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奇书散文:橄榄树·五、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4-12-11 17:59:20  浏览次数:1799
分享到:

那每天向我打招呼的门卫,那每天为我擦皮鞋的老人,那每天为我办公室做清洁的阿姨,那每天匆忙的上班人流,还有那每天都列队经过我身边的交巡警……一切是那样的可爱可亲!

他们一个个站成巨大的“人”字,顶着天空,踏着大地,一直溶进了鲜红色的国徽!

越过冰冷的格子间,花花绿绿的物质和是是非非的欲望,我们的心,在蓝天白云下尽情地交流,沟通和歌咏。共同歆成了这座城市的交响乐章,推动着历史和个人,朝向那辉煌迈进!

我没有理由感到孤苦伶仃!

没有理由沉湎孤芳自赏!

更没有理由冷眼瞅看人生!

我掏出了手机,向远方的父母问好:“爸,妈,您俩还好吗?”,“儿啊,我们好着呢。倒是你一个在外,让我们放心不下啊。”

一阵温暖流过我全身,我努力控制着即将奔涌的眼泪。

“放心吧,我生活得很好。明年,明年回来,您俩就可以看到自已的儿媳妇了。”,“啊!真的?”,“儿啊,你没哄我们吧?”……

“还有还有 /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 /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 我的故乡在远方 /  为什么流浪 /  为什么流浪远方 /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 / 橄榄树 / ”……

“鸣!”,是小姑娘在哭:“姐,我不要离开你。妈妈为什么对你这样凶呀?”

“小琴,我也不想离开你。只要你记着,在这世界上,你有一个真正关爱自已的姐姐就行了。听,‘橄榄树’多好听,多美丽呀!明天,你就把这新手机带走,姐为你下载了这首歌。唱起它,你就会想到我的。鸣!”

咳咳!有人在门外轻咳。

打开大门,公仆站在外面:“吃过吗?”

“吃了!有事儿?”,“不好意思,这个季度的”,公仆眨眨眼,举起右手指头相互搓搓。我迅速掏出了一迭百元大钞,扔过去:“二人一起,收条!”

“二人一起?哦,你们,你们俩?”

公仆数了钱,从自带的方便袋里取出小型验钞机,一张张的细细验了。

然后,一边写收条,一边恍然大悟的呷着嘴巴:“我早说过的嘛,合租合租,不输就赢,不赢就输!小伙子,恭喜你哦。你赢啦,多久喝你俩的喜酒?这姑娘蛮漂亮的啊!”

我冷然地背过了脸庞…… 

“那么 / 这是真的 / 你将等待我 / 等我篮里的种籽都播洒 / 等我将迷路的野蜂送回家 / 等船篷 村舍 厂栅 / 点起小油灯和火把 / 等我阅读一扇扇明亮或暗淡的窗户 / 与明亮或暗淡的灵魂说完话 / 等大道变成歌曲 / 等爱情走到阳光下……”

我决定,从明天起向三楼,展开甜蜜的进攻。

因为,我知道,有这种背景和心灵的女孩儿,一定温柔善良,淑贤持家,值得我追求和呵护。哪怕前途莫测,未来难辨,风雨如晦,风云变幻!

为此,请祝福我吧!我的远方灯下的亲爱的,老爸老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