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李毅台湾观选记7:拜會高雄市议会、與高雄公僕監督聯盟座談
作者:李毅  发布日期:2016-01-22 02:41:49  浏览次数:1242
分享到:

海峡两岸的相互隔膜,从地图就可以看出来。我在大陆买了两本大陆出版的《台湾省地图册》,和一张很大的《台湾省地图》,1:510000,中国地图出版社,2015年1月修订版。错误很大。台湾政区划分有些很大的变化,比如,台中市和台中县合并了,台北县变成了新北市,高雄市、台南县合并了,等等,这些台湾人认为十分重大的变化,大陆的地图都没有与时俱进。从台北沿着中山高,一路南下到高雄,地图上的错误,都一目了然。我在台湾最大的书店之一,买了一张很大的《中华民国全图》,1:6000000, 东北有五省,比如热河省,西南有西康省,没有海南省,包括外蒙古,包括11段线的整个南海。

这次有个遗憾,就是在罗致政竞选总部没能记笔记。罗致政,是蔡英文的一员大将。用大陆的话说,是民进党台北市委书记,这次也是立委参选人。1月12日,台湾观选的第二天,观选团拜会罗致政竞选总部,在新北市板桥区。罗致政出去拜票去了。罗致政的竞选总部的总干事,也出去活动了。接谈我们的,是罗致政的副总干事,江志宏,一个台湾培养的社会学博士,大学社会学教师,但他自己说,他的主要研究兴趣是台湾历史。竞选总部,就是一个二层楼的房子,很普通,很简陋,吵吵嚷嚷。我们坐在很简陋的桌凳上,江志宏站着说话。观选团,拜会了陆委会、海基会、国民党中央的豪华会客厅之后,一下来到这样的环境,很不习惯,都有些不耐烦,坐不住。江志宏讲了半个小时,我问了两、三个问题,观选团就出来了,我也没能记笔记。后来,我和其它团员议论,大家觉得,江志宏的说法,全面,系统,深入,绵里藏针,柔中有钢,难能可贵。未能记录,很遗憾。下面的内容是根据回忆补记的,不准确,遗漏很多。

先是江志宏介绍选举情况。讲了大约半个小时。台湾要选113个立委,其中有34席不分区政党席位,有291个政党竞选,实际上只有民进党、国民党、时代力量、亲民党、新党、台联党有希望选上。罗致政这个人多么优秀,留美博士出身,介绍罗致政的光辉历史和光辉形象。罗致政这个选区,有22万选民,只要有8万张票就可以当选。根据民调,罗致政早已胜券在握,不过根据选前十天起不许发布民调的法律,不方便说民调数据。罗致政如何深耕这个选区。如何拔桩、栽桩,护桩。这个选区有三个大姓,如何搞好与这三个大姓的关系。如何利用一切电子网络媒介手段,给罗致政拉票。等等,在一个黑板大的小投影上面,对照着投影,进行解说。有十余个服装统一的工作人员,大多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男男女女。其中一个女生,用电脑,给江志宏翻页。讲完后,江志宏问,有什么问题。

团长要副团长说。副团长:我们对选后的两岸关系,更感兴趣一些。大陆说九二共识是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我们关心,民进党对九二共识、两岸关系怎么处理。大陆的目标是统一。

江志宏: 我们对两岸关系的态度,就是看多数选民的态度,多数选民是什么态度,我们就是什么态度,至于大陆是什么态度,与我们关系不大。

李毅:我换个问法,民进党对两岸关系是什么看法?

江志宏:我是社会学博士,大学社会学教师,但我的兴趣主要在台湾历史的研究。建议大家了解一下台湾历史。台湾的历史,大约400年,是一个一个外来政权统治台湾的历史。作为一个台湾人很悲哀。民进党和台湾人民要用民主的方式当家做主。

李毅:不好意思,是我说话不清楚。我换个问法。两岸关系,是一个很现实的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如何蔡主席民进党当选后,坚决不承认九二共识,有没有考虑过战争的危险性。

江志宏:不会。美国和日本会允许大陆进攻台湾吗?有美国军队、日本军队在,大陆军队敢对台湾动武吗?不会。

在高雄1月15日本来有一整天的紧凑的观选活动安排。但多数观选团员认为观选活动从早忙到晚,没有旅游活动,不爽,要求取消在高雄的所有观选活动,去看阿里山、日月潭。我个人少数服从多数,不便说话。经团长与接待方协商,取消在高雄的活动,去日月潭。但后来接待方说,高雄市议会的活动,无法取消,因为已经说定了。一早去高雄市议会之前,团长还专门叮嘱,我们要去日月潭,时间很紧,在高雄市议会少说话,早点走。为了15日在高雄节省时间,14日晚上全团摸黑爬山去看了英国(或法国?)住打狗领事馆旧址,依山傍海,景象宏伟,令人留恋。高雄原名打狗,日据时期,日本人觉得打狗这个地名太俗,改为高雄。

