨论“众多美女作家,你吻哪一个?”见报后,颇获好评。当然,也有批评的,批评的说这篇文章明显是在模仿田地的《小鸡为什么要穿过马路?》,可是又没有田地的好。我想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姜还是老的辣,所以小戴维不如田地;但是,这也不能把责任一鼓脑全推到小戴维头上,各位当作家的也有责任,这就是第二个原因,作家们不够精彩。你说你们作家不精彩,叫我小戴维怎么精彩?看来施国英的“二八论”也可以扩展到作家创作层面来,十个西方作家八个精彩,两个马马虎虎,十个中国作家八个马马虎虎,两个糟糕。

      请诸位今天加把劲儿。为了激发各位作家的创作情绪,我们今天特地把几位风头正硬的美女作家也请来,施国英(鼓掌),胡玫(鼓掌),丑女(鼓掌),文菁川(鼓掌)……

 

之一:
 
      小戴维:田地,你能不能带个头?
      田地:众多美女作家,我吻哪一个……这个……这个……对不起,我得瞻仰几位美女作家的芳容先。(田地说完,走向美女作家,象赵本山哪样倒背着手,躬着腰,表情严肃但很认真地一个个看过去。众笑。施国英点上一只烟:早就看过八百遍的喽,还看什么看?胡玫扭过头去:德性!丑女垂下头:不要再看了呀……文菁川闭上眼睛……)
      小戴维:田地,吻就吻嘛,还看什么呀?
      田地:看看哪个漂亮嘛。
      小戴维:你好没道理哟。
      田地:知道男女间是怎样相互吸引的嘛?男的靠视觉器官,女的靠听觉器官。
      小戴维:此话怎讲?
      田地:花言巧语是最能打动女人心的,所以说女人靠的是听觉器官。男的就不同了,男的靠视觉器官,喜欢花容月貌的女人。
      小戴维:精彩!回答原来的问题,你吻哪一个?
      田地:吻什么吻呀?都看过了呀!
 
之二:
  
      老朽:我是老朽。我哪个都要吻的。
      小戴维:一边呆着去吧您哪。您老那么大把年纪了,您就死了哪条心吧。
 
之三:
 
      留学僧:轮到我了吧?
      小戴维:你怎么又来啦?我不说了嘛,您老那么大把年纪了……
      留学僧:那是老朽,我是留学僧……
      小戴维:没见过……那……老朽呢?老朽人呢?
      留学僧:上厕所去了。
      小戴维:没见谁走呀……好吧,就你了……
      留学僧:我写过《圣女文菁川》……
      小戴维:哦……想起来啦。你是说,你吻文菁川?
      留学僧:圣女怎么可以吻?不可以的……
      小戴维:那你吻哪一个?
      留学僧:我说过施国英是“性学专家”……
      小戴维:你是想吻施国英?
      留学僧:性学专家你只可以请教……我还写过丑女……
      小戴维:你等等。刚才你说你是谁?
      留学僧:留学僧。
      小戴维:留学生?废话,我也是留学生!
      留学僧:不是生,是僧,僧侣的僧,就是和尚……
      小戴维:和尚你还想吻?!你……你这分明是花和尚嘛!
 
之四:
       (大陆进。)
       小戴维:大陆你怎么又来啦?
      大陆嘿嘿笑着:我上周没吻到……听说你们这次把人都请来了,所以……
      小戴维:好吧,(指了指美女作家)人都在那儿呢,去吧。
      大陆:(走过去,在施国英前面站了一会儿。)我还有个问题,就是……怎么个吻法?有没有规定呀?
      小戴维:我不懂你的意思。
      大陆:吻,有许多种,从关系上分有情人的,朋友的,长辈的……从时间或地点上分有光天化日之下的,也有黑暗角落里的甚至床上的……干脆我们说得再直接一点吧,不同的吻,是吻在不同部位的……你说的吻,指的是哪个部位?
      小戴维:你想吻哪个部位?
      大陆:我……我想……我想吻她们不肯让我吻的部位……
      小戴维:怎么还有不让吻的部位?哪里?哪里?你告诉我,大陆。
      大陆:(指美女作家)你问她们好了。
      施国英:做梦去吧你!
      文菁川:下流!
      胡玫:德性!
      丑女:(继续垂着头)不要吵了呀!
 
之五:
 
 
      老不正经:我要发言!
      小戴维:老不正经,希望你这次能正经一点。
      老不正经走过去,挨个拉起美女作家的手,行吻手礼。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我的发言完了!
 
之六:
       小戴维:有请徐扬。
      徐扬:我很惭愧……
 
 之七:
      王开来:对不起,我打断一下。我写了个歌,想给大家唱一唱。(唱)哎嗨嘿……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呀……吻(呀)吻……不但男人要吻,女人也要吻。吻(呀)吻,最容易学,真正吻透就不容易了。要把吻(呀)吻,当成溶入主流社会大事来做,哪一天,都要吻,吻完抹抹嘴,搞好卫生不生病,搞好卫生不……生……病……依呼嗨,嗨呀嘛依呼嗨哟!哟哟哟!
 (在王开来的带动下,场面大乱,没了秩序,把主持人小戴维都扔到一边了。)
 
1234不用說啦全吻,,一個不剩,而且用法國式的而且不管是不是作家只要是女人就吻我相信子胡田地也是這么想的。  
子胡:小數兄說得對,子胡也堅信老財兄是這麽想的。另外稍作更正,子胡與小數兄也就是來此的幾個照面,但小數兄竟然知道了子胡好言色的習性。這怪子胡遮蔽過嚴讓其只能看到表面其實子胡哪裡是好言色,根本就是好好色由此小數兄覺得子胡有如他自己的如是之想是完全錯的。由此正告1234,退後千步並且原地莫動!若有美人在,何勞別人提醒,子胡怎會屈居人後不為人先?  
读者**:田地你这是何居心,你这是让咱们众帅哥望梅止渴,害得子胡兄弟也急红了眼。
的确十三点:我觉得吧,等待受吻的美女作家,除了施國英,胡玫,丑女,文菁川外,还应该加上夏儿、千波、安红、佩芳、卓然、潇湘雨、一泓、依霓、小燕子、素素、桂花、翠花、快绿……嗯,还有安妮宝贝…… 
(这时,田地引一众美女作家夏儿、千波、安红、佩芳、卓然、潇湘雨、一泓、依霓、小燕子、素素、桂花、翠花、快绿还有安妮宝贝等鱼贯而入。场面沸腾了。)
子胡:子胡觉得对美女作家,各位还是敬而远之的为好。美女好吻,待作成了家就不好办了。特别是老财兄,弄出这么个题目,真是要好好坦白一下居心何在?所以读者二心在聚众望美之前还是要三思呵,子胡尚且红眼,二心老弟可千万要把持得住啊!
1234:文人多半近視900度兼老花900度,視力一定不好,萬一看走眼抱著又老又丑的女人美美的吻個不停……茣慌莫急,屆時只要緊跟田地和子胡后面,他倆吻誰,大伙就吻誰,保儉艷福無邊。
 小戴维声嘶力竭地:散会!



