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与任何人无关
作者:金波  发布日期:2015-04-07 11:25:02  浏览次数:1698
分享到:

这几天读张爱玲的《小团圆》,竟然一气读完。只是张爱玲的爱情,她唯一的一次,持久而强烈,她余生要把胡兰成想明白,驱走心中的恶魔,然后放下。张写小团圆的动机是为了“朱西宁来信说它根据胡兰成的话动手写我的传记。”她恨他,从不放走眼前的女人,都动心,都要揽在怀里,还心安理得,没有不安和内疚。

而且这样的男人,她一辈子都放不下。写了那麽多无耻的男人,也没有驱走他。最后“她醒来快乐了很久很久”,梦到他,还是不同。

“这是一个热情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麽东西在。”

张爱玲的小说题材从来没有逾越她自身的局限,那是她自己,所有的内容都是她自己,她的家,她的有限的爱情,她可能一生只爱过胡兰成,而且是那样一个人,跟他上床也是初始,二战开始之前的短短一年。然后胡逃亡。她以为就此结束了,但是因为分离,爱情却加强了,思念他,还他的钱,显示爱他的坚定和纯真,爱情没有功利,又去看他,爱他至深,想自杀,想跳楼。这是她的倾城之恋。倾尽所有但是找不到落脚之地,爱情在挣扎中渐渐平息,“九莉已经幻灭,去乡下并不是怀念他,而是去看一下,了却一桩心愿------”。

中国背景,男权社会,爱情终究游荡在男人的阴影里,她爱上的之雍更是“女人就像一罐花生,有在那里就吃个不停。”

“最好的材料是你最深知的材料,但是为了国家主义的制裁,一直无法写。”张爱玲也考虑政治,要写小说,写爱情,要想一想爱国,想一想附加条件。但是爱胡兰成,和任何人无关。超越了一切世俗的羁绊,汉奸,他有好几个女人,还在不断和遇到的女人有性,有盟誓。这也不妨碍他是她爱上的人。

女人的爱是需要仰望和神话的,不然的话,想一个作家和才女,谁能让她拜倒在他的脚下,说一句彻底交出去的话。“我前一向真是痛苦的差点死了。”一旦明白男人动物一般的天性,简直是般配不上她的心中神圣,血肉之躯不过是一具尸体。九莉先把自己蹂躏得弃妇一般,终于自弃一样一点点离开了原地。

之雍以后,九莉没有停滞不前,温柔的爱情还有,只是没有了安全感和把自己交出去的勇气。爱一个人 要爱到老,爱到死,不然就亵渎了爱情这两个字。还是一个中国女人,说到底,贾宝玉不会心里只有林黛玉,他还牵挂着大观园里其他的女孩子,他出家也是家道中落,没有落脚之地。一袭大红猩猩毡,在大雪地里看到父亲倒身下拜。大家庭浪漫而升华的结局。不会流落到异乡,孤独和寂寞的梦中,想起温柔的爱情,把一切净化地像一场梦,大雪地里,深深下拜,爱情幻灭之后还有些什麽东西留下来,当然和任何人无关。




评论专区

mckay2015-08-30发表
Hi, 怡红。好久不来。今天刚刚看到你的留言。真是抱歉! 我还好。红尘里翻滚,中文这根线断不了,还是挣扎! 祝好!
怡红2015-07-22发表
拜读了。金波近来可好?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