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三颗脑袋
作者:赵伟华  发布日期:2017-04-02 23:11:40  浏览次数:586
分享到:

 三个小伙子,每周四傍晚都来游泳。

 三个小伙子,两个肤色很黑,一个很白。但因为都属黄种人,肤色深浅得有限,所以,那限外的黑人白人都不冒犯。他们自成一伙,结伴戏水。

 这儿可不是江河湖海,是标准的五十米水长二米水深的奥运标准游泳池,还让巨大房间罩着,冬暖夏凉。所以,一整年的几乎每个周四下午七点半以后,他们黑白分明的大部分裸体就能在碧绿碧绿的池水里海豚般追逐,很有规律起落沉浮的三颗脑袋会勇往直前,让紧随肩臂的菱角分明的肘拐带动水花,几下子就促三体蹿到泳池的另一端。三人都身怀科班出身的自由泳绝技,还有一位的蝶式也很棒,很适合在正规游泳池里施展。看他们搏击水花是一种享受,或许也是生活单调无趣的调剂。

他们噼噼啪啪划拉上一个回合,就算大功告成,就将赤裸的上身紧贴泳池头上分别写了876等数字的跳水墩下的壁沿开始聊天,第八、七、六仨泳道就平静下来,那三颗头带三肩六臂竖立在水一方,不慌不忙。

这个时间来游泳的人通常很少,三个小伙子聊得很兴奋。

但是深水池温度只有二十六、七度,没有布块遮挡的体温很容易散去,三个小伙子就爬了出来,拎了装浴巾衣物专用大包,转到了隔壁小池,那是只有二十来米长,一多半的水深为一点二米的浅水池,水温却有三十二度,温泉哦!三人重新搁好包包,鱼贯入水,却并不游,只平躺在池里特为婴儿级泳者建立的一层台阶,享受日光浴般的泡泡澡,三颗脑袋整齐划一露出水面,两黑一白脸面上的三对黑眼泡统一向着一米二水深的前方,那儿至少有一个大妈在费劲儿地慢游,当然不等大妈发现他们在看她,他们已经不看她了。他们又目无目的地扫瞄,往往瞄准隔着窗玻璃他们刚才还泡在里边的大池那里,三两个身材及时的年轻妇女在池边犹豫了三两下,就都淹没在清水里,游得还不错,就是动作很秀气。

游得慢的大妈内心是焦灼的,因为只会一种非专业的蛙泳,又不愿带“嘎狗式”*,那眼睛水上水下一张一合的,看个景或人都很片面又不清楚,断断续续地吊胃口,令她此段人生很不耐烦,竟对那三颗脑袋不满意,嫌露在那里,令人不安;又下意识看他们,那画面转瞬就沉入水下,加上眼睛一闭,黑了,脑子里倒明明白白为过于硕大和过于纤小的两颗黑头惋惜。

很不幸,它们没有头发的那一面,也黑,黑黄的,尽管五官都还端正,眼睛也算圆溜溜的明亮型。但是,那大头,大黑头,明摆着沉重了些,压得脖子短粗,颇有心脑血管毛病的征兆,虽然要在二三十年以后应验——如果老泡着不动,但引游者不往好里想,就不够地道。至于旁边小黑头的脖子,则长长的,很般配那张小黑长脸,就是他脑袋顶有些尖,不知有姑娘看得惯否?这也是问心无愧的大妈浮出水面好几次才确定的严肃看法。为他俩各自的特别惋惜,是因为那颗面貌白净、头发油黑的脑袋实在太完美,两个黑头家伙就不该伙同他一起来,而且,三人起身立于池底说话,水面上的半个腰身立见高下,白的明显高过两个黑的,偏偏还将白的夹在中间,活脱脱山字形,没了中间的顶梁竖,山就凹了,这就连性质都变了。大妈又为两个丑的抱不平。

果然,这个星期四的小池里,就剩下两颗大小黑头,巴巴的谁也不向,只向着窗玻璃那边。他们倒是照常的聊天,可渐渐的,声音就低到听不见,然后就静了。那游水大妈单调地重复着上一个动作,冒出水面的眼泡特别盼他们动弹一下,以便令他们跟其身后泳池边上黯淡的大圆柱子区分开来,可他们就傻泡着,就面向大游泳池,好几次都以为他们不存在了,浮出水面一瞟,两颗脑袋犹如婴儿们游泳遗落在水里的两只泰迪熊泳具,无奈地任池水轻轻拍打,等着小主人来捞它们。

如此,直到大妈完成这天的运动量,心满意足蹬梯离池,又去更衣室冲洗换衣,临闭馆时间步出,遇服务生正催促水中的零星泳客起身,先从落地玻璃窗外的大池开始,她就管不住眼珠子跟看服务生,那个愣头青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蹲在两米高的池子边指点自个手腕上的三防电子手表,指完又去撩水,而攀着池边的最后两个青年男女从水里露出胸脯以上的身子只管聒噪两人的,弄得服务生发挥素养,暂时放过这对冤家鸳鸯,来到小池边“起底”水中另两个雄性家伙,大黑头和小黑头只得乖乖出水,出时他们眼力还恋恋不舍挂在大池那边不肯收回。唉!就没有女孩子和他们一道来么?

大妈转头去看鸳鸯,他她刚好出水都站稳了,方认出原来是大白头,且在两个友人眼目注视下泡妞儿呢!也是个亚裔妞儿,时不时来游一下,身材葫芦形美满,脸蛋也是椭圆的,整个人桐油抹过的褐亮。可现在姑娘生气了。

大妈也该按电扭开门出走,偏偏开关失灵,门扇纹丝不动。她只好去找服务生,后者跪在大池尽头八墩和七墩之间要尽快拉紧隔离绳,知情后忙道歉说拉错电闸了,撂下绳,起身去重开电源。大妈就匆匆返回泳馆门口,路过的更衣室外的一侧墙安了四个淋浴莲蓬头,打开了两个,在细密的金字塔小飞瀑下,大黑头和小黑头正冲着呢,不知是哪一个像唱歌一样问道:

 “她不知维特只想健美吗?”

 年轻人世界问题真多!大妈一个念头,她人已在门外了。

再一个周四,又是三个小伙子齐齐地游。三颗脑袋齐齐地泡,齐齐地聊,齐齐地望,直到今天。

  葫芦姑娘再也没有来。

*英文Goggles,护目镜。

(完)

2017-3-28 于悉尼


下一篇: 抑郁症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