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注定 散文诗五首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5-11-29 21:46:02  浏览次数:1754
分享到:

注定  

那一年,你一路奔走,一路行吟。你多想借一朵花的娇艳,擦出思想火花。或者在延伸的旅途上,打开内部的花香,跟太阳谈论天气和空气、自转和公转,跟月光交流诗情和画意,还有关于乡愁、嫦娥、桂花酒等话题;抑或坐观云起时,与白云交谈大地和天空,雨水和粮食……把一个诗人被尘世揉碎的情,以及含在嘴边道不尽的爱,交给时间和空间,交给未来的蔚蓝,交给记忆悠长的遥望。

那一年,你一边游学,一边隐逸。你去过泰国,讲学,游览,头顶异国炎炎赤日铺展另一条旅程。在大皇宫留影,在玉佛寺合十。你想酿满内心的芬芳,借泰安之国的热焰,炼出一颗舍利子。嗬嗬,如此虔诚,又如此神圣,却把贵重的行李丢失在旅途中。因为你并非宗教信徒,也不是救世的侠客,你只能是灵魂的自我拯救者,或是西游路上求道的行者。身前身后的山山水水,已被一片孤帆尽收眼底。归来后你发现,自己更像是一个正在修行的苦行僧。

那一年,你一面突围,一面守望。你素来喜欢与夜厮守,怀抱寂寞,让梦想在辗转反侧中发芽、生根、长出叶片,摇曳在黑夜的底盘上,去迎迓黎明的熹微,照亮新的镜像。你喜欢打破惯性思维,拉动体内的引擎,寻找突围的出口。在混沌的天地间,暗香。浮动。像暗夜中保持沉静的一棵树,在守望的路口,看时光奔跑;或在尘世的边缘,坐享孤独,面对自我与世界,盛开烂漫之花。你不愿在星光陪伴的时候,丢失时间的方向,企冀升起的彩虹高悬头顶,在浩茫的天地间,收获幻美、回声、以及诗意的弧度。

那一年,你一撇外向,一捺内向。穿行在滚滚红尘中,如同浪迹天涯的云朵,你依然横竖撇捺地匍匐在岁月的河谷。当夜色浓墨般撩拔飘逸的波浪,你挪用永字八法,把自己囚禁在一个人的城堡,或修炼、疗伤,或坐忘、咏叹,与流逝的光阴博弈,呼吸一朵朵温暖的意象。但你拒绝自闭自恋、拒绝自怜自艾,借助重金属的音响叩击众妙之门,弹奏心曲。或用思的锐角切入诗意的在场,让命运的言词缤纷一片绚丽色彩。于是,在内与外之间徜徉,你看到灵体自由的翔舞,发现它们交叉的地带风景楚楚动人。

那一年,你一半童趣,一半成人。走向中年的台阶,你还是最初的你,把童真竖成风景,常常回望或者眷恋,从阳台、窗口、城市的塔顶,或者路边刚刚露面的花草中。看过去、读现在、听远方,向存在的事物发出天真的追问。当你移动的视线,深入阳光下日趋成熟的麦穗,似乎在大地上留下了无尽的思考与记忆。而在每一个图景、每一处细节之中,你渴望编织故事,演绎情节。如今,你以散淡的天性,放牧日子,不紧不慢地踏响达达的蹄声,越过万水千山,穿过无数平庸的栅栏,展示飘然不群的姿势,极目眺望没有尽头的远方。

你——注定是一个远行的羁旅者。

即将

 

即将从一座城市转移到另一座城市。

明天,又将是另一番光景。

很在乎此刻。在乎此刻有一朵身影,出现——

在依依不舍中。手挥五弦,目送归鸿。

然后,唱一支熟悉的歌谣,只为聆听另一个声音的呼应。

让远与近合唱。或让远的变得亲近,让近的变得深远。

一步一回首。一回首像穿越千年的期待。

 

我思,故我在。我在不断探询,你却缄默不语。

明天,即将登程,即将漂泊在另一片星空下。

今夜多想走向你,多想敞开心扉,敞开久已封锁的歌喉。

以诗以酒助兴。让歌声像传奇。

洞穿记忆,乍现灵光。唤醒一粒粒字符。

存录离别的脚步,以及夜的喘息。

一页迷离感伤,一页浸透喜悦。

   

 