评论专区

staci@126.com2020-06-11发表
王開來是不是我在上海認識的那個?
12342014-11-20发表
大伙喜歡田地,其實是喜歡男歡女愛,喜歡國英是喜歡做愛
老九2014-11-20发表
我想吻国内的盛可以,可不可以?
韩寒2014-11-20发表
看来醉八仙得算子胡一个了。其他人选呢?一鸿酒量怎样?酒风如何?无恙似乎也该算一个……当然还得有老财兄,仙不仙的不说,得让他出酒钱啊
12342014-11-20发表
田地真是接吻學研究專家,他機智地把忘情而熱情的男性作家錯把他和子胡當作國英千波深情地吻了十八分鐘的歷史時刻輕輕抹掉,田地真是田地.田地就是田地
yin2014-11-20发表
子胡您高中了醉八仙首奎还愁酒钱,快拿钱来,来好给你接风洗尘。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子胡,我不能谢你,你这么批,我怎么谢啊?没打你算你运气好了!
tiandi2014-11-20发表
对不起,玩笑开的是不是有点过了?其实,我确实是……想通过这样的游戏,描述一下我心目中的澳华作家——背景以及特点,并借此表达我对他们的崇拜之情。也随便让大家了解一下,我们那个年代,是很活跃,很开放,也很好玩的。那时还不风行上网,可我们的报纸,一点也不比如今的网络逊色!
老财2014-11-20发表
俺是说,少林小子俺认得,去年年底小小火了一把,得了个神马卡拉OK亚军,你还别说,真的就此招蜂惹蝶了
老四2014-11-20发表
怎么样?我挺本事的吧?现在的网络,无所不能的。施老师是不是您自己也没有底稿啦?赶紧滴,把我找到的这版留起来吧。这可是历史啊!
老九2014-11-20发表
我想吻国内的盛可以,可不可以?
老财2014-11-20发表
……嗯……子胡兄说的似也有些道理——世人皆知有八仙,如今再炒这冷饭,实在有些背离仙道入了俗径。也好,那我就跟小韩打个招呼,咱不选了……嗯……子胡兄的“醉不仙”可以保留,俺老财的“付钱仙”就免了吧……啊,呵呵……免了……免了……免了……
子胡2014-11-20发表
子胡无本经营,本想弄几个酒钱就走。结果主顾的骂声将老财兄引来收地租。得不偿失!怎奈子胡一无所有,要不将这“铁口善断”的幌子拿去顶债?------原来小子还有来历,希望他日后能冠军,最后能唱自己的歌,这样可以免去人歌亦歌的尴尬场面。
一泓2014-11-20发表
回是回来了,作业还没松绑。......// 上网看了看,老兄您正迷三倒四,将美女作家们拦在前堂一吻再吻呢(老财您不要只当艳福消受,屈了众才喔); // 安红这小妖猴,卓然,无恙,每根毫毛都那 么多才得力,“齐天大圣”非她莫属了;/// 子胡还那么似半醉半醒,实心明眼亮,恶恶臭,好好色;/// 新来的千波好剔透;/// 国英好坦荡;/// 夏儿好纯清.......// / 先代怡红问候各位!待熬过元旦,再好好来会会新朋老友。/// 且慢,老财兄的话好像绵里藏针,什么“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常常把楼盖歪”,是不是抱怨怡红太假正经了?!您要/// 知道,盖 歪楼斜塔才是怡红的真正长项,要不要比试比试...... //// 酒会茶会别忘了叫一声哦。
老四2014-11-20发表
说老实话,俺没觉得二八论有什么过分的地方,怎么就惹得澳洲的中国男人揭竿而起了呢?不明白!
无恙2014-11-20发表
嗯,重新打鼓另开张,我也赞成炒新饭。
子胡2014-11-20发表
子胡回国一周,错过这里的许多热闹!更没想到老财兄将子胡弄进文章中,给大家一个只要与酒色有关就必有子胡的错觉。如此地张扬,势必给子胡今后的工作造成麻烦。------粗粗一读,觉得施女士的调研对象也就到二十而止,因此定义为“二八论”则有些以偏概全。如果改成“二十论”那就是百分之百的准确。------好小说者必好马甲,这里马甲多,说明这里写小说的多,笔下众多人物都由他一人调遣,几人生几人死,自有读者知道,当然这读者有别于城管队里的“读者”,我们自会辨别,当然只要你有这等闲工夫。------少林小子要子胡重操测字旧业,扬言不测就是重色轻友。这重色么,子胡自然当得起;这轻友二字就有些欲罪於我的感觉。好在不射梅花,不泄天机,子胡信口而来,倒也不费功夫。少,小属阴,林遇水呈阴,结火为阳。子,阴阳具得。整个看来此四字阴多阳少,自然命与桃花无缘。放心吧小子老弟,如今世道,百步之内鲜有芳草,无女人缘也算是造化不小啊。------“无恙一个旅”好,总结得好!不知出自哪位高人?待子胡挑选吉日下帖拜会。想安红被子胡坐麻了大腿,也不肯将自己麾下有劲旅之事相告,实在轻友得很呐!------一泓知我!好好色,子胡也知老财兄好好色的嘞。------再写就喧宾夺主了。罢了。
yihong2014-11-20发表
小数兄的“做”字深不可测哦。这里明眼人不少,咱谨慎为妙。
12342014-11-20发表
俺現在只想波波
tian2014-11-20发表
再多说一句,看到”护身符“了吗?真是高人辈出啊!
韩寒2014-11-20发表
还得继续分析。快绿是谁?澳华宫并无此注册。俺分析,是怡红(红楼梦中有“怡红快绿”之匾)。事实上也是,真正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还真就是怡红和子胡。还有无恙,仔细看过跟帖的就会知道,是安红。安红应该有很多马甲的。她的文风,一望便知。
12342014-11-20发表
田地真是接吻學研究專家,他機智地把忘情而熱情的男性作家錯把他和子胡當作國英千波深情地吻了十八分鐘的歷史時刻輕輕抹掉,田地真是田地.田地就是田地
tian2014-11-20发表
欢迎一鸿归队!那天看到有人署名“yihong”,还以为是冒名顶替呢。
韩寒2014-11-20发表
俺看了好多天了,实在忍不住了,得出来说几句。俺觉得吧,跟帖最好的是吊睛白额的“护身符”:“雅不雅,快绿子胡真萧洒;澳华宫,千万里,住不下无恙一个旅;东海缺少白玉床(后被大虫改为“龙凤床”),船王来找田地王。”这几句话把最近一个时期网上的火热做了个小结。俺是这么看的啊,说的不对,请批评指正:“雅不雅”,是说千波,论雅,(跟帖)却不雅;“快绿子胡真潇洒”是说快绿和子胡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澳华宫,千万里,住不下无恙一个旅”,是说无恙马甲多;“东海缺少龙凤床,船王来找田地王”,是说田地写了太多的男欢女爱。
yihong2014-11-20发表
小数兄的“做”字深不可测哦。这里明眼人不少,咱谨慎为妙。
12342014-11-20发表
子胡師父對我教育得最好,說做男人一定要好色,不好色的男人一定不是好男人,只是沒教我什么叫好色,要我自已去悟
56782014-11-20发表
怎么,老财兄听说要“付钱仙(先)”,就一路叫着“免了”“免了”溜掉了?唉~~~这年头~~~怎么就抓不住个大头的呢?
tian2014-11-20发表
再多说一句,一鸿,兄弟姐妹们都想你呢,见天念叨你。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常常把楼盖歪。这很不好。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欢迎施大侠的态度,算俺一个……等等,别挤啊,排队,俺是第一个……
yin2014-11-20发表
田地兄不正面答一泓,您就又欠下一泓一桌酒了,届时邀约上众姐妹好好儿灌您。
一泓2014-11-20发表
回是回来了,作业还没松绑。......// 上网看了看,老兄您正迷三倒四,将美女作家们拦在前堂一吻再吻呢(老财您不要只当艳福消受,屈了众才喔); // 安红这小妖猴,卓然,无恙,每根毫毛都那 么多才得力,“齐天大圣”非她莫属了;/// 子胡还那么似半醉半醒,实心明眼亮,恶恶臭,好好色;/// 新来的千波好剔透;/// 国英好坦荡;/// 夏儿好纯清.......// / 先代怡红问候各位!待熬过元旦,再好好来会会新朋老友。/// 且慢,老财兄的话好像绵里藏针,什么“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常常把楼盖歪”,是不是抱怨怡红太假正经了?!您要/// 知道,盖 歪楼斜塔才是怡红的真正长项,要不要比试比试...... //// 酒会茶会别忘了叫一声哦。
