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研讨

学术研讨

李毅上海社联演讲每年4000万20年解决户口问题
作者:李毅  发布日期:2017-03-19 14:43:43  浏览次数:1050
分享到:

尊敬的许明主编、王海良所长、戴晓波主任,尊敬的各位沪上著名学者,

我今天讲的内容,已于上周2月17日,在《上海大学社科论坛第一七七期》,以《当代中国社会发展战略》为题,做过演讲。我今天的主要结论,就是要每年把4000万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用20年时间完成中国的城镇化。只要每年转移4000万,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就可以从目前破七回到每年10%以上,就可以真正实现大众创新、万众创业。

我认为,当今中国,内政外交国防,发展改革开放,无数矛盾错综复杂,但有三大主要矛盾:经济转型,放开户口,官员财产公示。其中解决户口问题最为急迫。见李毅《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3月4日文章《新形势下的中国社会变革三部曲》。见李毅选集第一卷《中国复兴大战略》https://www.langlang.cc/16533947.htm 第20-21页文章《中国改革大战略的三个主要方面》。今天,根据新的数据,我把过去的观点,再重复说一遍。

今日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我认为,就是当今中国户口制度(及与之相连的分省市高考制度、按户口买房、按户口摇号买车、按户口社保等等制度),与当今中国人口只有36.5%的城镇户口、还有63.5%的农村户口、城市之间户口不能流动之间的矛盾。当今中国2015年,只有9200万农业劳动力,却有近九亿中国人是农村户口,北上广深之间户口都不能流动,匪夷所思,荒谬之至,危害巨大。

今后十年到三十年,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大趋势,简单说来,就是必须要把八亿农村户口的中国人,离土离乡,村转居,转为城镇户口。这个中国社会历史大趋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如果每年转移1000万农村户口成为城镇户口,要转80年。如果每年2000万,要转40年。如果每年4000万,要转20年。如果每年8000万,十年就能完成。我认为,废除分省市高考、恢复全国统一高考,加速户口制度改革,每年转4000万,切实可行,二十年可以完成中国的村转居,完成中国的城镇化。

今天我分四个部分汇报。第一,就如何解决当今中国社会这个主要矛盾,我过去的调查研究结果。第二,今年过年后走访几个村庄的情况。第三,学习李培林最近提出的五个问题。第四,每年转移4000万农村户口成为城市户口,用20年解决彻底解决中国的村转居问题、户口问题、城镇化问题。

一. 过去的调查研究结果

如何解决户口这个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2015年之前五、六年,我做了一些农村调查和城市调查,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包括新疆、西藏、青海。调查研究的结果,2015年,收入李毅选集第一卷,https://www.langlang.cc/16537.m,《海外建言:中国复兴大战略》,九州出版社。集中在一篇几万字的系列文章:《中国城镇化大战略》。请允许我引用几段这个几万字长文的开篇和结尾:

2020年之后,中国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城镇社会?我认为,大体说来,要建立这样一个城镇社会:完成户口改革,中国城镇人口自由流动。中国人生来就享受国家免费义务小学教育、初中教育、高中教育。相对贫困家庭的孩子,可以在学校吃一顿免费午餐。发放全国统一的最低养老金。发放全国统一的最低失业救济金。发放全国统一的城市低保。统一全国的最低工资标准。建立全国统一的最低医疗保障。对全国城镇资方和全国城镇劳动者,在工资中强制扣除收取最低社会保险费用,包括最低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职工可自愿选择。在所有大中城市,都有数量足够的廉租房,买不起房的,可以租房。高考没有户口限制,找工作没有户口限制,买房没有户口限制,上车牌没有户口限制,车辆行驶没有车牌地域限制、没有车号限制。全国大城市,特别是16个500万人口以上大城市,努力接受双语教育的少数民族、特别是维族、藏族大专以上毕业生工作、落户。

(李毅选集第一卷《海外建言:中国复兴大战略》,https://www.langlang.cc/16533947.htm 第46-47页。)