高雄市议会是个只有十几年的新建筑。是高雄市、台南县合并后,在台南县议会的旧址上新建的,有点气势,与美国51个州的多数州议会大厦比,毫不逊色。我不善描述。有照片。照片都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市议会还专门在大门口打出大幅电子标语欢迎我团:“热烈欢迎海外学人选举观察团莅临指导”。市议会工作人员陪同参观、照相,安排会议室,送果盒。但这次座谈会的对象,是个民间团体,叫做“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台南,高雄,是绿营、民进党的大本营、铁票仓。高雄被绿营称为台湾的民主圣地。

公盟来了七个人,但只有四个人带了名片。陈铭彬,高雄市公民监督公仆联盟理事长。刘思龙,律师,曾任国代助理、立委助理、环保联盟台北分会办公室主任、台南产业总工会总干事等等社会职务。陈武璋,环保联盟高雄分会会长等等社会职务。简赫琳,联盟的学术顾问,文藻外语大学国际事务系助理教授。陈铭彬致欢迎辞,介绍在场诸位,然后请公盟执行长介绍情况,说执行长很忙,讲完马上就要走。他果然讲完就走了,没有拿到他的名片,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执行长用电脑,在大屏幕上,一边放投影,一边讲,讲得很快,我记录很慢。

执行长:公盟以监督市议会为主,以监督市政府为辅。以监督市议员的问政行为为主。是全台湾第一个同类组织,现在已有三、四个。是个NGO,非政府组织。2010年12月正式成立。主要做了八个方面的工作。1,市议员评鉴。评鉴市议员问政的表现。问政之外的事情,基本不管。现在,这个活动,已经上网了。一年评鉴两次,因为市议会一年有两个会期。2,要求市议会资讯透明化。要求市议会按时公布一些应该公布的事情。3,取消市议员配合金。这是市政府和市议会之间,府会之间的分赃政治。市议员,每年对市财政有1200万台币(一元人民币约等于五元台币)的支配权。经过几年的斗争,陈菊市长已经宣布取消议员配合金。4.抗议一个叫洪平郎的市议员,在盖议员服务处的时候,违章建筑。后来这个人落选了。5.监督高雄市政府的负债。高雄市政府负债累累,依靠赤字财政运转,长此以往,高雄市政府必将破产,(有具体数据,我未能记录下来)。经过公盟几年的努力,高雄市政府从2013年开始,正式发布执行了减少赤字的方案。6.监督市议会的预算。市议会自己审查自己的预算,乱花钱。经过监督,去年砍了8700万台币的市议会预算。7.促成“高雄市开放政府”。是个什么意思,我没能记录下来。8.监督“公职人员选举”。是个什么意思,我没能记录下来。

大约讲了半个小时。然后执行长说:对不起,我有急事,先走一步。就走了。

观选团副团长:我本人在加拿大参选过国会议员,两次参与组织省长选举,对西方民主很熟悉。选举的时候说好听的,选上后不守竞选诺言,很普遍。你们干得真好。你们的经费从哪里来?

陈铭彬:高雄是台湾的民主圣地。但台南很保守。我们这个组织,政治中立。我们不要政府一分钱,给钱也不要,拿了政府的钱,就无法监督政府。除了会员个人的会费之外,主要是团体捐款为主,有十几个团体捐款,如,工会,教师协会,环保团体,妇女团体,等等。募款很不容易。我们的活动,主要以义务工作为主。我是一个退休的教师。我们公盟的人不多,我们轻易不吸收人进来。

台湾的民主政治在衰退。选前讲好听的,选上之后四年,人民就没有办法。我们不管谁执政,我们就是要监督政府为人民办事。南部偏绿。高雄市议会民进党过半。民进党的市长陈菊声势很大。这对民主监督不是好事。高雄市过去每年政府赤字200--250亿,政府要破产,高雄过去全台人均负债最高。我们要监督议会,监督政府,要求政府资讯公开,我们召集大量志工,来评鉴市议员的表现。对任何政党,要使其不舞弊,人民就必须要监督。

因为事前团长说,为了去日月潭,大家在高雄市议会少说话,这时就没有人说话了。大概团长觉得座谈时间太短,我方无人说话,冷场不妥,就小声对我说:你提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提什么问题节省时间,事先毫无准备,就顺便把前两天问那个老头的问题重复了一下,想着这个问题很简单,几秒钟就能回答完。

李毅:选举政治,选上之后不兑现选举承诺,在全世界都是普遍现象,你们做的真好。你们都是义务劳动,按照大陆的说法,你们都是活雷锋。向你们致敬。大家都有一把年纪了,我问一个简单的小问题,蒋介石,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这五个时期,那个时期政府比较廉洁?

