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十三章 忧心冲冲·四、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4-12-16 15:25:00  浏览次数:1108
分享到:

“要不,我下午上班,当面问问他。”

小香很仗义的搂搂茹鹃肩膀:“砍头不过碗口大个疤,大不了不干啦。”

冷刚苦笑笑:“你倒很潇洒,二年工龄,说没就没,可能吗?”“怎么不可能?现在社会上跑单干的,又不是没有。

哎,我家二表哥,从部队转业后,你猜他在干什么?跑单干啊!放着粮食局的铁饭碗不端,却喜欢上了跑单干,把我二姨妈气得够呛,直嚷着要和他脱离母子关系呢。”

“你那是个例,真正有出路有志向的,还是要选择国营企业。”

冷刚眼前浮起了水刚吊儿郎当的模样,不以为然的垂垂眼皮儿。

“你那二表哥,一定是天生坐不住,鬼点子多多吧?”“当然!哎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认识我二表哥。”小香有些吃惊。冷刚摇头。

下午,在宣教股谢股长率领下,公司的适龄青年组队,参加区里组织的“青年突击队”大扫除活动。

回收办除了达股,四人全部被抽调参队。

所以,二点正,谢股长率领着物资公司的“青年突击队”,准时在区团委的草坪上集合。区团委的草坪上,成了青春的海洋。

各公司的“青年突击队”,济济一堂,红旗飘扬,人头涌动。

草坪最外面,是看热闹的群众,然后是各路新闻记者。

二点一刻,区团委书记,一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女生,开始讲话。茹鹃对冷刚介绍:“工大的学生会主席,是个人来疯。人越多,情绪越热烈,讲话越流利。”

果然,娃娃脸书记面对黑压压的的人头,越讲越兴奋,极富鼓动性。

最后,还领着大家呼起了口号:“团结奋斗,实现四个现代化!”“周周大扫除,城市更美丽!”……

物资公司的“青年突击队”,负责包干本区邮政局一带的区域卫生。

谢股长率队到达后,每隔十米插一杆红旗,略微动员后,就按股室分组,开始了大扫除。

冷刚四人这一组,负责的是邮政局这一段十米左右的路面和墙壁。如果仅仅这二个地方,倒也不是十分费力。

问题是,偏偏这其中凹陷进去了一个废旧的露天拉圾堆。

各种阵年拉圾一层压一层,几乎凝固成了一整块,让人望而生畏。

因为是现场随机抽的笺,大家虽然不快,却也无话可说。好在还有一个克服,此时,正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

其余的三人,基本是围着他,小打小闹。

农村孩子的吃苦耐劳,不怕脏不怕累的潜质,此刻全部坦露了出来。

只见灼热的阳光下,克服挥汗苦干,湿润的背心紧贴在他鼓突的三角肌上,像座傲立的雕像。在他时而钢钢纤时而铁铲的猛击下,那板结的拉圾块,不断地松动着,散开着,终于伴着哗啦啦几声巨响,崩成了解无数小块状。

最艰苦的前奏过去了。

克服也累得实在不行,蹲在地上只喘气。

于是,冷刚往自已的手心吐吐口水,挺身站了出来。冷刚挥铲装满一罗筐,茹鹃和小香加上克服,就一齐用绳子拉向几米远的路边渣车。

一来一往,虽然速度不是很快,大家也累得不行,可那陈年的渣堆却眼见得在一点点的减少,大家心里都很高兴。

“青年突击队”员们忘我的劳动着,各小组都离目标越来越近。

一群人边看边指划划的走了过来。

拢了,灯光闪闪,嚓嚓的拍照声扬起彼复。正在忙忙碌碌的冷刚觉得有人碰碰自已,回头,竟然是张书记达股等人。

“快,脸朝外,脸朝外,笑得自然一些。”

张书记低声命令道:“自然一些!”

冷刚就回过身,娃娃脸区团委书记正和一个高个儿的中年人说什么。中年人听罢,手向后伸伸,一瓶“农夫山泉”递在他手中。中年人再微笑着转递给冷刚

然后,热烈地握住了冷刚的双手,连连摇动说:“辛苦了,辛苦了!”

达股抢上一步,付耳低声:“笑啊笑啊,这是市委朱书记,笑自然一点。”

有人喊:“那个同志让开,快让开。”,达股闻声闪身,嚓嚓嚓,几道白光闪过,冷刚和市委书记亲切握手的形象,就定格在照片上了。

紧接着,市委书记又与茹鹃,小香和克服,亲切友好的握手后,在人们的簇拥下,又走向下一个小组。

红旗飘飘,人声鼎沸,颇具热烈感人。

送走市委书记一行人后,张书记来了兴趣,带头将自已的外衣一脱,参加大扫除。

这样一来,随行的股长们自然也纷纷脱去外衣,参加各自小组的义务劳动。达股瞅瞅克服,抓起钢铲就和冷刚站在一起,一边挖一边道:“克服今天草鸡啦,怎么缩手缩脚的哟?”

小香就说:“别冤枉人家,克服是我们的愚公。挖掉了板结的大渣堆,才有现在的顺利推进。”

茹鹃笑:“达股,你一来就官僚,没见人家愚公累得脸都尖啦,还坚持和我们一起运山不止?知道吗?有了克服,我国的四个现代化一定要实现;没了克服,四个现代化一定实不现。”

“那就表扬鼓励呗。”

达股笑呵呵的瞅瞅克服:“错怪了你啦,愚公大人。你看,二个美女都帮你说话,说明你作了贡献,大家是看在眼里的,没有白干。”

在大家的努力奋斗下,大渣堆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几块沉重的水泥板搭在一起,组成了原渣扬的基本框架。

现在,陈年的渣滓已全部运走,要是把这几块水泥板撬掉,这儿就算彻底打扫干净了。达股和冷刚撅着屁股细瞧一会儿,再商量商量,二把钢纤同时插进了水泥板的空缝/

咯吱!咯吱!

腾起一投灰尘,又一大股。

二人同时么喝一块,整个身子几乎吊在了钢纤上,晃荡着晃荡着,咯吱咯吱咯吱!一大股灰尘翻腾而起,夹带阒酸臭霉味,扑面而来。

二人一声大喊,身子全部压到了钢纤上。

卡嚓!砰砰!水泥板终于崩坍散开,地面露出了一个黑森森的大洞。

待烟消云散,冷刚和达股同时扑到撬起的水泥板边,好奇的探身查看洞口。洞里仿佛很深,在明亮的太阳光下,竟然冒着森森的寒气。

达股扔一块石头下去,扑!哗!地下似乎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闷响。

冷刚也扔一块石头进去,却听到当的一块清脆的声响,余音绕梁,经久不散。

二人慌得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正在这时,冷刚猛然瞅到达股脚下的泥板在断裂,说时迟那时快,猛然一把推去,达股应身滑在地上。

紧接着水泥板卡嚓一块,断为几载,掉进了黑幽幽的洞里。断裂声响彻云霄,人们都围了过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