目前不敢开放16个500万人口以上大城市户口的一个重要原因,甚至首要原因,是这些大城市极不合理地占有极大的教育资源优势。相当一些人,赖在大城市,想挤进大城市,并不是为了干事业,而是为了给下一代抢一个好的教育资源优势。必须坚决尽快消灭大城市的教育资源优势。为了建立一个尽可能公平公正的社会,为了教育公平,为了给国家延揽人才,建议国家按时在2020年普及高中教育,尽快取消各省市高考,尽快恢复全国统一高考,在此基础上尽快建立学士、硕士、博士三大国家奖学金。

(李毅选集第一卷《海外建言:中国复兴大战略》,https://www.langlang.cc/16533947.htm 第61页。)

   我认为,从2020年开始,不仅基础(最低)养老金要全国统筹。基础(最低)失业救济金、基础(最低)低保金、基本(最低)医疗保险,都应该全国统筹。要建立全国一致的最低工资标准、废除各地不同的最低工资标准。要对全国企业、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全国职工强制收取养老、失业、低保、医疗基础(最低)保险金。五条最低线全国统筹、全国一致、全国统一。

总之,只要在全国范围内基本统一这五条线,中国就会和美国一样,多数人不愿意去大城市生活工作,特别是不愿意去大城市中心区生活工作。《世行报告》第5章“改革战略”的第一节,也建议由中央来统一这五条线(第33页)。《世行报告》第7章的标题是“改革户口、社会服务、劳动力市场机构”,明确提出,在改革户口过程中,医疗、教育、养老、低保,等等社会服务,最终都要做到全国统筹。我以为,最终全国统筹,操作性不强。我以为,在2020年之后,只需要5到10年的时间,在最初阶段,就可以完成五条线全国统筹,这样大有利于中国2020到2050的城镇化过程。

(李毅选集第一卷《海外建言:中国复兴大战略》,https://www.langlang.cc/16533947.htm  第65-67页。)

我认为,就长远讲,从2020年到2050年,中国农村,很多村庄,要进镇平村,平村还耕。随着户口制度的改革,随着农民工人化、市民化的加速,随着中国城镇化的发展,农村户口的人口要从现在接近九亿下降到2050年只有一亿左右。这一亿人,住在哪里呢?如果设想一下,多数应该住在20000个左右的建制镇里,平均每镇5000人左右。现在的多数村庄,到2050年,要推平,要还耕。

(李毅选集第一卷《海外建言:中国复兴大战略》,https://www.langlang.cc/16533947.htm第78页。)

大城市,特别是国际大都市的中心区,是国家和民族的大脑和心脏,是世界的中心,是服务中心,是创新中心,是管理中心,是总部经济中心,是金融中心,是研发中心,是出版中心,是培训中心,是发展生产力的中心,是变革生产关系的中心,是承载经济基础的中心,是运作上层建筑的中心,是创新意识形态的中心。城市中心区是上班的地方,不是教育中小学生的地方,不是享受社会保障的地方,不是养老的地方,不是适于人居的地方。美国富人80年前大多从城市中心区迁移出去了,中产阶级60年前大多从城市中心区迁移出去了。现在住在美国城市中心区的,大多是收入低的、在郊区买不起房子的穷人。多数富人开会的时候才到城市中心区来。多数中产阶级上班的时候才到城市中心区来。

世界大公司,多数需要把总部放在一个世界大都市。比如,波音公司,总部和生产车间一直都在西雅图。为了和空客竞争,美国解散了麦道,把民用部分并入波音,把军用部分并入洛克希德。西雅图本身就是一个世界都市,但和波音新的世界地位相比,还不够大,波音考虑把总部搬迁一下,纽约、洛杉矶、芝加哥都抢,最后芝加哥市长戴利因为大权在握,开出了最优惠的条件,波音总部就从西雅图迁到了芝加哥,虽然生产车间全部都还在西雅图。波音总部大楼,只是芝加哥滨湖中心区几千座大楼中的一座。世界上有好多事情,不见面是不行的,需要见面谈,需要当面办。离得太远,事情就不好办,就不能办。离得近,事情就好办,就能办。事情越大,方方面面越多,需要当面办的事情越多,越要到大城市办。企业大事,国家大事,世界大事,大多要到大城市来办。城市中心区的人才,从全国、全世界吸引集聚而来,又从城市中心区发散流动出去,到其它大城市去,到中小城市去,循环往复,永不停息。

