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风情万种看悉尼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6-07-11 22:42:59  浏览次数:1498
分享到:

要说世界,就不能不说远方;让人爱这世界,我们才发现这世界的美。

作为一个负笈远行的学子,我曾于故国的乡村、城市生活过,青春的大部分时光曾留给那海滨山村、都市名城、校园风光,之后,我踏足澳洲,开始了新的里程,意想不到的是居然爱上了这里的花草树木、自然景观、四季风情……

我居住在悉尼。其实,初来乍到时,我忙于打工求学,并无心去领略悉尼的妙处。我以为抵达这里无非是从一个城市转移到另一个城市罢了,对传说中风情万种的大都会悉尼好像有点不太在乎,甚而产生一丝懊恼的感叹。尽管那鬼火般的霓虹灯闪动着它的媚眼,把五光十色的诱惑抛给了一种夜生活、一种时尚,并散发着浓厚的异国情调,让许许多多都市人在这变幻的灯影中找到了灵魂的栖息所。然而,我还是未能洞察到悉尼的真正风采。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我开始结识了不少的朋友。一位从内地到香港再移居悉尼十多年的华侨告诉我:如果你只是一个游客,短暂时光停留,相信难以领略悉尼的绝美,只要住下时间一长,你肯定会爱上悉尼,再也舍不得离开她!

是的,悉尼的风物本来就美,高度而现代的城市化格调与充满着浓郁田园气息风味的和谐统一,让整个城市越发令人赏心悦目。久居这里的人们无不赞叹:走南闯北,像悉尼这样的大都市真是鲜见!

悉尼是南半球首屈一指的天然海港城市,单是理想的冲浪海滩就拥有20多个,那卫星式的城市群体格局布满了红色屋顶与绿色花园,而且在不断向外延伸,虽然这是一个以商业与娱乐为主的大都会。当你漫步悉尼港,极目望去,尽是波光粼粼的湛蓝海水荡漾铺开,没有大洋中的惊涛骇浪,有的是敦厚温柔的显露,仿若大家闺秀的风华,更像一位富有教养的贵妇紧倚在澳洲这块新大陆的臂弯中,委婉深情而又气象万千。

春天来临的悉尼,韵味无穷,像有不竭的流泉,清爽而透彻,令我感受不尽。我曾躺在绿草如茵的公园慢慢咀嚼书香,任风取走一些小小的秘密,并在春风和煦的Darling Harbour(达令港)吹皱我溢满的愁思与心事。那满街涌簇着蓝眼睛、黑眼睛的各色人潮,让整个世界的资讯“硅谷”,汇集着康乃馨与葡萄酒,芬芳了流浪的日子,激发着我在异国拼搏的梦想与希望。唐人街上的南腔北调,华语英语德语希腊语此起彼伏的声浪,夹揉着各种杂音,弹奏着多姿多彩的旋律。所有这些,让我不禁学会悠然自得地轻擦而过,并在人流与自然的怀抱里获得一份好心情。

进入夏季的腹地,我喜欢悉尼那充满动感的丰姿,她向人们展露的是满腔的热情与勃勃的生机,这时,你不必伪装,大可身穿T恤衫宽短裤或光着脚丫去贴近自然,抑或随心所欲地走到大街马路上;你可以大肆展开素面朝天的容颜,毫无做作地放声歌唱,以青春的动感去释放那分真实。炎热有时会叫人心浮气躁,但悉尼的凉爽依然使人完全可以放飞久已绷紧的心弦。瞧!那百卉争艳的大小公园,彩蝶、蜜蜂、蜻蜓纷纷迷醉花间,在阳光下生长的桉树林显得高大恢宏,盛开的桅子花与含苞的茉莉花在枝头会心地窃笑,更倍增了一抹妩媚一份灿然。

当我走进悉尼秋季的氛围,我最喜欢去品味这里的黄昏。偶尔会同友人驱车奔驰在高速公路上,在黄昏中去感受一种虚虚实实、忽明忽暗的景色,仿佛体会着李商隐在黄昏“驱车登古原”似的,然后走进王维《桃源行》那“遥看一处攒云树,近入千家散花竹”的意境,真正体悟到所谓的风情万种的含义。置身此情此景,会让人品味着活在这个特殊时空的美好,进而更博大地去爱草、爱树、爱人,爱这个世界。难怪澳洲开埠初叶,西方人会觊觎并视这里为人间乐土和淘金天堂。若然如此,那么我真为自己当年学会选择奔赴这个城市留学而庆幸,也为自己之后能定居于斯、定居在这个美丽的国度而窃喜。也许,这里算是我理想中的桃花源吧。

悉尼的冬天也别有一番特色,时常吹奏一支无声而动听的歌。有时坐看云雾涌起,无声无息,倏然远近一片模糊起来。风,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在城市的边缘,有时轻轻低唱,宛如浪漫多情的少女,有时疯狂地摇滚,又如劲舞歌星,姿态生动且轻俏。我尤喜欢在冬日插花弄草,澳洲四季开花,而且澳洲人偏爱蓝色花朵,有一种叫飞燕草(delphinium)的顿成时髦的插花植物。其实飞燕草除蓝色外,还呈黄、白、紫色,异彩缤纷。另外,深冬开放的腊梅,还有冬春之际盛开的水仙、风信子、小苍兰,相当亮丽迷人,娇艳欲滴,无不让人为之心动。当你在满目萧瑟的冬园里采摘这些花插进瓶中,心情自然轻松温馨了不少……

翻读四季,迎送日月,在这个世界上,极致其实本不存在。悉尼,也有其不光彩的一面,贩毒走私团伙时有出笼,大小赌场撕声力喝的搏杀,偶有种族歧视的抬头,又是有名的同性恋集中的地方,这些都丝毫无法掩饰其光华。她固然没有纽约的珠光宝气、没有巴黎的豪华气派、没有伦敦的绅士风度,但在一片旖旎的风光水色中,却显得天真无邪,仿佛神话中断臂的维纳斯女神,自有其风韵与神采,且又能在世界的视野里长袖善舞(二千年奥运会圣火不就在这里点燃吗?),令人为之欣然神往,油然生发一种莫可名状的炽热情怀。


上一篇:鼠屎治病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