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散文诗五章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6-11-22 18:31:17  浏览次数:1052
分享到:

一棵移植的树

一棵青葱的树,从一个半球移植到另一半球。根须蔓延,在不同的土壤;枝丫伸展,在不同的天空。

它将疏影横钭在光的缝隙中,任身后陌生的风雨,抖落满身的迷茫和浮尘,与时间构成交叉和融合。然后,承受着另一种阳光、露水或月光,像进行一次革命性的庄严洗礼。

一棵移植的树,生长的过程就是一种生活。它有时孤单,有时芳菲,或静,或动。它迎风飞舞的枝蔓,在彼岸悄悄地散发着体温。

当回忆在空中驰闪而过,上空开阔一片蔚蓝的情愫,仿佛绵延成一条曲折迷离的岸。

当海风撩响天边的云彩,我分明看见,那是树影随风飘舞的裙裾,或如一面经幡,掀动满天霓霞。哪怕苍天寂寥,星月暗淡,它也不愿让自己沉没于虚无。

一棵移植的树,以沉静的姿态立于岸上,自然,从容,满怀渴望,近乎决绝。或清晰或朦胧,俨若一道风景。不愿萧瑟,不仅守望,只为自由地生长和呼吸。

它用深情的目光,迎迓每一个黄昏或黎明。驱使我张开的双眼,如两盏燃醒的探照灯,试图探悉它生命的海拔。

然而,它始终默然无语,影影绰绰,仿佛是氤氲的一团梦。

在遥远的彼岸,它张开着树阴,像柔情慢板,随日升伴日落,缓缓地滑入夜幕之中。有时飘舞着几片落叶,如一串梵音,与时光的拔节声遥相呼应,把季节打造成一幅凄美的画图。

一棵树的移位,迷乱我多年涨满期待的目光,多么像一支缥渺的歌,让寂寞的枝叶次第翩飞灵性的翅膀,让漂泊的孤魂托起忧伤在云梦中涅槃。

倾听这棵树的回声,存一份情结;遥想这棵树的图影,似一种传说。当一场暴风雨意外袭来,我双手合十,心中只燃一炷香,默默为之祷祝。

此刻,窗外春雨绵绵。俨若一场暧昧,淅淅沥沥。往事渐渐从心底浮泛,依稀模糊,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背影晃来晃去。骤然想起,一棵树正独守寂寞,任流散的时光一次次把生命提升,抑或煎熬。

一棵生命树,从一个空间移居到另一个空间。树影像它的名字,令我充满绿色的幻想。

循着它的影像,我看到,在异乡,它始终抱紧双肩,抵御风雨寒流的侵蚀;在彼岸,它呈现出最美的青葱,用绿意把苍凉覆盖。

它依然孤独地生长着,恣意伸展着生命的枝条。纵有心事千千结,唯有无奈地把一棵树心分成两半,一半在摇曳中指向它的原生点,一半在风尘中伸向未知的愿景。当它在另一片新土扎下根来,承受着日复一日的磨损,它能否重回生命的原乡?

在新的时空自由呼吸和伸展,是一种美的感觉,也是一种美的疼痛。许多东西一旦领略之后,随之又在幻影里渐渐消逝。

一棵移植的树,一个漂移的生命体。从开始寻找新的生长点直到最后枯萎寂然,漫长而又短暂,注满命定的渊薮。

而我,在一棵树的移植中,体味到生命的青翠与苦涩,美丽与沧桑,神圣与孤寂。

原载《中国散文诗人》微信平台2016年10月24日

时间的蹄声

一  

时间的达达蹄声不息奔跑,

在我们来去匆匆的路上渐行渐远。

我们无从抵御,或者回避。

但流动的时间,是有弹性的。

一旦我们自如地紧攥它的缰绳,会变得

富有节律,舒缓而顺畅。

二  

我们是骑马的主人。向东或向西,朝南或朝北,方向掌握在我们的手中。

在现实铺开的路上,穿行在时空交织的坐标轴上,我们起码拥有三种指向——

往前回溯,伸延到那些看不见的前尘往事;

往后前瞻,行进在尚未定型的未来图景中。

在前与后的夹缝间,呈现出此在的,或属于今天的秩序。然后

守望,等待,轮回,通往永生的道路。

我们只是过客,不是归人。路途尽管如此遥远。

三  

我不止一次地臆想,应如何表达对时间的体味。

当我已渐渐习惯于平静淡然的生活,

当一个又一个的季节抛到身后,

并在内心激扬起风暴。

无法停住的步伐,让我倾心于艺术中的时光。

凝望大地的沧桑,仰观苍穹的辽阔;

注视无边的寂寞,星河沉降的声音。

铺开稿纸,时间便在艺术中、在文字中逶迤行走。

这种方式,可以驱使我们进入更为古老而悠久的地带,

或者,旋舞在旷古洪荒里与风解语,与神灵对话。

四  

面对线性的,抑或立体的时间,

也许我尚未理解蹄声的向度,更无法深刻解读其内涵。

然而,无论置身于何时何地,我只想——

用一首珍重的诗歌留住激情,就像穿过大地的哒哒蹄声,

去连接现实与梦想构筑的另一个世界。

 以一种诗意的姿态谛听,心灵之路上达达的马蹄

跨越栏栅的回声。持久而恒远。不愿停息。

让我突然像一条弹簧,迅捷

从地上弹跃而起。

 屏住气息。倾听。回眸。

仿佛看到破碎的历史镜像,连同幽远的梦境,

如同打开的幻灯片,随时变化,化身万千。

恍然顿悟:时间原来并不比空气重。

有时像阵风拂过;有时石头般顽固。

蹄声在延续中隐约传来,自然而然。

那是属于永恒的流动,经历,或者存在。

原载《中国散文诗人》微信平台2016年11月13日

一个奇妙的字(外二章)

