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遥忆南大汉口路的馄饨小店
作者:崔少元  发布日期:2016-08-14 21:18:58  浏览次数:1804
分享到:

人生最艰辛的时刻不一定是物质最匮乏的那一个阶段——遥忆南大汉口路的馄饨小店: huntun.jpg

星期天早上,朋友从南京发来一张馄饨的照片,意在馋我,让我怀旧。

上个世纪的96年—99年我在南京大学读全脱产的研究生,当时每月的助学金为248元人民币 ,大家自嘲连当个二百五都不够。

当年的生活来源主要有4部分:1)助学金 、奖学金;2)第一年、第二年每周上几节课,第三年因为做论文就停下来了;3)偶尔的稿费,给《译林》杂志社不定期的读稿费;4)夫人的救济;

上学期间的主要花费则为:1)日常生活 ;2)买书 ;3)一年寒暑假2次、中间一次往返西安的路费和给夫人买小礼物的费用 ,当时南京-西安的单程学生硬座票93元,20个小时好像挺值得的;4)打电话的磁卡费,一张20元的磁卡够2周用;

那3年的读书生活若用英语的一个成语来描述就是 It is hard to make two ends meet, 入不敷出啊!

20年后的今天依然记得当初在南大上学期间最最奢侈的一件事就是: 冬天的晚上,从南大北苑的大教室或图书馆下自习后能在南大汉口路校门口的小吃店食得一碗热馄饨。1.1元一碗的馄 cui8.jpg 饨配以鸡汤、虾皮和榨菜既可以驱寒又可以填饱肚子。当然了,这种待遇也只能在冬季才能得以享用。夏天的晚上我下自习后每每路过那家馄饨店时嘴里、喉咙里闻到飘来阵阵的香吻时会显得有些不争气[流泪][流泪][流泪]......

几年前路过南京,我当年教过的一位研究生事业家庭均有成,十分好客地请我在南京1917 民国一条街上的某个酒吧喝一杯120元的巴西啤酒时,我感到太奢侈了,竟然思想来了小差,十分小家子的气在算那么多钱足可以吃上100多碗的馄饨了,一个冬季的90几天的夜宵不用愁了[调皮][调皮][调皮]

年轻时候读过史铁生写的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张贤亮的《绿化树》和路遥的《在困难的日子里》,书里面都有对饥饿的描述,但那些只是一种肉体的记忆,其实算不了什么的。

一个人的贫穷也许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贫穷,即没有了信念,没有了追求,没有了亲情,没有了家庭.....

2016年8月14日下午写于悉尼 Carlingford Bowling Club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