老四2014-11-20发表
一鸿,你就招了吧!您这么谦虚,俺都看不下去了。田会长(当然首先是韩寒)说的有理。俺们旁观者清,清清楚楚滴
安红2014-11-20发表
回子胡:麾下的并非是劲旅,而是舞台上“报花名”,招手上马的拂尘幌子旅。轻友之名,真冤。
tian2014-11-20发表
哈哈,田地接受批评,再也不写男欢女爱了
老四2014-11-20发表
其实,俺看到五弟了,只是换了身行头……过几天俺也换,老是躲着武松怪累得慌的
子胡2014-11-20发表
谢老财兄,明儿请兄喝茶!既然轻友二字冤枉了安红,那么子胡将重色二字送与安红。小子老弟到底青嫩,全不出子胡所料:这林遇火成阳,易转阴阳,若是男儿身,定难逃桃花,喜滋滋与女人结缘,全靠一个火字。
子胡2014-11-20发表
小韩饶我!千万别给子胡安诨名。另外给小韩泼些冷水,看看能否冷水遇寒成冰。世人皆知有八仙,如今再炒这冷饭,实在有些背离仙道入了俗径。哪怕范围定在这澳华园呢,终究是赝品当不得真。子胡虽然不器,但也无需这虚假之名来装点门面。当然若是改成“醉不仙”那么子胡还是愿意来凑这个热闹的。顺带附议一下小韩的推举,老财兄当得这第一仙:付钱仙(先),到哪都是他来付钱,哪怕花酒哪怕花茶,小韩你看如何?
yin2014-11-20发表
子胡您高中了醉八仙首奎还愁酒钱,快拿钱来,来好给你接风。
老四2014-11-20发表
在俺的发动下,二八论还真贴出来了
子胡2014-11-20发表
小子老弟何必如此客氣?測字也就是小技而已,從沒有拿他當生活。子胡半仙鐵口無所求。難得會挑一些比較大器的朋友,點點津梁。很少出現以實相告之後,對方因無法接受而破口相罵的。所以這謝字就免了,交個朋友而已。再說子胡外出花費全從雀牌桌上得來,所以老弟也就不用擔心這測字的錢.
7000000000th2014-11-20发表
我来代劳吧!留学僧,老不正经,老朽等都是当时报纸上的马甲——从报纸时代就有马甲啦!徐扬是墨尔本办报纸的,后来生病了,不知近况如何。王开来可是老手,不过收手的也早,所以不大为人知。
韩寒2014-11-20发表
俺看了好多天了,实在忍不住了,得出来说几句。俺觉得吧,跟帖最好的是吊睛白额的“护身符”:“雅不雅,快绿子胡真萧洒;澳华宫,千万里,住不下无恙一个旅;东海缺少白玉床(后被大虫改为“龙凤床”),船王来找田地王。”这几句话把最近一个时期网上的火热做了个小结。俺是这么看的啊,说的不对,请批评指正:“雅不雅”,是说千波,论雅,(跟帖)却不雅;“快绿子胡真潇洒”是说快绿和子胡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澳华宫,千万里,住不下无恙一个旅”,是说无恙马甲多;“东海缺少龙凤床,船王来找田地王”,是说田地写了太多的男欢女爱。
12342014-11-20发表
大伙喜歡田地,其實是喜歡男歡女愛,喜歡國英是喜歡做愛
tian2014-11-20发表
关于韩寒,俺觉得他是对的,“怡红快绿”,人人皆知。而且俺也认真看过快绿的跟帖,是有才气,但,和怡红相当。虽然风格上稍有不同,但俺理解成是怡红故意如此。俺也玩过这种游戏。
索索2014-11-20发表
你们这样 很不好 嗯 是对女性的 嗯 不尊重 不和你们玩了
韩寒2014-11-20发表
还得补两句,“护身符”其实是一种批评:不雅,肯定是批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也是无组织无纪律,也该批评;马甲太多也算是批评;至于男欢女爱,那还用说吗……
tian2014-11-20发表
再多说一句,看到”护身符“了吗?真是高人辈出啊!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嘻嘻~~~不过还是不能谢,对不住了子胡大师,谢了,就又“水”了……我靠!不,还不够,索性借鉴“孔子第73代直系传人”外加“北大叫兽”孔庆东名句“三妈的”吧!
一泓2014-11-20发表
谢谢田地勉励,不过那些信件再往下贴,就要开始歪喽!
12342014-11-20发表
子胡師父對我教育得最好,說做男人一定要好色,不好色的男人一定不是好男人,只是沒教我什么叫好色,要我自已去悟
伊霓2014-11-20发表
借用一位文友的话说,这世间一切的欲望都发乎于性欲和爱欲。田地和国英是不凡的大家手笔!
韩寒2014-11-20发表
看来醉八仙得算子胡一个了。其他人选呢?一鸿酒量怎样?酒风如何?无恙似乎也该算一个……当然还得有老财兄,仙不仙的不说,得让他出酒钱啊
bo2014-11-20发表
边果又出来山寨我了??
怡红2014-11-20发表
您那么聪明,难倒看不出这快绿,也许还有读者**,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真高人吗?四哥,五弟该招的都招了。这真要是我我能不招吗?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欢迎施大侠的态度,算俺一个……等等,别挤啊,排队,俺是第一个……
yin2014-11-20发表
田兄实在高看了,就算刻意换风格,也换不出快绿高瞻远瞩的睿智呀。一泓顶多能换个大虫、门子者流,插科打诨罢了。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好的,读者**,按俺现在就过去骂……先练练嗓子——呜~~~啊~~~咳咳~~施国英!娘希匹的,你怎么又跳出来啦!看枪!
tian2014-11-20发表
吊兄的“护身符”写的好啊!
韩寒2014-11-20发表
就说这么多了,俺还要去写博客呢,再不抓紧,就被老徐赶上了
tian2014-11-20发表
好了,怡红,我知道快绿不是你。其实我只是想说,你和快绿一样,都是高人。而且你们真的很像。至于读者**,我承认,也是高人,不过,我认为读者**和快绿不是一个人,绝对不是!我看人(其实是文笔文风)很准的,所有的马甲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哈哈,自吹自擂了啊~~~等忙过了这阵子,该继续贴你的信了吧?一直等着呢。
施国英2014-11-20发表
真是融入澳洲社会不及格。吻有啥稀奇,下次每人给一个,2个也行,左右脸颊各一个。
韩寒2014-11-20发表
就说这么多了,俺还要去写博客呢,再不抓紧,就被老徐赶上了
老四2014-11-20发表
俺为各位找了来! “二八论”原文:和澳洲西人结婚幸福吗?(施国英) ////东西方的联姻如今是一个热门话题。我应邀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理由也是由于我的先生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澳洲男孩。事实上,早在新婚之初,我已经写过一篇“自爆内幕”的作品,发表在上海《小说界》的“留学生文学”专栏。在我看来,我和我的洋先生的关系,主要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并没有通常意义上东西方婚姻的典型性。我们之间有人的问题,但不存在东西方文化冲突的问题。我选择同一位西方人结婚于我是天经地义那般自然。 ////当我还身处中国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生错地方的感觉。无论是思想观点还是生活方式,我都是一个相当西化的人。我读的西方书要比中国书多,我到澳洲后,一位同我很熟的西人朋友说我比一般的西方人还要西化,很难相信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女人中会有这样的异类。此位朋友是中国文学的博士,又到过台湾和上海,对东西方文化均有精湛研究。我又想起另一位自己同胞的评语。初抵澳州的头三个星期,我和其他的中国学生合租公寓,那时大家都既无工作又无钱,只好靠闲聊打发时间。我不记得自己讲了些什么,但至少是诚实地敞开心扉。谁知一位年青的男士颇为生气地打断我的话说:如果知道了你的真实思想,没有一个中国男人会讨你做老婆。