陈铭彬:五个时期,都不廉洁。国民党统治时期,长期舞弊。陈水扁个人不廉洁,但政府好一些,马英九个人廉洁,但政府不廉洁。(对刘思龙,你说一说。)

刘思龙:(慷慨陈词,语速很快,难以记录。)国民党是制度性腐败。蒋介石个人在全台有很多行馆。蒋介石把财政的60%,拿去准备反攻大陆。蒋经国时代,因为反攻大陆没有希望了,才把钱拿来搞经济建设。经济起飞,并不是蒋经国的功劳,蒋经国只不过是没有阻拦而已。李登辉搞全面民主化,为了选举,二十年来,国民党,动用党产,利用大公司的募款,长期大量贿选。陈水扁也收了大量大公司的捐款。马英九,是反动势力的复辟。(这是原话:马英九是反x势力的复辟。反革命势力复辟,还是反动势力复辟,没听清楚。)台湾通缉的一百多个罪犯,都躲在大陆。台湾的大财团横行两岸,回到台湾,是毒鱼返乡,大干坏事,甚至搞出有毒食品。马英九做的很烂。绝不能让当选官员上任之后玩四年。1996年后,从里长到总统,人民直选,四年一次。但选后,还是胡搞,没人能监督。民主政治,泼粪政治是好处,选举时两边都说对方坏,人民就知道双方有多坏,但选民选完就成了傻蛋,因为政府政治不透明。所以人民选后要监督。

副团长:我们关心选后两岸关系。会不会有危机?大陆要统一,台湾要和平。南部偏绿,偏向台独吗?中国现在经济世界第二,军事世界第三。诸位对选后两岸关系怎么看?

陈铭彬:台独在南部支持率高。但急独、急统的都是少数。第一台湾人怕死,第二台湾现在没有经济收拾。台湾现在已经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不需要再宣布台独,不希望战争。民进党执政,也不会宣布台独。所以有急独势力对民进党不满。台湾主权已经事实上独立,这种状况,二、三十年,三、四十年,都不可能改变。三、四十年之后,无论独立或统一,都应要台湾人民同意。年轻人,对急独、急统都不强烈。大陆如果逼统,就会刺激年轻人急独。(对刘思龙:你说一说。)

刘思龙:(慷慨陈词,语速很快,难以记录。)民主政治,就是本地人民决定自己的命运。大陆如果不尊重台湾人民的意见,台湾人民就会反对大陆。台湾人民认为马英九在加速统一,加上两岸财团压迫台湾人民,所以反对马英九。台湾的国名叫中华民国,但不代表大陆,不代表中国。台湾是否属于中国?不属于。台湾早已事实上独立。北京要统一,不可能。现在双方的生活方式、政治制度、思想方式,都是南辕北辙。本来都说是中国人。现在我们早就不说是中国人了,因为我们到了美国、日本,如果我们说是中国人,人家还以为我们是大陆人,我们不是大陆人,我们是台湾人。大陆拿飞弹对着台湾,想干什么?这严重伤害台湾人民的感情。有的台湾领导人(指连战)去北京看阅兵,严重伤害台湾人民的感情。这几年来,两岸之间的裂痕正在迅速扩大。。。。

刘思龙意犹未尽,还有很多话要说。观选团长赶紧插空说:对不起,我们要去日月潭,时间不够了。今天就到这里。谢谢你们。

然后是临别前照相。刚好刘思龙在我身边。我对刘思龙说:谢谢你,你今天说的很多话,对我教育很大。但我不同意你的一些说法。大陆如果确定和平统一完全没有希望,就有可能采用武力统一的方式。(我说话的时候,很和善,面带笑容,没有一点吵架的意思。)

刘思龙:大陆不敢。有美国军队、日本军队在,大陆不敢。

李毅:我们要上车了。今天没有时间讨论这个问题了。大陆军队现在这的有能力在台湾动武。而且,大陆军队现在真的有能力在台湾挡住美军、日军。(我说话的时候,很和善,面带笑容,没有一点吵架的意思。)

刘思龙:不会,大陆现在没有这个能力。即使将来大陆有这个能力,在这之前,美国就会武装台湾,把台湾变成另一个以色列。

刘思龙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吵架的意思,也很和善。有几个团员在旁边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观选团,也分为鸽派、中派、鹰派。上车后,一个鸽派团员大声给我提意见:李教授,你为什么要说动武的事情。这样说多不好。人家对我们这么好,你这样讲多么不礼貌。

李毅:这些人,有两面性。一方面,这些人,爱台湾,爱民主,爱人民,为监督政府,义务劳动,是活雷锋。另一方面,这些人中,有些人,是铁杆台独分子,是中国祖国统一大业的死敌。

日月潭在台湾中部偏南的地方。从高雄到日月潭,要三个多小时。到日月潭,在文武庙旁边一个高级饭馆,面对湖景,美餐一顿。日月潭,好山好水好地方。快速游览完日月潭,立即驱车北上回台北,要四个多小时。去看蔡英文的最后一场、也是最大的一场造势大会。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