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四十章 潜影无声 二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5-05-09 12:45:01  浏览次数:766
分享到:

因为是周四下午的学习日,平时满额的工作人员除了值班的,都被弄到办公室读报去了,所以排队的顾客更多更急。

一片闹哄哄声中,气温陡然比外面高了好几度。

水刚进去时,正遇到魏组长气冲冲的从里间出来。

“魏姐!”“来啦?我看你那儿人也不少。”魏组长烦躁而疲倦:“要抓紧哟。”,水刚点头:“唉!我突然发现,天底下就数邮政最忙,天天都是如此。”

魏组长拉拉身上的制服,有些无可奈何。

“自从穿上这身服装,就没有清闲过。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呀,我是彻底入了狼窝啦。”

“今天这么多的人,就不要把人弄去学习了;到底是学习重要,还是为人民服务更重要?”“人家主任说,这是坚不坚持走正确道路的大事大非问题。”

魏组长打个呵欠。

“为人民服务可以停一停,思想上的弦却必须天天时时刻刻的拧紧。”

“咳!咳咳!哎呀,哎哟!”水刚刚要擦身而过,一个排队的老头儿忽然弯腰猛咳,一下跌倒在地,整个身子刚好裁在水刚脚上。

水刚连忙一低身,扶住了他。

“老人家,你怎么啦?”

话没说完,吓一大跳:只见老头儿脸色发青,双目紧闭,额头上一串串的汗珠滚了下来。魏组长见状,也吓得大喊一声:“哎呀,快送医院,快送医院。”

喊声未了,水刚一使劲儿,抱起老头儿就往外跑。

在区人民医院急诊室,经过一番紧急抢救的老头儿,终于转危为安,苏醒了过来。

苏醒过来的老头儿还没说话,护士长就把水刚推到了他面前:“赵大爷,幸亏你孙子送来及时。要不然呀,你怕再也看不到日出啦。”

老头儿就颤巍巍的伸出双手,拉住了水刚。

“年轻人,谢谢你啊,谢谢!哎我真没得孙子,以后,你就做我的孙子吧。”

护士长捂嘴笑道:“哎呀,瞧他跑上跑下的,还替你喂水和垫交费用,我还一直以为是你的孙子呢。”

“哦哦,好好!现在这些年轻人啊,学习好,思想好,还是党教育得好哇。”

已经完全脱离了危险的老头儿,挣扎着想坐起来。

可到底年老体弱又刚抢救过来,一下又无力的倒在床上。护士长看看水刚,问老人:“赵大爷,人家替你垫着费用呢,是不是马上通知赵部长赶到?”

老头儿就费力的掏腰包。

无果,然后朝水刚但出双手。

“年轻人,扶我一下。”,水刚就跨上一步,双手插在老人背后,小心翼翼的把他扶了起来。老人掏了好半天,掏出一个小本本,再大声的喘息着,翻到中间一页指着一个电话码:“年轻人,帮我拨拨这个电话号码。就说我不好,让我女儿马上赶到。”

半小时后,医院刘院长匆忙赶到。

一进病房劈头就问:“谁是赵大爷?”

护士长还没答话,老人举起右手晃晃:“我就是。”,刘院长抢上一步,替他摸摸额头,挟挟被角,再垫垫枕头:“赵大爷,赵部长正在开会,马上赶到。您还有什么感到不舒服的?请说出来,我院一并检查医疗。”

老人摇摇头,指指一旁的水刚。

“这是我孙子,全靠了他,我才捡了条老命。要不,你先给我孙子看看,刚才我听他喘的。”

水刚连忙摇手:“大爷,我没什么,真没什么。您安心休息吧,我走了。”,老人撑起半身急叫:“不行,哪能走呢?不行不行,快拦住我孙子。”

护士长连忙上来,和院长一起安慰着他。

一面悄悄对水刚说:“年轻人,老人身体虚弱,不能再着急。要不,你再稍等等。你不是还替他垫着费用吗?”

想着邮政所那些不等着代写的老人,水刚有些着急。

“我有工作啊,大家可是排队等着呢。费用?唉,也就十几块钱吧,没什么没什么的。”

护士长笑笑,又对院长介绍一番。刘院长听罢,感激的握住水刚的双手:“年轻人,谢谢你,谢谢你啊,我代表区人民医院的全体医务人员,对你表示衷心的感谢。”水刚窘得满脸通红,也觉得奇怪。

这老头儿动不就叫自己是他的孙子,是真认错了人还是表示感激有意这么喊的?

