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腹有诗书笔端生风——徐南铁书法艺术及其文化精神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7-04-30 00:50:03  浏览次数:755
分享到:

走在文化苦旅中,一路上静观了无数的风景,结识了无数的人,许多往事常常会伴随时光的流驶逐渐淡然或忘却,但有些人事风物始终挥之不去,长久且鲜活地留存在内心里、在灵魂的深处,尤其是那些在自己的成长历程中带来温暖、呵护和力量的人与事,或遥远而又亲近,或亲近而又遥远,温馨的情景总是温馨着心底,而且令人怀揣真切的感动,乃至心存无限感念。

当笔者提笔想为徐南铁先生书法谈点个人感受和看法时,万千感慨涌向心头。缘结这位生活于岭南文化腹地的文人雅士——具有诗人、作家、书法家、编辑家和出版人等多重文化身份的前辈同道,无疑的已构成为人生中一道值得格外动情和珍惜的记忆风景,凝成为一份富有诗情画意的美好情结……

记得笔者在为徐先生时任主编的《粤海风》出刊百期的一篇随想中这样表达过:观徐南铁书法,可谓赏心悦目。流动飘逸的线条,灵活自如的结体,布局有序的章法,摇曳多姿的笔致情韵,扑面而来的书卷气息……堪称有神、有骨、有格,有力,有魂。如此妄评,洵非溢美。说实话,作为同好的后辈,笔者深知其中功夫的深浅和笔墨线条背后潜藏的意味,于是在静观默读之余,油然而生感佩。我想,读者诸君只要走进其书法艺术世界,自然可以领略到其中的精妙之处,特别是其擅长的行草书法明显的为我们提供了最佳的烛照与洞径。

如果说书法作为一门艺术,是文化中的文化,那么其文化品格的支点应是文心的余绪,诗性的外溢,哲思的物化。经受浓厚传统文化熏陶和滋养的徐南铁,几十年来甘之如饴的孜孜以求和默默探索,一旦化为笔情墨韵自胸中溢出,在无形之中已承载着其素养、性灵、才气与梦想,记录着他的人生审美理想。如同其诗文作品所展示的生命精神和人文情怀,徐南铁先生的书法艺术已卓然形成自家气象,呈现了鲜明的个性特色。

众所周知,传统中国文化的人文意蕴是强烈而微妙的,有得者,有识者,有终其一生而不得者,亦有看山是山而不识者,个中差异,唯在领悟。从徐南铁最近书写的诸多墨迹,横幅、条幅、斗方、中堂也好,行书、隶书、大字、小字也罢,无论点画线条流曳的生命化形态,还是笔挥墨舞流淌出的情思与神采,笔到之处,无不留下无尽意味。可想而知,他总是在不断调整与提升中丰富和完善自我。当笔者一边欣赏他传来的这些精美的书法作品,一边品读着他那篇发表于文化批评网络杂志的题为《书法精神的寻找与坚持》(粤海述评·艺无涯第2期)的评论,惊叹之余未免感慨。惊叹的是,他在书法上不仅用功勤勉而且深得艺术神韵;感慨的是,那份人文意蕴与丰盈收获,具有明确的个人审美价值取向。由此可见,徐南铁已然触及到了中国书法的深层内核。一方面,他深晓书法不仅是实用书写,看似写“字”,实如写“诗”,那是一种艺术创作,是一种情感的抒发,更是一种诗意的寻觅。唯其如此,文化的彰显与精神的飞扬便尽在其中。另一方面,他体悟到只有将书法放置于浩如烟海的传统文化经典中去寻求提升与突破。因而,在对书法精神的寻找和坚守中,他对书法艺术的理解和认知已抵达到了一个新的层面,使得其笔下的“心画”具有了耐人咀嚼的精神面相。

遍览徐南铁近期的书法创作,可以发现,他极重性灵与气格。具体地说,其书法魅力,源自于“气”(哲学概念)和“韵”(美学概念)这一中华文化理念,并融入自身生命体验去呈示精神质地,追求一种气韵生动的审美境界。他的文化体悟,延续着历史长河里顺流而下的历代书家所锻造的中国书法精神的文脉,自觉转化为文化积淀的心迹记录、心智表达,或寻求精神放大。他对“二王”到唐宋风韵意趣的研习,对明清书风的思考,是与现代文化精神相融通的。于是,通过自己飞舞的行草抒情符号,将律动的笔墨语言,汇集于灵活的书写中,将胸中之逸气,贯注于笔底的风神中。从其书作中透析出的气质和智慧,我们隐约可见,作为一名非职业书家,或称文人书家,徐南铁书法已臻达气定神凝、心手双畅且能一展襟怀的佳境。而其书法艺术造诣,甚至高于很多自诩为职业书家者。

道随天变,物以机生。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中有言:“笔性墨情,皆以其人性情为本,是则理性情者,书之首务也。”徐南铁心性追摹古贤,笔情自生波澜,入于古而得于新,扑面而来的是流溢而出的盎然之气和沛然跃动的性情风采。细品其书,重诗情,含哲理,清蔚畅达,运用精能,古中有媚,拙里添妍,观者可直接感受到创作主体挥豪时的情状变化。例如,他挥写的苏轼《水调歌头·中秋词》《念奴娇·赤壁怀古》条幅,挥写的曹操《观沧海》《龟虽寿》横幅,还有大字条幅“舞”等,情驰神纵,气韵贯通,笔法体势超逸,笔墨淋漓跌宕,书家精神情感的流动和释放荡漾其中,一种有节奏、有起伏、有运动感交错的韵律和画面如在眼前。看得出,其行草书法以“二王”为宗,结字有唐人风度,严谨别致,用笔则多宋人意趣,起笔从容不迫,行笔沉着痛快,纵敛自如,收笔出锋为多,笔势尤显流畅而挺劲。整体章法布局和谐,意在笔前,行气充盈,虚实相生,首尾呼应,各得其宜,显得流美而灵健。结体架构黑白互映,方圆结合,筋脉相连,气息相通,骨力洞达,形神兼备,含书卷味,可谓风规自远也。具体到点画线条,应是充满活力,或刚或柔,或浓或淡,玄妙多姿,自由灵动,涉笔成趣。总之,徐南铁书法既师法古人,又自得心源,一种笔势仪态跃然纸上,一种生命情趣呼之欲出,一种高雅格调和高远意境包孕其中……

艺术之至境,乃与艺术家的精神息息相通。有人说过,书法家是青年时比才气,中年时比功力,老年时比学养境界。笔者颇以为然。徐南铁虽年届耳顺之年,依然诗心葱茏。他看淡浮名而一心向艺,不懈追寻书法艺术的真谛,或以笔寄情,淡定现风韵;或以笔写心,率性作真书。一句话,他是在濡墨挥毫中陶冶性情,享受艺术人生。这是多么令人倾心陶醉的人生之幸事乐事,又是多么叫人心驰神往的生命精神境界!

2017年春日写于泉石堂


上一篇:我们是范雨素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