大城市中心区,寸土寸金,是上班的地方,高楼林立,绝大部分是写字楼,少部分是住宅楼,住宅楼房价比郊区房价要贵得多,多数人下班后要回到远郊的家中。也有些没有家的单身汉,或者收入低的穷人,在中心区租房住。由于寸土寸金,高楼林立,城市中心区超市都很少见,生活远不如郊区方便,不适于结婚、买房、生育、抚养小孩,好的中小学一般也不在城市中心区,更不适于养老。城市中心区不适合人居,所以一般人不喜欢到城市中心区工作。但由于事业的需要,为了事业的发展,不得不到城市中心区上班。换言之,对多数人来说,一辈子,只有一段时间,为了事业的发展,不得不到城市中心区工作一段时间。城市中心区,除了高竞争、高收入的工作外,还有一些低竞争、低收入的生活服务性的工作,所以,城市中心区,也是全国最穷的人就业、居住的地方,廉租房,主要就是给这些穷人盖的。大部分人,人生的大部分时间,并不在城市中心区工作、生活,而是在中小城市工作、生活。

以上就是大中小城市人口流动迁移的合理正常模式。中国现行户口制度,完全违反人类社会发展运行的基本规律,把140个100万人以上的大城市,特别是6个10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都搞成死水一潭,大量不该留在大城市的人永远留在的大城市,大量应该进入大城市的人进不来,不仅农村和中小城市的人进不了大城市,就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重庆之间,人口也完全无法流动,遏制和抑制了全中华民族的流动性、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所以,解决户口问题,改革现行户口制度,不仅是要促进农民工人化市民化、促进农村城镇化,更重要的,是要实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重庆之间的人才能够自由流动,中国140个100万人以上城市的人才能够自由流动,从而调动全中华民族的流动性、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把中华民族的生产力从不能流动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正是从解放中华民族这个大局出发,要尽快建设巨量的廉租房,要尽快提高大城市人口密度,要尽快普及高中教育,要尽快废除分省高考,要尽快恢复全国统一高考,要尽快建立三大奖学金,要用户口换土地、引导农民举家进城,要尽快在全国统一社会保障五条线,要安排南疆、西藏双语大专以上毕业生到内地大城市就业落户,要实行全国公务员统考和回避制度,在此基础上2020年后全面开放6个1000万以上特大城市的户口。

(李毅选集第一卷《海外建言:中国复兴大战略》,https://www.langlang.cc/16533947.htm  第78-80页。)

改革开放搞了三十多年,容易改的事情都改完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对所有人都有利的改革,对多数人当下就有利的改革,都改完了。在三十多年来的改革开放过程中,形成了一些极不合理的既得利益,这些既得利益,与不合理的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意识形态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比如,要顺利实现中国城镇化,就要改革现行不合理的户口制度。要改革现行不合理的户口制度,就必须从大城市户口上面剥离那些不合理的特权和优惠。这就要剥夺一大批人的不合理的既得利益。不剥夺这些不合理的既得利益,中国就不能前进,就不能实现中国梦,就可能倒退。剥夺这些不合理的既得利益,就可能有反弹,就可能有强烈反弹,甚至可能出现局部的暂时的不稳定。为了中华民族长远和根本的长治久安,为了实现中国梦,只能逆水行舟,攻坚克难,不惜牺牲,不惜壮士断腕,顶层设计,强力实施,以局部的暂时的不稳定,换取长远和根本的长治久安。衷心祝愿,中国最高领导人,有远见卓识,有坚强决心,有霹雳手段,坚决完成各项改革,坚决改革现行户口制度,顺利实现中国城镇化,富国强兵,实现中国梦。

(李毅选集第一卷《海外建言:中国复兴大略》,https://www.langlang.cc/16533947.htm 第80页。)

附,所有18篇文章目录如下:

