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奇书散文 夜宿邛海 一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5-05-09 12:54:55  浏览次数:2332
分享到:

恋恋不舍的别了沪沽湖,满载月色星辉的普桑,快乐地哼哼着驶进西昌。

驶过名店街,结拜塑像,火把广场……倏忽间,眼前竟是碧波荡漾的邛海了。

远望着左面玻窗外长长的一抹,跟着普桑蜿蜒了好一阵子的淡白,我问:“那是什么?挺宽阔,挺好看的。”

司机答:“邛海!”

哦,邛海?这就是占地31-28.5平方公里;最大深度34米,平均深度10.32米;容积3.2亿立方立米,因造山运动而形成的著名陷落湖---西昌邛海?

我从玻窗探出头去,只见一大抹蔚蓝下,如雷贯耳的邛海,宛如一条白炼姗姗地飘着,飘着,一直跟着我们飘进了灯火辉煌的邛海宾馆。

写好住宿后,不顾旅途的劳累,我抓过相机,按照宾馆迎宾小姐的所指,就忙忙地朝心仪的目标跑去。

跨过“月色风情小镇”的指路牌,一步步跳下晚凉的石阶,啊哈,一大片涌动的湖水出现在我脚下,邛海,终于到啦!

夜幕下的陷落湖,静静地蠕动,极目望去,前不见首后不见尾,让人顿生苍茫野水,横切无垠,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之幽。

我小心的找一列台阶坐下,赤脚伸进冰凉的水中。那连绵无际的沧浪之水,就轻轻地舔着我,簇拥着我,咬着我油然而起的惬意和甜美的感概。

记得儿时调皮贪玩儿,邀了邻孩一起到山里戏水。

那连绵耸立的山际,碗豆花开得满山遍野。在湛蓝的深处,一泓不大的库水镜子般躺着,那是我童年难忘的最爱。

小屁孩们闹哄哄的涌向库水,一边涌,一边脱衣服。只见沿途的山路和碗豆花上,都抛着大小不一的衣裤,有若无名花盛开。

到得水边,早脱了个一干二净的男孩子们,大呼小叫扑通扑通的跃进水里。

而我们女孩儿呢,则小心翼翼地脱下长衣长裤,露出里面早换好的各色小裤衩,再矜持地撩起库水,拍打在自已的胸脯胳膊肘和大腿上,最后,才相互搀扶着,嘻笑着,小心谨慎的一步步走入水中。

唉,那是一种什么情景呀?

小小的库水里,下铰子般挤满了人。大家你碰我,我挤你,一不小心,就撩着一个光光的小屁股;一个转身,迎面就是一张激动得满面通红的小脸蛋……

那时我就暗暗发誓,长大后,我一定要在真正的湖中戏水,尽享烂漫的风景和无边的宽泛。

风起云涌,年轻,不期而至。

长大的我,虽然也曾在北戴河畅游,在洞庭湖击拍,在丹江口挥臂,可酣畅淋漓之余,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是少了邛海的幽雅空灵。

瞧吧,夜色里的邛海,激荡着无边的清波,一列列的自夜色深处朝我涌来。扑在我的脚踝,我的身心,再若隐若现的消失在我身后。

我低下头,细细地瞅着微白的海水。

那水透亮透亮,抓一把,满掌沧海桑田,日月山河,烈烈跳动;张开手,无数喟叹感概,浩渺世道,幽幽滑落。

哦!那是一幅怎样惊天动的的画面啊?

才经历了小冰河期的地球,又突然天崩地裂。

随着不可形容比喻的轰鸣,耸入云天的高山,刹那间陷落地下;而还带着火苗和琉璜味的新大陆,则徐徐上升。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