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喜欢“五美”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7-01-07 19:51:18  浏览次数:1244
分享到:

洞穿岁月,用时空交织的经纬捕捞希望,人生的过程其实就是对美与梦的寻找。正如没有梦的熏染,生活是乏味的,没有美的映照,生命可能是暗淡的。为了驱动人生走向更加理想境界的新天地,我喜欢用五种美来观照或打扮每一个日子。何谓“五美”?容我略带上审美的审视方式,如数家珍地述说自己为什么喜欢。

其一是美食。先哲有云:民以食为天。这并非真理,却颇有说服力。《吕氏春秋·本味篇》记载:中国第一个哲学家厨师伊尹,曾以至味说汤,把最伟大的统治哲学讲成惹人垂涎的食谱。如果说,西方人重玩好游,那么国人应是注重于美食。瞧,我们的民族,举国上下,海内海外,莫不以讲究美食为荣。因而,放眼泱泱神州,乃至五洲四海,只要有街有市,酒家食肆堪称满眼风光,甚或成为一道迷人的风景线,无论是各种风味小吃应有尽有的美食街,还是走三步就能见到中式酒楼餐馆的(海外)唐人街。有时漫步其中,真的很庆幸自己生为中国人的那份自豪感,因为一个懂得制作并欣赏美食的民族,肯定是一个勤劳智慧又深谙享乐的民族。这种与生俱来的文化基因,让我豁然读懂了人之所以存在和生活的蕴含。作为一个文化人,钟情于美食,学会品尝天南地北的各种风味佳肴,本身就是对吃文化的一种美好领略,只要不是铺张浪费或饕餮天物。钱锺书先生在《吃饭》一文中曾说,完美的人格,“一以贯之”的“吾道”,统治尽善的国家,不仅要和谐得像音乐,也该把烹饪的调和悬为理想。因为可口好吃的菜肴还是值得赞美的。的确,有滋有味的美食,不仅色香味俱全,而且有益身心,何乐而不为之?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于是,无论身在何处,我总感觉常常被美食珍馐所陶醉的人是有福的。况且,所谓生活,应该是生存加上快活。生活于德国的马克思深有感触地说过,人们只有吃穿住基本满足了,才能从事一切艺术活动。这是他所谓的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的哲学观。可见,吃或者美食是始于生命降生时最初的憧憬,能让人生畅活;我们的精神,也许只有在它的色香味中才能获取最本真的情趣。

其二是美文。对于一个读书人,或者称地道的书生,阅读无疑是一种享受,遇上好的诗文华章更是一种美的享受,甚至可以获得一次心灵共鸣与思想升华的过程。因此,有了嗜好美食的欲求,品读美文则更成为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究其源在于好的诗文实在难以幸会,堪称只可遇而不可求,即便是中外文化长廊中那些披沙漉金、千挑万选而公认为经典的名篇,也不完全适应于每个人。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选择和趣味,自然的这与个人的成长阅历、生命体验、学养素质、品位性情等因素有关。喜欢美文由来已久,无论是过去或现在。因为个人的情感世界里总有一种期望视野,就是企冀能分享到别人对这个世界、对生命和生活的理解、感受和想象,即渴望着情感的或心灵的交流。尤其是在物欲横流中,当那些凝结着人类情感的、充满美感的形式呈现在我的面前,当张开的心弦被某种心灵世界外化的力量拨动时,正是它给我们留存了在时间无尽流逝中生命里细小却丰盈的记忆,并且获得内心的自足,甚至在超拔中进入天人合一、物我相忘的境地。意识到这种妙处,我常常从自己的越来越紧张的生活中抽出点滴时间,去领略那些在时间的长河中释放着恒久光彩的生命,去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从而获得一份宁静与慰怀,也获得了自由的喜悦与内在的快感。

其三是美景。何谓“美景”?在我的理解中,美景中应包涵人、事、物,美人、美事、美物皆可成为一道美的风景线。子曰:食色性也。对于男性而言,能找到或拥有一位红颜知己的美人儿陪伴左右,一起品尝美食,欣赏美文,何等惬意!难怪乎古人有“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浪漫情趣。所谓秀色可餐,个中滋味不言而喻。对于女性,有俊彦美男相知相许,何尝不是美滋滋的。然而,滚滚红尘里,难得意中人。一生中以“爱、美、自由”作为理想而执著追求的现代诗人徐志摩,在谈笑之间与他挚爱的朋友,尤其他钟爱的女性之间演绎的绝妙的生死之恋,可见男女相悦,乃人性之大本。当然,人生的过程是由无数的故事情节连缀的,故事多而且精彩迷人者是有福的,故事少而且乏味无趣者是悲哀的。瞧,那些千古风流集于一身的英雄豪杰,即使早已灰飞烟灭,却因为非凡的经历和故事,凭添了几多色彩、几多豪情、几多壮美。纵情天地在传奇、浪漫的生涯中呈现的美丽故事,的确是生命流程中的另一道风景。诚然,美的风物和环境同样是人生美景的重要组成部分。宁可食无鱼,不可居无竹。一个人如果能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自己精心营造的美景中,譬如拥有一座可以容纳肉身的居所,或置身于美的生态环境中,坐看潮涨潮汐,闲观花开花落,多么富有诗意。如是,便可从容自如、悠然自得地放牧人生。果真如此,方能进入“静观万物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的意境中,或如海德格尔所说的“诗意地栖居”。作为一个有血有肉、重情任性的存在的个体,我的确心驰神往这样的美景。