而且,他一进门,护士长就喊他“赵大爷”,看来,赵大爷常来这儿呢?这当儿,护士长认真的走上来,拉着水刚的手腕看看,然后轻轻问:“小伙子,你被人群殴过?”

水刚下意识点点头。

可马上又摇头:“没呢,没这种事儿。”

“别哄我了,走。”

她扭头对老人说:“赵大爷,我引你孙子到楼上检查检查,一会儿就给送回来。”,老人就笑眯眯的点头,叮嘱道:“好好检查检查,一定记得送回来哟。”

二人到了三楼外科。

护士长先让水刚等着,然后进去对医生咕嘟咕噜一番,再引水刚进去。

“这是医院小陈医生,让她给你仔仔细细的检查检查。”“我没病!”水刚见是一个年轻的女医生,先就有了几分不愿意:“我真没病。”

谁知那个看似温柔敦厚的女医生,竟用力将他往凳子上一捺。

“坐好,到了这儿就听医生的。一个大小伙子,犟什么犟?你犟得过病痛吗?”

水刚不好言语了,只得乖乖儿的坐着,按照医生的吩咐,举胳膊肘儿蹬腿扭腰的,忙得不奕乐乎!好一会儿,医生才坐下来,微笑着看看水刚,抓过处方笺唰唰唰就是一阵龙飞凤舞。

“怎么样?”

一直在旁守着的护士长,担心的问。

“我说错没有,小朱?”,陈医生把写好的处方递给她:“拿药吧,不过小伙子还行,身体素质挺好的,不过都是些皮外伤,不要紧的。”

“那这点药够不够呀,年轻人都怕麻烦,完了也不主动跑第二趟。”

“没事儿没事儿,哎,护士长,赵部长来没有?”

“快了,到了我喊你。”“一定记得喊哟,我想看看赵部长究竟长得什么样子?”,二人说得热闹又知心,一旁的水刚却听得哭笑不得。

这算什么啊?

自己莫明其妙被揪到这儿检查,又莫明其妙被开了这么一大张纸的药品。

护士长鬼精呢,她是怎么知道我被群殴了来?不错,五六根皮带围着我呼呼抽打,巡查队?哼,老子总有一天要打回来报仇的。

还有,素不相识,护士长和那个院长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是看在那个赵大爷面子上?

哦对了,还一准看在赵大爷的女儿赵部长面子上,可赵部长是谁?我不认识呢。下了楼,护士长又引领水刚一起去拿药。

批价处和取药处人很多。

护士长就进去放了处方,然后出来问:“你是用现金还是记帐单?”

水刚摇摇头,从没和药打过交道的他,实在是不想要。“我没记帐单,还是不要了吧。”“单位报帐嘛,又不要你自己掏腰包,不要白不要,都是些贵重的好药哟。”

“我没单位。”

“你呀,开什么玩笑?”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的的二声喇叭轻鸣,一辆锃亮乌黑的小辆在医院门口停下。“嘘,大家注意,赵部长来啦。”

护士长举起一指头,朝门诊大厅正中的导医员晃晃。

“说话轻一点,注意形象。”然后,急步迎了出去。

一个子高个儿的粗壮中年男和一个秘书模样的小年轻,跨了进来。“赵部长,您好!”护士长笑容满面:“请这边走,赵大爷在等您呢。”

“嗯,老爷子好点了吗?”

“好多了。”

“什么病呀?”“突发性头晕,天气太热的缘故。”,跟在后面的水刚有些讶然,这个赵部长说话怎么有点像女人呀?再细细瞅瞅,哦,瞧那微凸的屁股和步子,分明不就是个女人呢,太男性化了,差点儿认错了性别。

父子俩分散后,水刚一个人闷闷不乐的朝邮政局赶去。这段时间,地下舞会没开了,少了一笔收入。好在在魏组长的帮助下,邮政所对他的代写还一直满意和支持。

今天这么一折腾,水刚更感到自己有必要,把代写当做一件真正的工作来做。

进了邮政所,又是满屋的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