我在,你也在。

大地在,江河在;天空在,日月在。

反复读此在之诗。情真。意切。温馨。委婉。

如艾叶在晨光中放歌,似溪流在四月里柔曼。

在时间之外,思想风铃般摇响。

学着唐朝李白的姿态和模样。

独自啜饮。端起郁金香的兰陵美酒。

记忆里定格的镜头,闪烁琥珀之光。

痛着并爱着。醉着且舞着。

放飞心的翅膀,像白云一样旅行。

当午夜的钟声,萦绕在幽谷深处。

仿佛倾听到星光遥远的低诉,透彻渺渺的夜空。

你在,我也在。

光合作用,彼此取暖。

诗意始终都在。在心中,在梦里,在路上。

日子很淡,往事依稀;诗情真美,回声起舞。

你在我的世界里构成的故事,情节一直在变换的时空中延伸。

生命的主题曲,需要注入爱的音子符。

如同夜晚需要灯光,证明夜活得忧伤而明亮。

 

月光的琴弦  

云朵勾出记忆。但那泓月光似乎流淌在记忆之外。

太久太长的遥望,日子也会生锈。

在月升的夜晚,月光常常被云翳遮蔽。抬眼四望,心的容器,空空如也浩茫。

终不见嫦娥的舞姿艳影,为你擦拭斑驳的忧郁。

徘徊于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看唐朝的月光,潮水般漫涨。然后驾着月亮船,驶入王维的幽篁里,再转个弯窥探李白空房子的床前,朦胧中闻到沾满酒仙味的月光,似乎满怀愁绪地向你涌来。

梦在梦想中。最先的梦,不叫梦想,而是一泓月光,在眼眸中流动,在骨头里穿梭往来。

当梦把外延和内涵无限度扩展。想象着诗仙驾着一叶扁舟,把自身解放,投向天地间自由的怀抱中。

于是,你学会儿坐在船头,把愁绪撕成无数碎片,撒满江湖。

此刻,一阵琴声从远处飘来。哦,那是王维的《秋夜曲》,还是肖邦的《夜曲》?

携带流动的节拍。拍动着你的胸口,也拍响心之堤岸。

循着月光的乐声,凝神。侧耳。聆听——

一些音色像云霭,浓浓淡淡,忽飘忽舞;

有些音符像幽径,平平仄仄,或长或短。

哟,月光流泻之下,滑翔的回声,四处播撒。

置身于星月之夜的你,内心的隐秘找到流淌的河床;遥看天空漫无边际,仿佛灵光洞穿。

静夜多好。学会倾听。满天星月,似梦似醒。

是谁手挥五弦,拨弄月光的琴键,把夜弹响?


 

中国翰园碑林写意    

好大的一颗树啊!

一棵有根、有枝、有干、有叶、有花的树。

那根,是甲骨文、金文、大小篆书萌生的根须拉开的序幕;

那枝,是隶书、楷书、行书、草书等不同书体自由伸展和变化的枝丛;

那干,是每个不同时代的审美风尚与文化意蕴擎起的美学和树立的绰约风神;

那叶,是二王父子、欧褚颜柳、张颠狂素、苏黄米蔡……雄伟阵容的簇拥组合;

那花,是兰亭序、祭侄稿、黄州寒食诗帖等汗牛充栋的不朽碑帖名作的上下呼应、闪亮飘香……

走近这棵树,随意驻足,回眸顾盼,便能听到历代书家生命情调的微澜,读到那些源自灵魂起舞的回声。

这是一棵根深、枝繁、干壮、叶茂、花团锦簇的常青大树。

这是一棵会开花的艺术之树,笔情、韵味和墨香是这棵树的呼吸和气息。

这是一棵由神、气、骨、肉、血凝成的生命树。好比一个人,拥有自己的精神向度。

有人欣赏之时,这棵树开满花;无人发觉之时,这棵树照样开着花。

每一朵盛开的花,单独观赏是一种感受,与另一朵花放置一起,或与不同格调的花放在一起,会生成别样而全新的感受。

一棵树,就是一座翰园碑林,就是一种艺术形式的标志。

只因有了这棵树,才撩拔出一个民族的智慧、灵光和味蕾的芬芳。

其精神与万事万物息息相关,其命脉与儒道佛禅息息相通,并将五千年历史雄浑的心音尽情舒展,成为一代代人咀嚼不尽的万千气象。

——以上五章原载《诗歌月刊》2015年10月(下半月)


上一篇:清 关
下一篇:看海的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