李毅选集第一卷《海外建言:中国复兴大战略》,https://www.langlang.cc/16533947.htm。

中国城镇化大战略(第46-80页。)

一.中国梦的社会学图景 (第46页

二.中国城镇化的辉煌成就与改革户口制度的迫切性 (第48页

三.尽快开放中国16个500万人口以上大城市的户口限制 (第49页

四.大城市规划设计要从大外环线由外向里规划 (第51页

五.解决大城市交通拥堵的基本手段 (第53页

六.连续36年每年建设700万到1000万套廉租房 (第56页

七.提高中国大城市人口密度的基本手段 (第59页

八.中国教育体制改革的基本战略 (第61页

九.应该给用土地换户口的进城农民家庭多少钱? (第64页

十.实现全国四个统筹并统一全国最低工资 (第65页

十一.现在有多少农民愿意拿土地、宅基地还户口进城做城里人?(第68页

十二.治理中国大城市污染的阶段性措施 (第69页

十三.安置维藏双语大学生到内地大城市就业落户 (第73页

十四.坚决尽快在缺水城市提高水价 ((第76页

十五.建立实施全国统一公务员考试、实行回避制度 (第76页

十六.三农工作的当务之急是加快土地集约经营 (第77页

十七.大中小城市之间人口流动的合理正常模式 (第78页

十八.顶层设计 强力实施 实现中国梦

二.今年过年后走访了几个村庄,检验此前的研究结果

以上调查研究结果,对不对?需要看当今中国人民伟大实践的检验。

2017年大年初三开始,我走访了三个村,一个县级市区:

1. 大年初三,广东省,湛江市,吴川市(县)一个村。《姓李村》,见互联网。

2. 大年初四,广东省,湛江市,廉江市(县)一个村。

3. 大年初五,广东省,湛江市,雷州市(县)市区。

4. 2月8日, 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县,墨戎苗寨。

2017年2月的实地调查研究发现,我2015年书中的观点,都是正确的,但关于时间点的测算,已经严重落后于现实。我2015年书中的观点,主要基于2012年的数据,完全不知道,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如此迅速,中国农业劳动力2015年就已经下降到9200万。

首先,现在知道,中国农业劳动力在2015年就已经减少了到了9200万,这与今天在农村调查看到的,青壮年农民很少有不外出进城打工这个情况,完全一致。而在2015年,中国还有近9亿人是农村户口。

其次,今年过年后在农村调查看到,很明显,很多村庄,进入进镇平村、平村还耕的时间,不是在2050年,而是在10年、15年之后,也就是在2027年、2032年前后。目前还有近9亿中国人是农村户口,其中巨量农民工极其家属无法融入现在工作、生活、上学的城市,这个问题,如果不加速解决,十年之后,将会产生爆炸性的社会问题。

三. 学习李培林提出的五个问题

李培林提出了当前中国社会发展战略的五个问题。李培林“中国社会学的历史担当”,《社会学研究2016年第5期,《新华文摘》2017年第2期。

1.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中等收入陷阱”问题

李培林指出:中国人均收入,2015年达到8000美元。人均收入12736美元,为高收入国家。中国每年增长6.5%,2022到2024年,也就是五年或七年后,中国就会自动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但高收入国家,还不是发达国家,中国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还要艰苦努力。

李毅完全同意李培林这个观点。

2.经济新常态和“社会结构转型”问题

李培林指出,在7%以下的经济增长率比多数人预想的来的快。

李毅认为:中国经济本来还可以在10%左右再增长20年,就是因为当今户口制度这个癌症没有割掉,增长率才掉下来。只要全国统一高考,放开户口,开放买房、买车限制,每年实现4000万人农村家庭转为城镇户口,中国经济10%-12%再增长20年没有问题。

李培林认为:现阶段社会转型,第一,城乡社会流动仍在快速进行。第二,职业之间社会社会流动快速进行。第三,以创新为驱动的阶层之间的社会流动正在兴起。

李毅认为:户口制度改革严重滞后,农村户口城镇化速度迟缓或者停滞,社会转型迟缓,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放缓的主要原因。