我也立即还击:我本来就没有想过要嫁中国男人。如果平心静气地探讨,我原来还有一句歇后语:西化的中国男人除外。但同眼前的那位讲这些显然是浪费,我也懒得再说明。我是在抵达澳洲四个月后,同一位对中国一无所知的澳洲男孩结了婚。他现在还是我的丈夫。 ////在我的周围,还有不少东西合璧的夫妇,他们中间的有些人的确存在东西方文化冲突的问题。有一位曾经替我翻译过论文的澳洲女士,在中国留学期间,认识了后来的中国丈夫。澳洲女士是一位有着艺术家气质、举止和衣着带有嬉皮遗风的知识分子,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中国丈夫要面子的习惯,婚姻终告破裂。我还认识一位澳洲的语言学博士,会讲十二种语言,国语比许多中国人讲得还要标准。他也是在中国学习期间娶了一位山东人做太太。中国太太随丈夫到澳洲后,把自己的家人全部弄来澳洲,接着抱怨起丈夫没有出息,说在澳洲学中文的有什么用,根本赚不了大钱。吵吵闹闹之后,二人离了婚。据说那位山东女人后来经商挺成功,又嫁给了一位台湾商人。还有一对夫妇,这一回要面子的是中国妻子,她倒是从来不在人前批评自己的澳洲丈夫,她还经常夸他如何聪明等等。但她的丈夫却在朋友面前经常批评太太是没有文化的人,从来不看书,只知道赚钱,简直就是钱的饿鬼。但奇怪的是这对夫妇倒是没有离婚。现在太太去香港的一家大公司赚钱去了,不喜欢香港的澳洲丈夫接受了分居两地的状况。从我的许多汉学家朋友的婚姻中,我经常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出于对东方文化的兴趣,他们往往愿意娶一位中国妻子或嫁一位中国丈夫,但最后他们总是不同程度的失望,曾经是智慧化身的老子、庄子的国度里走出来的中国人,竟然比西方人更利欲熏心、更弱肉强食。我不止一次地对我的汉学家朋友说,你们心目中的东方古国是被净化的理想境界,那样的中国从来不曾存在过。 ////一个不容回避的现象是:在近几年相当时兴的东西通婚的行列里,有相当一部分是和绿卡、PR等词汇连在一起的。我充分理解中国人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有时必须不择手段。婚姻的确是走向居留的捷径,会使用捷径的人在我看来起码不是愚蠢的人。如果既能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对象、又能同时解决身份的问题,这样的婚姻在任何地方都是属于健康的。如同在中国,你想找一个既有爱情,又有房子的伴侣那样,没有人会对此表示异议。爱情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在拥有爱情的同时,也意味着得到许多派生物。既然两个人要在一起共同生活,必然有一个选择居住地方的问题,谁都喜欢选择环境比较好的地方。如果中国的生活水准高于澳洲,我想澳洲人也会乐意做上门女婿。事实上,大部分澳洲人的心地十分纯洁和透明,如果他们愿意同中国人结婚,主要是因为他们真的爱对方,想同对方生活在一起,他们很少会有是我让你留在澳洲那种施恩心理。因为如果他或她所爱的人不能留在澳洲,损失最大的不是别人、恰恰是他们自己。如果许多中国人一开始就能充分意识到这一点的话,不少即使是含有居留动机的婚姻本来也是可以进行得挺愉快的。然而事实正好相反。大部分中国人一开始就让自己掉价,以为自己是有求于别人的一方,所以不管是约翰还是乔治,是肥婆还是酒鬼,只要对方能给自己解决身份,熬上几年再说。这种首先自己看不起自己的心理又如何能赢得别人的尊重?即使结了婚,那等待身份的日子也会如同地域那般,即使拿到身份后拜拜,那心灵上的伤痕能否抚平也是一个疑问。 ////还有一些中国人,特别是女性,不知道她们是真的不了解西方的价值观念,还是自作聪明,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我曾经认识一位来自北京的姑娘,年过三十,却仍然是一位处女。抵达澳洲一年多以后,她可能终于意识到再保处女之身是极不现实、也是很不方便的,在一种很特别的情况下,她和一位认识了已有一段时间的有妇之夫发生了性关系。后来那对夫妇因为别的原因离了婚,她开始觉得机会来了,然而她用的方法却是西方人所忌讳的,她说她是以处女之身同那位西人作爱,所以对方有责任要同她结婚。西人本来就不喜欢处女,但对那位北京姑娘还是有点好感的,可这种要挟的方法在澳洲根本行不通,只会惹人反感而已。后来经人介绍,那位姑娘又认识了一位澳洲人。澳洲人提出先同居,他有自己的房子。姑娘又搬出中国的那一套,说中国人一定要先结婚,然后才能住在一起。开始澳人也同意了,他们去婚姻登记处择定了一个月后的结婚日期,姑娘立即搬到澳人的家里,婚还没结,已经开始到处打听办居留的手续,三个星期后,澳人改变主意不想结婚了。我心里是挺同情那姑娘,但她自己实在太不聪明了。 ////我一直以为,如果女人将性爱只是当成一种付出的吃亏行为,那其实是一种自我贬低,因为只有把自己放在附属的位置,才会产生作爱只是男人享受和得到的错误印象。人类健康的两性关系应该是一种相互娱悦、彼此享受的关系。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能够从性爱的快乐中体验到生命极致的境界。完全不存在谁吃亏的问题。但同时我也意识到,很多中国女人的所谓封建、保守的观念很大程度是由于中国男权社会造成的。社会在长期的潜移默化中向女人灌输一种意识:作爱对女人来说只是生儿育女的手段或者只是为了让男人得到满足而已。很多中国男人也完全忽略女人的要求。社会的舆论也给女人造成一种压力,谁要谈论女人的性爱快乐和享受,谁就是荡妇淫妇。我曾经遇到过一些在中国结过婚,甚至生儿育女的中年妇女,她们从来就不知道作爱对女人也是一种享受,直到她们又和西方男人绘声绘色,才猛然发现一个新世界。那些看上去极其传统的中国女人甚至开始同朋友谈论床第之乐。我还有一位女朋友,在中国已经算是极其开放,有着丰富性经验的女人,然而当她第一次同西方男人作爱,仍然感受到一种极大的冲击。她在电话里向我讲述此事,冲动得想立即下嫁给那位西人,倒是我挺冷静地劝她,作爱精彩的西方男人到处都是,十个中起码有八个精彩,二个马马虎虎,中国男人是十个中二个马马虎虎,八个很糟糕。朋友居然说:那么看来,中国男人是挺可怜的。我立即纠正:是中国女人可怜。 ////我始终有一种感觉,很多中国女人的所谓封建、保守固然有她们本身观念意识上的僵化,但中国男人作爱的不得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如果男人不能使女人快乐,女人当然会以为既然她在性爱上无所得到,那对她当然是一种付出、一种吃亏不沾便宜的行为。人们对光出不进总是有点不太情愿的。我也听到中国男人经常抱怨自己的女同胞不如西方妇女开放等,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过其中的原因。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男人也是受害者,摊上一个顽冥不化的女人做太太,想有点变化的丈夫就被看成是下流胚。男女的事情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东西方不同的种族在体格和身体素质上的差异是无法改变的,但文化却是可以交流的,作爱的艺术也是文化的一个方面。西方人一直非常推崇中国古代的房中术,现代中国人也不妨学一点西方的性爱技巧,完美的作爱对增进夫妻和情侣之间的感情是大有裨益的。 ////有点扯远了,还是回到本文的主题上来。我想许多和西方人结婚的中国人,都会有类似的感受,即西人活得很坦荡,他们往往洋溢一份可爱的童心,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即使是在众人面前,他们也会自然流露对所爱的人的痴情。不少中国夫妇在家里可能也是相亲相爱的,但在大庭广众面前,都常常显得一本正经。特别是有些丈夫,在家里也许很怕太太,但在外面却仍然要摆出一付大男子注意的尊严。同西方男人相比,我发现中国男人较少“女士为先”的绅士风度。记得有一次我们去看一对中国夫妇,告别的时候,我的先生先替我开车门,然后才走向他的驾驶座。我听到那位中国妻子在一旁很羡慕地说:她的丈夫对她很好。我马上意识到,她的中国丈夫从来不做这个。而这其实是很小的事情,大部分西方男人都会这样做。当然,有时候因为彼此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的不同,有些事情是不必强求一律的。比如西方的夫妇之间,讲话中经常离不开谢谢二字,即使是帮忙传递一个杯子,对方也会致以谢谢。而中国人就会感到很不习惯,因为按照中国的习惯,越是亲近的人,越是不必客气,这样才显得亲密无间。如果中西合璧的夫妇之间遇到这类问题,中方的妻子或丈夫可以向对方解释中国人处理这些事情的态度和习惯,相信西方的丈夫或妻子是会理解的,也不会为此觉得中国人不讲礼貌。交流是互相了解的第一步,如果了解之后又能达到相互理解的程度,东西方的联姻便会走向成功。 (选自悉尼《大世界》月刊1994年1月号)