其四是美酒。缘何喜欢美酒,这与个人的情性与爱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养成的?有时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或许,从青少年时代开始就沉醉于诗歌、书法艺术的滋养,深知酒自产生以来一直是骚人墨客笔下的宠儿,足以当作情感的载体,寄托精神,宣泄意绪,或伴随着人的喜怒哀乐,渗透到日常生息活动之中。自古至今,酒的风情神韵的确令许多王卿贵族、布衣庶士、文人墨客为之陶醉,为之吟咏;尤其在书画诗词中无不飘逸着酒的香气和美味。“李白斗酒诗百篇”,让我对酒产生莫名的兴趣。“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原来,酒乃天地之尤物,能滋润和刺激人的心神,使之产生莫可名状的变化,让人之言行超乎寻常。翻开中国文化史,特别是诗人,大多与酒结下不解之缘。太白的举杯邀明月的浪漫情怀;杜甫的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陆游的一饮五百年,一醉三千秋;苏轼的把酒问青天;陶潜的独酌东篱下;曹操的对酒当歌……他们不仅喜欢饮酒,而且酒助诗兴,以酒抒怀,写下了诸多流传千古的名篇佳句。至于书法家借助酒力,喷发激情,挥洒自如的“醉笔书法”,如张旭醉后狂草,臻于神品的佳境。所有这些,无不证明,畅饮美酒是一种精神享乐和文化游戏。可谓:杯中包容世间万象,笔底缤纷万千色彩。或许,这就是中国酒文化的精致处和蕴藉处。其实,面对一壶美酒,要学会能饮、能品甚至能论并非易事,这同样是一门颇见功夫的学问。酒事千载,酒香万代,尽显风流,显示了酒寓于文化寓于生活的独特的价值和魅力。也因此,我常常沉迷于其中,像先贤们一样把酒斟进美妙的神话和民间传说中,甚至用酒来刺激自己的灵感和潜藏于体内的激情基因。每当那打开的美酒弥溢的芬芳扑鼻而来,禁不住心生滋润,一旦咂上三杯两盏,再驱动走笔,似有神助,笔下自然就风生水起了……

其五是美缘。说“缘”之美,怎一个缘字了得。缘的汉语读音为YUAN,与圆、元同音。因而,这里有三层意思,除了美缘外,尚有美圆、美元之意。先说美缘吧。存活在世,人与人之间彼此能相逢相知、或者相亲相爱,其实是机遇巧合的注定,冥冥之中似乎早已安排好的。的确,能相识就是缘。我们无须为此刻意去找到一个合理的注释,因为缘是生命中的或然也是必然。走在路上的我们,其实都是来去匆匆的过客。聚散皆是缘,离别总关情。是故,珍惜并拥有这份缘,就是人生中一种最美好的报偿和最美丽的情结。如果一个人的心中有许多解不开的结,如果生存的压力和难以承受的孤独过于苦涩,美缘就是最好的润滑剂。而美圆,指的是一种美丽的圆满或团圆,能让置身于其中的每个人充满明媚的光彩,一旦深深地陶醉于这样的情景,同样能感化你的精神,让情感轻颤如歌。一个人无论在月光下走出多远,总无法走出关怀你的目光。圆是一种风景,缺也是一种风景。时圆时缺,便构成为完美。在现实生活中,不管阴晴圆缺,只要能团聚就是一种圆满。然而,欢聚总是短暂的,分别才是长久的纪念。能拥有这样诗意的过程,便是一种莫大的幸福。至于第三层意思——美元,乃指我们在生活中最好有足够的钱。尽管金钱不是万能,但没钱万万不能。贫困的年代,是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谈股论金的年代,是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尤其是人类进入知识经济(文明)的时代。以上云云,有人可能认为很俗气。其实,这种观念在今天未免不合时宜。试想,购房买车、出门旅游、请客吃饭、茶米油盐等等,如果口袋疲软,终究办不成事。传统士大夫避谈经商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我看来,今天的知识分子应把致富发财当成一件光荣正确的头等大事。某青年作家曾写过一篇发人深醒的佳作《我爱美元》,多么直截了当。或许只有这样,现实中难以背负的沉重的生存窘迫方能得到缓解。诚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人说,平平淡淡才是真。话虽有理,但只有经历过绚烂与辉煌的人才有资格这样说,如果连平常的日子都过不好或无法过的人,说平淡才是真,可能会给人一种自欺欺人的感觉。认真说来,人世间最平淡的事情是生活,最不平淡的事情也是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这便是人对自己生活的注释,也是对生活自身的注释。我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我把自己对生活的体味用“五美”来描述或注释。但说到底,生活是无须注释的,也难以注释,因为任何描述和注释,面对丰富多彩的生活都显得苍白无力。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以上的絮叨就姑且作为对自我生活的一种感知或思考吧。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