3.新发展理念与创新驱动问题

李培林指出:企业家精神,科学家精神,知识分子精神,最能集中体现创新意识。

李毅对此要加强学习。

4.社会公正和农民普遍富裕的问题

李培林指出:当今中国收入差距在世界上是高的,这不符合中国的社会主义国家本质,不符合中国改革的初衷和目标,不符合人民的普遍希望。这是社会公正与否的问题。

李毅对此完全同意。

李培林指出:解决社会公正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解决农民问题,减少和消除农民贫困,怎么办?需要研究。

李毅认为,解决中国的社会公正问题,解决中国农民问题、农民贫困问题,主要途径,首要途径,就是尽快改革现行户口制度,加速农民工及其家属离土离乡转为城镇户口,每年4000万,20年解决中国农民问题。

5.社区、社会组织和创新社会治理问题

李培林提出了这个问题,建议大家好好研究。

李毅争取尽快研究。

四.每年4000万20年解决户口问题

我今天的主要结论,就是要每年把4000万人农村家庭转为城镇户口,用20年时间完成中国的城镇化。当今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几个巨大难题,都有赖于加速户口制度改革,才有可能解决。

当今中国2015年只有9200万农业劳动力,十年之内,可能降到5000万。目前有近9亿中国人是农村户口,其中有八亿人,因为现行户口制度,既不能在老家村庄生活工作,又不能在工作所在城市融入当地社会,由此带来诸多和巨大的社会不和谐、社会管理困难、社会悲剧、社会动乱隐患,将在十年到十五年之间到达一个爆炸点。因为,二十年年后,这八亿农民工及其家属,很少有人回农村了,很多人可能过年也不回去。大家都已经在城市工作生活多年了。

八亿人,每年解决4000万,也要20年才能解决。实在不能再拖了。这八亿人,是一定要进城的,是一定要当城里人的。因为只有城里才有就业机会,农村没有就业机会。实际上,这八亿人中的一多半,早就在城市里面工作生活多年了,只是因为没有城镇户口,既彻底离土离乡,又无法融入目前工作生活的城市社会。这八亿人,二十年之内,你让他进城,他要进城,你不让他进城,他也要进城。你给他户口,早给户口,这个过程就顺利一些,社会经济发展就快一些、稳定一些、和谐一些。你不给户口,迟给户口,这个过程就麻烦一些,社会经济发展就慢一些、乱一些、甚至暴力一些。二十年之后,这八亿人很少有人回老家村庄了。到那个时候,你还不给他们城市户口,社会动乱,甚至社会暴乱,恐怕难以避免。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一定要报。恢复全国统一高考,允许城市人口自由流动,每年解决4000万人农村家庭离土离乡转为城镇户口,这符合中国社会发展大趋势,这是战略性的大善举,必然带来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良性大跃进。死不恢复全国统一高考,死不改革现行户口制度,死不允许城市人口自由流动,死不允许每年4000万农民工极其家属在就业所在城市就地落户,是战略性的大恶行,必然给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灾难,就在十到十五年之间。

实际上,这八亿人中的多数劳动力,早就在城市了工作多年了。很多人的孩子也在城里上学了,虽然遭受各种歧视性政策。现在只需要给这些早就长期工作生活在城市的农民工家庭一个城市户口。离土不离乡,小城镇,解决不了这八亿人中多数人的就业问题。道理很简单,全中国60万个村、4万个乡镇,没有多少就业机会。同样原因,全中国2000多个县城和县级市,也解决不了这八亿人中多数人的问题,因为就业岗位有限。解决这八亿人中大多数的就业,主要靠全中国300多个地级市,主要靠现在160多个人口100万以上的大城市,主要靠现在6个1000万人以上的特大城市为中心的城市带。这就是现实。要正视这个现实,不要死不承认现实,顾左右而言它。