施国英2014-11-20发表
真是融入澳洲社会不及格。吻有啥稀奇,下次每人给一个,2个也行,左右脸颊各一个。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嘻嘻~~~不过还是不能谢,对不住了子胡大师,谢了,就又“水”了……我靠!不,还不够,索性借鉴“孔子第73代直系传人”外加“北大叫兽”孔庆东名句“三妈的”吧!
快绿2014-11-20发表
哦,还有我哪!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反对施国英!打到……打到就算了……施国英,你敢再贴俺就敢再骂!和读者**一起!
安红2014-11-20发表
致一泓:和佐罗比,胡安就不正,可最终一样赢得美人归。“歪”楼高百尺,手可扪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楼上人。我也等着你的那些信呢!
10000bo2014-11-20发表
这楼盖的,真tnnd歪!都从南半球歪到北半球了.赫赫
10000bo2014-11-20发表
忙了一整天,才有时间上网。又是吻美女。你们就发白日梦吧!赫赫
老四2014-11-20发表
俺到这里转一转,看看武松在不在——不在,好,那俺就好好玩一玩……咦,五弟今天怎么没来?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说好了啊,大侠,俺要两个
tian2014-11-20发表
哈哈,田地接受批评,再也不写男欢女爱了
7000000000th2014-11-20发表
我来代劳吧!留学僧,老不正经,老朽等都是当时报纸上的马甲——从报纸时代就有马甲啦!徐扬是墨尔本办报纸的,后来生病了,不知近况如何。王开来可是老手,不过收手的也早,所以不大为人知。
子胡2014-11-20发表
小子老弟何必如此客氣?測字也就是小技而已,從沒有拿他當生活。子胡半仙鐵口無所求。難得會挑一些比較大器的朋友,點點津梁。很少出現以實相告之後,對方因無法接受而破口相罵的。所以這謝字就免了,交個朋友而已。再說子胡外出花費全從雀牌桌上得來,所以老弟也就不用擔心這測字的錢.
yin2014-11-20发表
田地兄不正面答一泓,您就又欠下一泓一桌酒了,届时邀约上众姐妹好好儿灌您。
老财2014-11-20发表
……嗯……子胡兄说的似也有些道理——世人皆知有八仙,如今再炒这冷饭,实在有些背离仙道入了俗径。也好,那我就跟小韩打个招呼,咱不选了……嗯……子胡兄的“醉不仙”可以保留,俺老财的“付钱仙”就免了吧……啊,呵呵……免了……免了……免了……
老四2014-11-20发表
俺为各位找了来! “二八论”原文:和澳洲西人结婚幸福吗?(施国英) ////东西方的联姻如今是一个热门话题。我应邀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理由也是由于我的先生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澳洲男孩。事实上,早在新婚之初,我已经写过一篇“自爆内幕”的作品,发表在上海《小说界》的“留学生文学”专栏。在我看来,我和我的洋先生的关系,主要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并没有通常意义上东西方婚姻的典型性。我们之间有人的问题,但不存在东西方文化冲突的问题。我选择同一位西方人结婚于我是天经地义那般自然。 ////当我还身处中国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生错地方的感觉。无论是思想观点还是生活方式,我都是一个相当西化的人。我读的西方书要比中国书多,我到澳洲后,一位同我很熟的西人朋友说我比一般的西方人还要西化,很难相信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女人中会有这样的异类。此位朋友是中国文学的博士,又到过台湾和上海,对东西方文化均有精湛研究。我又想起另一位自己同胞的评语。初抵澳州的头三个星期,我和其他的中国学生合租公寓,那时大家都既无工作又无钱,只好靠闲聊打发时间。我不记得自己讲了些什么,但至少是诚实地敞开心扉。谁知一位年青的男士颇为生气地打断我的话说:如果知道了你的真实思想,没有一个中国男人会讨你做老婆。我也立即还击:我本来就没有想过要嫁中国男人。如果平心静气地探讨,我原来还有一句歇后语:西化的中国男人除外。但同眼前的那位讲这些显然是浪费,我也懒得再说明。我是在抵达澳洲四个月后,同一位对中国一无所知的澳洲男孩结了婚。他现在还是我的丈夫。 ////在我的周围,还有不少东西合璧的夫妇,他们中间的有些人的确存在东西方文化冲突的问题。有一位曾经替我翻译过论文的澳洲女士,在中国留学期间,认识了后来的中国丈夫。澳洲女士是一位有着艺术家气质、举止和衣着带有嬉皮遗风的知识分子,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中国丈夫要面子的习惯,婚姻终告破裂。我还认识一位澳洲的语言学博士,会讲十二种语言,国语比许多中国人讲得还要标准。他也是在中国学习期间娶了一位山东人做太太。中国太太随丈夫到澳洲后,把自己的家人全部弄来澳洲,接着抱怨起丈夫没有出息,说在澳洲学中文的有什么用,根本赚不了大钱。吵吵闹闹之后,二人离了婚。据说那位山东女人后来经商挺成功,又嫁给了一位台湾商人。还有一对夫妇,这一回要面子的是中国妻子,她倒是从来不在人前批评自己的澳洲丈夫,她还经常夸他如何聪明等等。但她的丈夫却在朋友面前经常批评太太是没有文化的人,从来不看书,只知道赚钱,简直就是钱的饿鬼。但奇怪的是这对夫妇倒是没有离婚。现在太太去香港的一家大公司赚钱去了,不喜欢香港的澳洲丈夫接受了分居两地的状况。从我的许多汉学家朋友的婚姻中,我经常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出于对东方文化的兴趣,他们往往愿意娶一位中国妻子或嫁一位中国丈夫,但最后他们总是不同程度的失望,曾经是智慧化身的老子、庄子的国度里走出来的中国人,竟然比西方人更利欲熏心、更弱肉强食。我不止一次地对我的汉学家朋友说,你们心目中的东方古国是被净化的理想境界,那样的中国从来不曾存在过。 ////一个不容回避的现象是:在近几年相当时兴的东西通婚的行列里,有相当一部分是和绿卡、PR等词汇连在一起的。我充分理解中国人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有时必须不择手段。婚姻的确是走向居留的捷径,会使用捷径的人在我看来起码不是愚蠢的人。如果既能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对象、又能同时解决身份的问题,这样的婚姻在任何地方都是属于健康的。如同在中国,你想找一个既有爱情,又有房子的伴侣那样,没有人会对此表示异议。爱情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在拥有爱情的同时,也意味着得到许多派生物。既然两个人要在一起共同生活,必然有一个选择居住地方的问题,谁都喜欢选择环境比较好的地方。如果中国的生活水准高于澳洲,我想澳洲人也会乐意做上门女婿。