这个字,或者说这个词,极为神秘极富传奇极具魅力,甚至隐显某种宗教气味。

每个人都有权利享有这个字。因为这个字,令人辗转反侧,常常夜不能寐。

领会。把握。想吃透这个字的内涵,难度尤大,甚至要穷尽一生的精力。

于是,学着反复书写。好像被某种磁力牵引,带着一种美的愿望结构布局,企冀渐入胜境。

就这样,以手指代笔,以心壁为砚,以体内的清澈研墨,甚或饱蘸骨血的温度,铺开大地赤裸的辽阔为纸,投入巨大情感体验尽情挥写。

多想在经意或不经意间写好这个字,多想用尽积蓄的才气和力气把这个字写成极致。

但始终未能尽如人意,有时适得其反,甚至徒劳无功。

得与失、希望与绝望,常常在时间的锅碗瓢盆里摇晃……

肉身在火焰上持续蒸发。生命中难以承受之轻,有突如其来的灵光洞穿而过。

或如醍醐灌顶,淋湿体内自由飞翔的双翼。腾挪跌宕。

禅定下来。学会安然平静,学会调动多元的书写方式——

选择用楷体波磔运笔,固然瘦硬刚健,神气充腴,方正庄重,只感觉缺乏一缕浪漫气息;

选择用篆体点线勾勒,如煌煌金文,具金石味道,但现代人大多读不懂,唯有孤芳自赏;

选择用行书笔法,似有二王风规,露出欣然微笑,确实圆润有余,却流于媚俗;

选择用隶书状写,可谓风神可餐,流光泛彩,仿佛整齐排列的竖琴,等候春风协奏;

选择用草意而为,若笔走龙蛇,天马行空,似在向尘世表达心性的自由洒脱,但常常独往独来。

读这个字时,像捧读着一颗心;写这个字时,像默写一部心经。

写成简体字,分明是草率的,因为看不到藏在内里的心魂;

写成繁体字,心确是在了,但要达到形神兼备,谈何容易?

一切源自于心。心,可以容纳一切。心在,一切自然在。

当心在高处,可能是另一种深渊。高不可攀又深不可测。

天启神示。只有圣水沐浴过的手,才能把人间的至爱写上天堂。

世间有情。置身其中,人心是一幅斑驳陆离的抽象画。

为爱涅槃。大爱无垠。

湖边写意

一只鹭鸟凌空飞过,慢慢的变成为一个点,然后消失在都市延伸的视野里。

两只比翼双飞的鹭鸟亦然。

随之,一群人字形排行的雁阵从头顶掠过,慢慢的也变成为一个点,然后消失在视野里……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然而,天空依旧是天空。

午后阳光滑翔的线条渐次凸显,远处的楼群和山峰变得若隐若现。

坐在湖畔的木椅上,读着一面静得出奇的湖水,以为水是静卧的。其实,水一直在流动,只是肉眼不易察觉。

当一缕风倏然吹拂而至,从湖面泛起的皱纹里,感受到水的绵延,正如思绪在漫游……

从有到无的消失,从静到动的蜿蜒,方知天地自然的变化无常,有其自身运行的方式。或许,这就是哲学上所谓的“规律”。

一个人端坐在春天的湖畔,张开的感觉似乎能触摸到一切,又似乎什么也触摸不着。思想的流程忽左忽右,时上时下,闪闪烁烁。

猛然抬眼,对面稀疏的绿树林间,一阵叽叽喳喳的鸟语,伴着缕缕花草的异香依稀传来。

我仿佛从梦中惊醒,起身伸了伸懒腰,绕着湖畔兜起风来。然后,沿着心灵的指向,信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直面暴风雨

七月流火。一阵强台风突如其来,横加肆虐。随之铺天盖地掀起一场暴风雨。

这是东南滨海地带最丑最残忍的风景。类似一场罕见的身体暴力,给大地带来一种破坏性的伤痛。

自然的气力,非人力可以比拟。一切似乎都无可阻挡,唯有顺其自然。

心忧。烦闷。躲进小楼,任凭风雨,只是呼吸都快窒息了。

窗外。风在吼叫,雨在狂舞。

一种凄厉的怪声,如同一群发疯的海狮,从海面上飞窜而至,没头没尾的。直捣山川,撞进市区。

路旁的树木被吹弯了,落叶残枝浩荡。大地呈现一片无序纷乱状。

平日街道上拥挤的人潮,忽然消失在视线之外。马路上冷冷清清,只见三三两两的车辆,在风雨中惊慌直驰。或许,车主们正在寻找开往回家的途中……

风雨猛烈,地动天摇。一如季节扯天扯地时,发出崩裂之声,令人颤栗。

回避,有时是最佳的选择;退让,或许是一种明智的策略。

我看见,这狂暴吹打的风雨,分明是一头肆意乱舞的恶魔,故意跟我们捣蛋,并且向不会躲闪的事物或会躲闪的人们砸去。

然而,疯狂只可逞能一时,就像一天很快会过去。不是吗?这作孽的风雨很快就会结束。

我知道,更多的人喜欢怡然安详地生活,哪怕在阳光下漂泊,哪怕红尘滚滚,满身疲惫。

有日子总会有风雨。无论狂风骤雨,还是和风细雨,重要的是学会安然地面对或迎接。

我的灵肉沾满尘埃,但我一如既往,照样动情地爱着这个世界,照样平静地放牧每一寸时光。

原载《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微信平台2016年10月31日


上一篇:被污染的生命
下一篇:富贵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