当前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上不去,主要原因是户口制度改革滞后。当前经济发展速度上不去,破七,有效需求不足是首要原因。供给结构不合理,是经济发展速度放缓的重要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供给侧改革很重要,因为有些中国人富裕了,需求向高端发展,向多样化发展,向奢侈品发展,而中国原有供给能力,不够高端,不够多样,不够奢侈,所以这些有钱的中国人,只好买外国货,供给侧改革,可以拿回这一部分中国市场。但是,我始终认为,多次呼吁,中国经济现在破七,主要原因,是国内有效需求不足。内需不足的主要原因,是现行户口制度严重阻碍了中国城镇化的进程。一个农村家庭,离土离乡,放弃(或者卖掉、转让)农村老家的承包土地、房屋、宅基地,在长期打工生活的所在城市,取得城市户口,就会产生巨大的内需。要买房或者租房,买房就要装修,要吃饭穿衣,要投资子女教育,要买家具,要买彩电冰箱洗衣机,要买自行车摩托车或者汽车,要买手机电脑,全家要在城里日常消费,要坐汽车地铁火车飞机,要旅游,这都是实实在在的大量内需。每年转移4000万人的农民工家庭,离土离乡,完成城镇化,将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的内需,仅此一项,中国经济每年增长10%到12%,再保持二十年,没有任何问题。

当今中国经济,创新严重不足,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现行户口制度,严重束缚了中华民族的创新能力。北上广深之间,人口都不能流动,三十几个省会城市之间,人口都不能自由流动,中华民族怎么创新?创新,双创,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就是人力、物力、财力在国家民族最需要的地方迅速积聚,形成爆炸力、爆发点,星火燎原。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所需人才在全中国范围内,能够迅速流动,迅速积聚,迅速分散。在当今中国,由于户口制度的束缚,这完全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当今中国有1.7亿大专以上毕业生,在大中小城市之间,完全不能自由流动。只要废除分省市高考,恢复全国统一高考,放开大中小城市之间的人口流动,放开户口对人才的束缚,就进一步解放了中华民族的创造性,中华民族的创造性就会出现一个大跃进。放开大中小城市人口之间的自由流动,仅此一项改革带来的积极性、创造性、激烈竞争,每年至少提高经济增长两、三个百分点。

以上两项加起来,中国经济可以每年增长10%到15%,再增长二十年。

建设有工匠精神的中国劳动大军,也有赖于给予农民工及其家庭城镇户口。过年就回家,过完年再进城重新找工作,这种精神状态,这种行为模式,怎么能产生有工匠精神的劳动大军?当今中国工人阶级2015年4.9亿人,由三个阶层组成,2.8亿农民工,1.8亿城市非国有工人,2684万国企工人。这三个阶层,主要因为现行户口制度改革滞后,目前还处于隔离的状态,在收入、权利、声望、地位等各方面,都存在很大的差异。只有在现行户口制度改革之后,城乡隔离消除之后,这三个阶层,才能融合成一个完成的中国工人阶级。因为现行户口制度改革滞后,使得近三亿农民工无法正常融入城市社会。这本身也严重影响了这个阶层提高思想觉悟与技术技能。中国经济要从中国制造变为中国创造,需要一支有觉悟有技能的高级技术工人大军。不加速改革现行户口制度,不建立农民工极其家属转城市户口的正常渠道,就无法提高这三亿中国工人的思想觉悟和技术技能,就无法建立统一的中国工人阶级,五亿中国工人阶级作为一个整体,就不能从一个自在的阶级变为一个自为的阶级。

解决社会流动固化问题,也有赖于给予农民工及其家庭城镇户口。孙立平提出社会流动固化的这个概念,是基于北京市高校的社会调查。北京高校新生调查显示,北京重点高校新生,农村户口新生的比例,在20年期间,从40%,下降到20%,稳步下降。如前所述,中国现在还有近九亿中国人是农村户口。这充分说明,教育不公平的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而且还在恶化之中。这个数据,与我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农村社会调查看到的农村教育实际情况,完全一致。根据我的农村社会调查研究,解决这个问题,没有任何其它现实可行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每年把4000万人的农民工家庭在他们长期工作生活的城市就地转为城镇户口,用20年解决中国城镇化问题。