事实上,大部分澳洲人的心地十分纯洁和透明,如果他们愿意同中国人结婚,主要是因为他们真的爱对方,想同对方生活在一起,他们很少会有是我让你留在澳洲那种施恩心理。因为如果他或她所爱的人不能留在澳洲,损失最大的不是别人、恰恰是他们自己。如果许多中国人一开始就能充分意识到这一点的话,不少即使是含有居留动机的婚姻本来也是可以进行得挺愉快的。然而事实正好相反。大部分中国人一开始就让自己掉价,以为自己是有求于别人的一方,所以不管是约翰还是乔治,是肥婆还是酒鬼,只要对方能给自己解决身份,熬上几年再说。这种首先自己看不起自己的心理又如何能赢得别人的尊重?即使结了婚,那等待身份的日子也会如同地域那般,即使拿到身份后拜拜,那心灵上的伤痕能否抚平也是一个疑问。 ////还有一些中国人,特别是女性,不知道她们是真的不了解西方的价值观念,还是自作聪明,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我曾经认识一位来自北京的姑娘,年过三十,却仍然是一位处女。抵达澳洲一年多以后,她可能终于意识到再保处女之身是极不现实、也是很不方便的,在一种很特别的情况下,她和一位认识了已有一段时间的有妇之夫发生了性关系。后来那对夫妇因为别的原因离了婚,她开始觉得机会来了,然而她用的方法却是西方人所忌讳的,她说她是以处女之身同那位西人作爱,所以对方有责任要同她结婚。西人本来就不喜欢处女,但对那位北京姑娘还是有点好感的,可这种要挟的方法在澳洲根本行不通,只会惹人反感而已。后来经人介绍,那位姑娘又认识了一位澳洲人。澳洲人提出先同居,他有自己的房子。姑娘又搬出中国的那一套,说中国人一定要先结婚,然后才能住在一起。开始澳人也同意了,他们去婚姻登记处择定了一个月后的结婚日期,姑娘立即搬到澳人的家里,婚还没结,已经开始到处打听办居留的手续,三个星期后,澳人改变主意不想结婚了。我心里是挺同情那姑娘,但她自己实在太不聪明了。 ////我一直以为,如果女人将性爱只是当成一种付出的吃亏行为,那其实是一种自我贬低,因为只有把自己放在附属的位置,才会产生作爱只是男人享受和得到的错误印象。人类健康的两性关系应该是一种相互娱悦、彼此享受的关系。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能够从性爱的快乐中体验到生命极致的境界。完全不存在谁吃亏的问题。但同时我也意识到,很多中国女人的所谓封建、保守的观念很大程度是由于中国男权社会造成的。社会在长期的潜移默化中向女人灌输一种意识:作爱对女人来说只是生儿育女的手段或者只是为了让男人得到满足而已。很多中国男人也完全忽略女人的要求。社会的舆论也给女人造成一种压力,谁要谈论女人的性爱快乐和享受,谁就是荡妇淫妇。我曾经遇到过一些在中国结过婚,甚至生儿育女的中年妇女,她们从来就不知道作爱对女人也是一种享受,直到她们又和西方男人绘声绘色,才猛然发现一个新世界。那些看上去极其传统的中国女人甚至开始同朋友谈论床第之乐。我还有一位女朋友,在中国已经算是极其开放,有着丰富性经验的女人,然而当她第一次同西方男人作爱,仍然感受到一种极大的冲击。她在电话里向我讲述此事,冲动得想立即下嫁给那位西人,倒是我挺冷静地劝她,作爱精彩的西方男人到处都是,十个中起码有八个精彩,二个马马虎虎,中国男人是十个中二个马马虎虎,八个很糟糕。朋友居然说:那么看来,中国男人是挺可怜的。我立即纠正:是中国女人可怜。 ////我始终有一种感觉,很多中国女人的所谓封建、保守固然有她们本身观念意识上的僵化,但中国男人作爱的不得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如果男人不能使女人快乐,女人当然会以为既然她在性爱上无所得到,那对她当然是一种付出、一种吃亏不沾便宜的行为。人们对光出不进总是有点不太情愿的。我也听到中国男人经常抱怨自己的女同胞不如西方妇女开放等,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过其中的原因。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男人也是受害者,摊上一个顽冥不化的女人做太太,想有点变化的丈夫就被看成是下流胚。男女的事情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东西方不同的种族在体格和身体素质上的差异是无法改变的,但文化却是可以交流的,作爱的艺术也是文化的一个方面。西方人一直非常推崇中国古代的房中术,现代中国人也不妨学一点西方的性爱技巧,完美的作爱对增进夫妻和情侣之间的感情是大有裨益的。 ////有点扯远了,还是回到本文的主题上来。我想许多和西方人结婚的中国人,都会有类似的感受,即西人活得很坦荡,他们往往洋溢一份可爱的童心,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即使是在众人面前,他们也会自然流露对所爱的人的痴情。不少中国夫妇在家里可能也是相亲相爱的,但在大庭广众面前,都常常显得一本正经。特别是有些丈夫,在家里也许很怕太太,但在外面却仍然要摆出一付大男子注意的尊严。同西方男人相比,我发现中国男人较少“女士为先”的绅士风度。记得有一次我们去看一对中国夫妇,告别的时候,我的先生先替我开车门,然后才走向他的驾驶座。我听到那位中国妻子在一旁很羡慕地说:她的丈夫对她很好。我马上意识到,她的中国丈夫从来不做这个。而这其实是很小的事情,大部分西方男人都会这样做。当然,有时候因为彼此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的不同,有些事情是不必强求一律的。比如西方的夫妇之间,讲话中经常离不开谢谢二字,即使是帮忙传递一个杯子,对方也会致以谢谢。而中国人就会感到很不习惯,因为按照中国的习惯,越是亲近的人,越是不必客气,这样才显得亲密无间。如果中西合璧的夫妇之间遇到这类问题,中方的妻子或丈夫可以向对方解释中国人处理这些事情的态度和习惯,相信西方的丈夫或妻子是会理解的,也不会为此觉得中国人不讲礼貌。交流是互相了解的第一步,如果了解之后又能达到相互理解的程度,东西方的联姻便会走向成功。 (选自悉尼《大世界》月刊1994年1月号)
韩寒2014-11-20发表
还得补两句,“护身符”其实是一种批评:不雅,肯定是批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也是无组织无纪律,也该批评;马甲太多也算是批评;至于男欢女爱,那还用说吗……
读者20462014-11-20发表
先别急着散会,来个下午茶如何?吃饱了好聊二八论啊!
老四2014-11-20发表
求求楼主老财,别向俺子胡大师要租子好不好?您老人家已经家产万贯了,还在乎这点碎银子?哼哼!少林小子测了,俺也要测呢。
10000bo2014-11-20发表
又及:子胡又是边果?
安红2014-11-20发表
致一泓:和佐罗比,胡安就不正,可最终一样赢得美人归。“歪”楼高百尺,手可扪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楼上人。我也等着你的那些信呢!
卓然2014-11-20发表
下了舞蹈课,开车回家,夜,好像是更热了。大家都没睡呀!我还以为就我一个耍清单呢?
12342014-11-20发表
俺現在只想波波
yihong2014-11-20发表
老四“……咦,五弟今天怎么没来?”回老四:是说那吊睛白额吗?嗨,您不早说是您弟弟,让我半路遇见,揭了他的皮,送到我小红妹妹店里去了。嘚,别哭,您哪,要不也上我妹妹那嘎喇去自首,要不还是回去南霸天麾下继续混吧。
yin2014-11-20发表
子胡您高中了醉八仙首奎还愁酒钱,快拿钱来,来好给你接风洗尘。
白丁2014-11-20发表
您这吻美女两篇,记得俺读过的,当时还不知道是你写的呢
bo2014-11-20发表
边果又出来山寨我了??
tiandi2014-11-20发表
后面那部分是新加的,看家一望便知,均源于《众多美女作家,你吻哪一个》的跟帖。本来也想顺便模仿下网上风头正盛的几位,可是,一是近日太忙,无暇顾及;二是网上的几位大侠厉害的很,没有些功夫还真模仿不了呢。所以,我是想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把前浪打翻在沙滩上了,已经……
