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二十四章 商委大院·一、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5-02-17 20:58:32  浏览次数:682
分享到:

吴刚刚进屋,就听到里间的老太太在大声问:“是小吴吗?”

“是我,奶奶。”

“快进来,快进来呢”,张罗侧身瞧瞧他:“没听见老太太叫吗?进去啊。”,里屋,离休厅长正支起半个身子靠在床头上,笑盈盈的看着门外中。

“奶奶,您快躺下。”

吴刚赶上二步,扶住她:“这几天身体好吗,伤口还疼不疼啊?”

“没事儿,小鬼子的刺刀和造反派的钢钎都没把奶奶奈何,还有什么算痛苦?”老太太微笑的看着吴刚:“你来了我就放心了,”

“奶奶,好像你很坚强伟大似的。”

张罗打断她的唠叨:“谁在深更半夜呻吟,睡不着非要我陪她唠叨啊?”

“那是我心里烦躁,你知道什么?到厨房看看去,你姨父要回来吃饭呢,去去去。”,吴刚听在耳里,老太太表面坚强,暗地里还是有些疼啊。

于是,忍不住内疚的低着头,喃喃道:“奶奶,我,我真是不应该,唉!”

一只青筋裸露的手,拉拉他。

“小吴,坐下坐下,我就怕你拐不过这弯,所以一定要张罗带你来呢。”,吴刚顺从的在床头坐下,不知怎么回事,吴刚觉得自己一到老太太身旁,就成了听话的孩子,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使自己不得不按照她的话做。

“张罗这孩子自幼由我带大,尽管我很注意,但毕竟有些,怎么说呢?”

老太太有些纳闷的瞧瞧窗外,捉摸不定。

“就是有些骄气吧,平时间说话没大没小的。出了这意外事儿,你已经很难过很后悔了么,如果再火上添油,岂有此理么?”

“奶奶,张罗是个好同事,她没说我呢。”

吴刚小小心翼翼的看看离休厅长。

要说平时除了和自己一个钉子一个眼儿的,就这事儿而言,张罗确实也没说过什么呢。老太太就慈祥的笑笑:“小吴啊,上次你怎么跑去退贷?不是张罗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年轻人,挣钱养家糊口不容易,当时我就不要你买么。”

哦,原来是这样?

看来那营业员当时就给张罗讲了。

张罗呢,紧跟着屁颠颠的就给奶奶告了状。吴刚无奈的摇摇头,女孩儿么,率直一点,嘴松一点,好像也没有什么吧?

难怪从来就没对自己有笑脸的张罗,下班时居然会奉命邀请自己上门?

老太太侧侧身,拉开床头的小抽屉,取出三张10元钞票,递给吴刚。

“小吴啊,拿着,让你浪费了。”,吴刚像被烙铁烙了一下,整个身子往上扬,脸涨得通红:“奶奶,这,我怎么能要啊?”

“怎么不能要?你破费了么,二个小年轻,加起来每月工资不过二百块么。拿着!”

“奶奶,不!”

“拿着,不拿着奶奶生气了啊。不拿着,下次就不要到我这儿来啦。”,吴刚只觉得喉咙发热,眼睛湿润。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自己撞伤人后,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借机发挥,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

“奶奶,我,”“好啦,要想再到奶奶这儿来,就拿着。”老太太微笑的一探手,把钱揣进了吴刚的衣兜。

“妈!”

是李书记,拎着小提包,叩门微笑:“哦,小吴来啦?”

“李书记!”吴刚站了起来:“您好!”“坐坐,不要拘束。妈,今天好吗?”“还行!李渊啊,你把提包放下,也进来坐坐吧,妈有句话问你呢。”

“好的,抹把脸就来。”

仅限于与老太太在一起,吴刚虽然有些不安,却还坐得下来。

可现在,虽然早是自己希望之中的事,可真要与平时可望不可及的局领导坐在一块,吴刚就忐忑不安的东张西望了解。

“奶奶,我,我就告致了。”

“听我的命令,你坐你的,待会儿吃了饭再走。”

离休厅长正色道:“李书记平时很凶吗,你们是不是有点怕他啊?”,门一叩,李书记进来了,手里端着果盘。

换了衣服的局党委书记,显得比平时年轻,可看起来有些疲倦。

“妈,什么事儿啊?”

他朝吴刚笑笑,坐在老太太的床沿上,把果盘放在自个儿膝盖上,削起苹果来:“开了一天的会,明天还接着开呢。我碰到了你那个老上级,今年怕80好几了吧?”

“谁呀,我的老上级多呢。”

老太太眯缝着眼儿,怜爱的瞧着独生儿子。

“你不都见过,记不起啦?”“就是那个‘张一枪’啊,我认得他的,身子骨还那么硬朗。”“张一枪?”老太太高兴的支起了上半身。

吴刚就乖巧的探过手,替她后腰背垫上枕头。

老太太拍拍他的手,再看看儿子:“有些热呢,开开空调吧?”

窗畔,一片金黄色。李书记就站起来,走到窗口。吴刚这才注意到,窗口上架着一部银灰色的铁匣子。李书记把它面前的机关一扭,匣子鸣鸣的轻鸣,不一会儿,一股泠风迎面扑来。

这就是空调!

吴刚在电影上看到过,知道是消署纳热的好东西,可太稀少,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呢。

李书记还没走回来,吴刚早端过了果盘,继续刚才削李书记还没削完的苹果。屋子里很快变得凉爽。

李书记坐回床沿,给老太太挟挟被单。

“现在好点了吧,都说今年热得晚呢。不过都九月底了,还热,地球真闹感冒啦?是张一枪,头发白完了哟。”

“这个张一枪啊,简直就是一个传奇。”

离休厅长笑呵呵的看看儿子和吴刚,挽挽自己的鬓发,喟然长叹。

“那时过濠沟,打炮楼,只要冲着喊一句:张一枪在此!得,小鬼子和汉奸一准吓得窒气敛声,龟缩在一边不声不吭。

后来造反派揪斗他的时候,老部长居然也一声大喝:张一枪在此,谁敢乱动?

造反派们颇觉得这老头儿有趣,嘻嘻哈哈挤眉弄眼的照揪不误。结果给他一脚踹了二个下台,顺手一指头,又戮翻了二个。

第二天一查档案,造反头儿吓得直哆嗦;妈呀,原来这老头儿就是传说中的张一枪?兄弟姐妹们,撤,我们遇到杀人魔王。”

“80多了,威风不减当年,千人的干部大会上,站起来一开口,恰如一凤入林,鸦雀无声。”

李书记喟然长叹。

“人的精气神到了这个境界,真成了神仙。那气势,真令人心驰神往,可望不可及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