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所带来的巨大收入差距问题,也有赖于给予农民工及其家庭城镇户口。“毛泽东时代,起码在干部与干部之间、工人与工人之间,全国基本实现了同工同酬。但是1985年以后,由于社会隔离封堵了竞争和人口的自由流动,地区差异迅速拉大。以上海和青海为例。同样的工作在上海的工资可能比在青海高五到十倍。上海的最低贫困线比青海的人均收入还要高。资本和经济活动自然越来越集中到上海,远离青海。目前,中国的决策者对于这种差异存在一个很大的误解。上海市比青海省发达这件事本身并不是不平等,这很正常,以后也不会改变。真正的不平等,是同工不同酬,同样的工作在上海的工资比在青海高五到十倍,原因是人们在上海和青海之间不能自由流动。这种社会隔离制度才是造成中国东部、中部、西部之间巨大地区差异的根源。如果消灭社会隔离,东、中、西部之间巨大的收入差距(而不是发达程度的差距)将会自行消失,各地区的发展将会自动地变得更平衡更和谐。”(李毅选集第二卷《中国社会分层结构的演变》,https://www.langlang.cc/16637214.htm,第139-140页。)“发达程度和收入差距并无直接关系。比如,纽约市比阿拉巴马州要发达许多,但做同样的工作,在纽约市和阿拉巴马州之间并无巨大的收入差距,基本上同工同酬,因为人口是自由流动的。因而,美国任何地方的发展,自然也带动整个美国的发展。中国同理,如果上海和青海的人口、商品、资金是自由流动的,上海和青海之间就会基本上同工同酬,上海的发展就会自然而然地带动青海的发展。这正是全国劳务市场、全国商品市场、全国资金市场相结合的魔力所在。所谓建立现代民族国家,建立现代市场经济,就是要建立这种三大市场相结合的魔力。”(李毅《中国社会分层的结构与演变》,https://www.langlang.cc/2048111.htm,第170页。)

目前号召实施的鼓励农民工进城买房的政策,是一项英明的政策,但应该与户口制度改革结合起来。农民工及其家庭,处理掉老家村里的承包地、宅基地、房屋之后,在哪个城市买房,就应该给全家哪个城市的户口。一次付清房款,立即给全家户口。分期付款的,付完全部房款后,立即给全家户口。

实现每年转移4000万人农民工家庭离土离乡转为城镇户口,要花两、三年做准备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准备工作,就是要在两、三年时间内,坚决立即恢复全国统一高考,废除分省市高考。全国社保五条线的统一,可以在开放户口之后,在几年之间,逐步完成。目前开放户口的主要阻力,就是北上广等省市部分市民,反对开放户口,因为害怕外来人口的子女,损害了本地人口子女的高考特权。目前,北京、上海高中毕业生上大学的比例,是97%、98%。而云南、贵州,只有三十几个百分点。全国多数省市,对分省市高考,早就深恶痛绝,目前已有15个省市,自行废除了分省市高考,建立了全国统一高考。现在要做的,就是促使全国另一半省市,也自行废除分省市高考,参加全国统一高考。共产党有执政能力。政令能出中南海。重大改革能否成功,全在一念之间。1977年邓小平果断决定立即恢复高考,霸王硬上弓,一举扭转了中国社会的风气和发展方向,一举赢得了党心、军心、民心,历历在目,就像在昨天一样。只要在两、三年的时间内,立即恢复全国统一高考,立即废除分省市高考,就消除了每年转移4000万人农民工家庭城镇化的主要障碍,中国历史,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就掀开了新的一页,就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

总之,恢复全国统一高考、废除分省市高考,加速户口制度改革,允许城市人口之间自由流动,每年解决4000万人农民工家庭离土离乡在工作所在城市就地转为城市户口,由此会带来中国国内总需求的巨大增长,中国经济可以至少二十年保持增长10%到15%,中华民族的创新能力将由于城市之间人口自由流动而出现一个创新大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区域发展的不平衡所带来的收入不平等将迅速缩小,五亿中国工人阶级将逐渐一体化,形成一个有觉悟有工匠精神的劳动大军,社会流动固化的情况将得到明显缓解。中国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以上看法、说法、观点,正确与否,恭请各位沪上著名社会科学家指教。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