读者2014-11-20发表
好多人都不熟悉啊,留学僧,老不正经,老朽,徐扬,王开来,LZ能不能介绍介绍?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反对施国英!打到……打到就算了……施国英,你敢再贴俺就敢再骂!和读者**一起!
快绿2014-11-20发表
哦,还有我哪!
读者** 2014-11-20发表
惨了,一片支持声,没的辩了,希望男士们踊跃发言啊。
一泓2014-11-20发表
谢谢田地勉励,不过那些信件再往下贴,就要开始歪喽!
yin2014-11-20发表
田兄实在高看了,就算刻意换风格,也换不出快绿高瞻远瞩的睿智呀。一泓顶多能换个大虫、门子者流,插科打诨罢了。
tian2014-11-20发表
关于韩寒,俺觉得他是对的,“怡红快绿”,人人皆知。而且俺也认真看过快绿的跟帖,是有才气,但,和怡红相当。虽然风格上稍有不同,但俺理解成是怡红故意如此。俺也玩过这种游戏。
跟帖指南2014-11-20发表
当你无法输入验证码时,只管提交;当系统要求你输入验证码时再输入就畅通了
56782014-11-20发表
怎么,老财兄听说要“付钱仙(先)”,就一路叫着“免了”“免了”溜掉了?唉~~~这年头~~~怎么就抓不住个大头的呢?
施国英2014-11-20发表
啊,二八论都找出来啦。如果大家有兴趣讨论,我就单发一哈。
施国英2014-11-20发表
啊,二八论都找出来啦。如果大家有兴趣讨论,我就单发一哈。
白丁2014-11-20发表
您这吻美女两篇,记得俺读过的,当时还不知道是你写的呢
ran2014-11-20发表
一泓姐好,欢迎回家,你家盖楼要不要帮手?我可以给你做助理!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好的,读者**,按俺现在就过去骂……先练练嗓子——呜~~~啊~~~咳咳~~施国英!娘希匹的,你怎么又跳出来啦!看枪!
跟帖指南2014-11-20发表
当你无法输入验证码时,只管提交;当系统要求你输入验证码时再输入就畅通了
卓然2014-11-20发表
下了舞蹈课,开车回家,夜,好像是更热了。大家都没睡呀!我还以为就我一个耍清单呢?
10000bo2014-11-20发表
忙了一整天,才有时间上网。又是吻美女。你们就发白日梦吧!赫赫
伊霓2014-11-20发表
借用一位文友的话说,这世间一切的欲望都发乎于性欲和爱欲。田地和国英是不凡的大家手笔!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别怕!少林小子来啦!读者**您什么意思?不让二八论再次出笼?是这意思吗?行!俺支持!坚决不能让污蔑俺们男人的文章再次横行霸道!哼哼!
怡红2014-11-20发表
韩寒大师,要不怎么说写文章的远不如评文章的呢,写的有三分您能评出十分来,怡红给您敬礼了。需要更正的是这“快绿”绝对不是怡红,他(她)的才情远远在怡红之上。
怡红2014-11-20发表
您那么聪明,难倒看不出这快绿,也许还有读者**,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真高人吗?四哥,五弟该招的都招了。这真要是我我能不招吗?
yihong2014-11-20发表
续:众人跟定了田地,不料田地那天戴错了眼镜,端端儿将卓别林认做了bo儿......
老四2014-11-20发表
俺到这里转一转,看看武松在不在——不在,好,那俺就好好玩一玩……咦,五弟今天怎么没来?
tian2014-11-20发表
欢迎子胡凯旋
老四2014-11-20发表
怎么样?我挺本事的吧?现在的网络,无所不能的。施老师是不是您自己也没有底稿啦?赶紧滴,把我找到的这版留起来吧。这可是历史啊!
老四2014-11-20发表
其实,俺看到五弟了,只是换了身行头……过几天俺也换,老是躲着武松怪累得慌的
老财2014-11-20发表
俺是说,少林小子俺认得,去年年底小小火了一把,得了个神马卡拉OK亚军,你还别说,真的就此招蜂惹蝶了
老尖儿2014-11-20发表
这世界,变化快,唯有韩寒惹人爱,抽丝剥茧来编排,谜底揭出来......
一泓2014-11-20发表
向田地兄报到。只是今天暂不吻您,这里众美太热闹,闪了。
韩寒2014-11-20发表
还得继续分析。快绿是谁?澳华宫并无此注册。俺分析,是怡红(红楼梦中有“怡红快绿”之匾)。事实上也是,真正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还真就是怡红和子胡。还有无恙,仔细看过跟帖的就会知道,是安红。安红应该有很多马甲的。她的文风,一望便知。
tian2014-11-20发表
欢迎一鸿归队!那天看到有人署名“yihong”,还以为是冒名顶替呢。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子胡,我不能谢你,你这么批,我怎么谢啊?没打你算你运气好了!
无恙2014-11-20发表
人生之韵——茶酒食色,安红都爱,品茶,饮酒,美食,绝色,缺一不可,只可惜,很难凑的齐全,所以一切随缘。谢子胡“轻友”之外还一个“重色”的名声!
子胡2014-11-20发表
子胡无本经营,本想弄几个酒钱就走。结果主顾的骂声将老财兄引来收地租。得不偿失!怎奈子胡一无所有,要不将这“铁口善断”的幌子拿去顶债?------原来小子还有来历,希望他日后能冠军,最后能唱自己的歌,这样可以免去人歌亦歌的尴尬场面。
一泓2014-11-20发表
向田地兄报到。只是今天暂不吻您,这里众美太热闹,闪了。
快绿2014-11-20发表
强烈建议施国英施大侠把“二八论”重发一遍!现在讨论的话,很可能就是支持的占绝大多数了呢。
ran2014-11-20发表
一泓姐好,欢迎回家,你家盖楼要不要帮手?我可以给你做助理!
tian2014-11-20发表
怡红妹子,可不敢把楼盖歪啊!现在这样刚刚好,就像比萨斜塔那样刚刚好,再歪,就像上海的那个什么楼啦,轰隆一声就倒啦。酒先欠着,还欠子胡一桌(也许是几桌)呢,可着这千万里澳华宫,俺最想请的就是你们两个。
老财2014-11-20发表
子胡兄,怎么跑我家门前撂地摊儿啦?租金没付也就罢了,怎么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呀?不过呢?这林遇火成阳,易转阴阳,若是男儿身,定难逃桃花,喜滋滋与女人结缘,全靠一个火字——说得也却有些道理,就不与你计较了。不过呢,改日酒钱可就得你老兄付了。
tian2014-11-20发表
怡红妹子,可不敢把楼盖歪啊!现在这样刚刚好,就像比萨斜塔那样刚刚好,再歪,就像上海的那个什么楼啦,轰隆一声就倒啦。酒先欠着,还欠子胡一桌(也许是几桌)呢,可着这千万里澳华宫,俺最想请的就是你们两个。
子胡2014-11-20发表
子胡回国一周,错过这里的许多热闹!更没想到老财兄将子胡弄进文章中,给大家一个只要与酒色有关就必有子胡的错觉。如此地张扬,势必给子胡今后的工作造成麻烦。------粗粗一读,觉得施女士的调研对象也就到二十而止,因此定义为“二八论”则有些以偏概全。如果改成“二十论”那就是百分之百的准确。------好小说者必好马甲,这里马甲多,说明这里写小说的多,笔下众多人物都由他一人调遣,几人生几人死,自有读者知道,当然这读者有别于城管队里的“读者”,我们自会辨别,当然只要你有这等闲工夫。------少林小子要子胡重操测字旧业,扬言不测就是重色轻友。这重色么,子胡自然当得起;这轻友二字就有些欲罪於我的感觉。好在不射梅花,不泄天机,子胡信口而来,倒也不费功夫。少,小属阴,林遇水呈阴,结火为阳。子,阴阳具得。整个看来此四字阴多阳少,自然命与桃花无缘。放心吧小子老弟,如今世道,百步之内鲜有芳草,无女人缘也算是造化不小啊。------“无恙一个旅”好,总结得好!不知出自哪位高人?待子胡挑选吉日下帖拜会。想安红被子胡坐麻了大腿,也不肯将自己麾下有劲旅之事相告,实在轻友得很呐!------一泓知我!好好色,子胡也知老财兄好好色的嘞。------再写就喧宾夺主了。罢了。
老尖儿2014-11-20发表
这世界,变化快,唯有韩寒惹人爱,抽丝剥茧来编排,谜底揭出来......
大虫2014-11-20发表
快绿等不及了,大虫立马吻快绿,而且只吻您一位。
yin2014-11-20发表
田地兄不正面答一泓,您就又欠下一泓一桌酒了,届时邀约上众姐妹好好儿灌您。
老财2014-11-20发表
子胡兄,怎么跑我家门前撂地摊儿啦?租金没付也就罢了,怎么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呀?不过呢?这林遇火成阳,易转阴阳,若是男儿身,定难逃桃花,喜滋滋与女人结缘,全靠一个火字——说得也却有些道理,就不与你计较了。不过呢,改日酒钱可就得你老兄付了。
10000bo2014-11-20发表
这楼盖的,真tnnd歪!都从南半球歪到北半球了.赫赫
无恙2014-11-20发表
《二八论》单帖出去吧,谢老四下了这么大的功夫!
10000bo2014-11-20发表
bo儿看好了,俺有四个0
读者** 2014-11-20发表
惨了,一片支持声,没的辩了,希望男士们踊跃发言啊。
tiandi2014-11-20发表
后面那部分是新加的,看家一望便知,均源于《众多美女作家,你吻哪一个》的跟帖。本来也想顺便模仿下网上风头正盛的几位,可是,一是近日太忙,无暇顾及;二是网上的几位大侠厉害的很,没有些功夫还真模仿不了呢。所以,我是想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把前浪打翻在沙滩上了,已经……
无恙2014-11-20发表
《二八论》单帖出去吧,谢老四下了这么大的功夫!
老四2014-11-20发表
说老实话,俺没觉得二八论有什么过分的地方,怎么就惹得澳洲的中国男人揭竿而起了呢?不明白!
10000bo2014-11-20发表
又及:子胡又是边果?
tian2014-11-20发表
支持老四,支持快绿。重发。重评。此时此刻,看法可能会截然不同了,哪怕是那些强烈反对过她的男士们。
tian2014-11-20发表
好了,怡红,我知道快绿不是你。其实我只是想说,你和快绿一样,都是高人。而且你们真的很像。至于读者**,我承认,也是高人,不过,我认为读者**和快绿不是一个人,绝对不是!我看人(其实是文笔文风)很准的,所有的马甲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哈哈,自吹自擂了啊~~~等忙过了这阵子,该继续贴你的信了吧?一直等着呢。
读者2014-11-20发表
好多人都不熟悉啊,留学僧,老不正经,老朽,徐扬,王开来,LZ能不能介绍介绍?
大虫2014-11-20发表
回bo兄,摘录摘录而已。“护身符”:“雅不雅,快绿子胡真萧洒;澳华宫,千万里,住不下无恙一个旅;东海缺少龙凤床,船王来找田地王。 ”
老四2014-11-20发表
一鸿,你就招了吧!您这么谦虚,俺都看不下去了。田会长(当然首先是韩寒)说的有理。俺们旁观者清,清清楚楚滴
快绿2014-11-20发表
强烈建议施国英施大侠把“二八论”重发一遍!现在讨论的话,很可能就是支持的占绝大多数了呢。
yin2014-11-20发表
田地兄不正面答一泓,您就又欠下一泓一桌酒了,届时邀约上众姐妹好好儿灌您。
读者2014-11-20发表
1234您是没读过施国英的二八论,去读一读吧,中国男人好色之根本原因是”性无能",去看看那些挤在台下看脱衣舞的,都是些阿狗阿猫老头子,过眼瘾。
tian2014-11-20发表
吊兄的“护身符”写的好啊!
子胡2014-11-20发表
谢老财兄,明儿请兄喝茶!既然轻友二字冤枉了安红,那么子胡将重色二字送与安红。小子老弟到底青嫩,全不出子胡所料:这林遇火成阳,易转阴阳,若是男儿身,定难逃桃花,喜滋滋与女人结缘,全靠一个火字。
吊睛白额2014-11-20发表
摘雨村门徒“护身符”:“雅不雅,快绿子胡真萧洒;澳华宫,千万里,住不下无恙一个旅;东海缺少白玉床,船王来找田地王。 ”
大虫2014-11-20发表
回bo兄,摘录摘录而已。“护身符”:“雅不雅,快绿子胡真萧洒;澳华宫,千万里,住不下无恙一个旅;东海缺少龙凤床,船王来找田地王。 ”
读者2014-11-20发表
1234您是没读过施国英的二八论,去读一读吧,中国男人好色之根本原因是”性无能",去看看那些挤在台下看脱衣舞的,都是些阿狗阿猫老头子,过眼瘾。
安红2014-11-20发表
回子胡:麾下的并非是劲旅,而是舞台上“报花名”,招手上马的拂尘幌子旅。轻友之名,真冤。
无恙2014-11-20发表
嗯,重新打鼓另开张,我也赞成炒新饭。
无恙2014-11-20发表
人生之韵——茶酒食色,安红都爱,品茶,饮酒,美食,绝色,缺一不可,只可惜,很难凑的齐全,所以一切随缘。谢子胡“轻友”之外还一个“重色”的名声!
老四2014-11-20发表
求求楼主老财,别向俺子胡大师要租子好不好?您老人家已经家产万贯了,还在乎这点碎银子?哼哼!少林小子测了,俺也要测呢。
10000bo2014-11-20发表
bo儿看好了,俺有四个0
怡红2014-11-20发表
韩寒大师,要不怎么说写文章的远不如评文章的呢,写的有三分您能评出十分来,怡红给您敬礼了。需要更正的是这“快绿”绝对不是怡红,他(她)的才情远远在怡红之上。
读者20462014-11-20发表
先别急着散会,来个下午茶如何?吃饱了好聊二八论啊!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别怕!少林小子来啦!读者**您什么意思?不让二八论再次出笼?是这意思吗?行!俺支持!坚决不能让污蔑俺们男人的文章再次横行霸道!哼哼!
yihong2014-11-20发表
续:众人跟定了田地,不料田地那天戴错了眼镜,端端儿将卓别林认做了bo儿......
tian2014-11-20发表
再多说一句,一鸿,兄弟姐妹们都想你呢,见天念叨你。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常常把楼盖歪。这很不好。
tian2014-11-20发表
欢迎子胡凯旋
yin2014-11-20发表
子胡您高中了醉八仙首奎还愁酒钱,快拿钱来,来好给你接风。
少林小子2014-11-20发表
说好了啊,大侠,俺要两个
大虫2014-11-20发表
快绿等不及了,大虫立马吻快绿,而且只吻您一位。
yihong2014-11-20发表
老四“……咦,五弟今天怎么没来?”回老四:是说那吊睛白额吗?嗨,您不早说是您弟弟,让我半路遇见,揭了他的皮,送到我小红妹妹店里去了。嘚,别哭,您哪,要不也上我妹妹那嘎喇去自首,要不还是回去南霸天麾下继续混吧。
tiandi2014-11-20发表
对不起,玩笑开的是不是有点过了?其实,我确实是……想通过这样的游戏,描述一下我心目中的澳华作家——背景以及特点,并借此表达我对他们的崇拜之情。也随便让大家了解一下,我们那个年代,是很活跃,很开放,也很好玩的。那时还不风行上网,可我们的报纸,一点也不比如今的网络逊色!
tian2014-11-20发表
支持老四,支持快绿。重发。重评。此时此刻,看法可能会截然不同了,哪怕是那些强烈反对过她的男士们。
读者**2014-11-20发表
少林小子怎么不见你去骂呀,俺也好帮衬你。
索索2014-11-20发表
你们这样 很不好 嗯 是对女性的 嗯 不尊重 不和你们玩了
吊睛白额2014-11-20发表
摘雨村门徒“护身符”:“雅不雅,快绿子胡真萧洒;澳华宫,千万里,住不下无恙一个旅;东海缺少白玉床,船王来找田地王。 ”
老四2014-11-20发表
在俺的发动下,二八论还真贴出来了
读者**2014-11-20发表
少林小子怎么不见你去骂呀,俺也好帮衬你。
子胡2014-11-20发表
小韩饶我!千万别给子胡安诨名。另外给小韩泼些冷水,看看能否冷水遇寒成冰。世人皆知有八仙,如今再炒这冷饭,实在有些背离仙道入了俗径。哪怕范围定在这澳华园呢,终究是赝品当不得真。子胡虽然不器,但也无需这虚假之名来装点门面。当然若是改成“醉不仙”那么子胡还是愿意来凑这个热闹的。顺带附议一下小韩的推举,老财兄当得这第一仙:付钱仙(先),到哪都是他来付钱,哪怕花酒哪怕花茶,小韩你看如何?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