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罚款
作者:李涵  发布日期:2017-05-25 20:53:38  浏览次数:738
分享到:

老黄在女儿家住了一周,现在坐大巴回家。和小外孙“缠绵”了几天,孩子和他亲热、淘气的点点滴滴,他正乐滋滋的回味;不知不觉就笑出声来。

旁边的小伙子问道:“老大爷,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我那小孙子,哈哈,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专门和我淘气,嘿嘿!”

满是皱纹的脸上,显出开心和炫耀。老人说完,闭上眼睛,又沉浸在回忆中;脸上露出孩子似的笑容。

小伙子没有再打扰他,自个儿看起书来。

车到省城,老黄慢悠悠地走出站,落在大家后面。来到转弯的地方,突然听到一声大喝:“站住!”前面一个戴红袖套的中年男人正气势汹汹地对着他。老黄莫名其妙地回头看看,后面没有人呀,这人分明是在对自己吼叫。

老黄大吃一惊,问:“什么事啊?”

 “把你吐的痰擦干净!”随着这斩钉截铁的声音,一张罚款单杵到老黄面前。

老黄低头看,一泡口痰正在自己脚边。一种无辜受辱的痛楚顿时传遍全身,他气得脸色煞白,结结巴巴地说:“不、不、不是我吐的!”

 “看你这不老实的样子,不是你还能是谁?别狡赖了!”罚单又在老黄面前晃了晃。

老人气得全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那位小伙子走上前来,他刚才收拾书籍、行李,晚了一步,正好跟在老人身后。他对“红袖套”说:“我走在这位老大爷后面,清清楚楚看见他没有吐痰。你也不看看,这痰周围一圈已经在干了,怎么可能是老人家刚吐的呢?你想罚款,有那么轻松吗。”

“红袖套”瞪了瞪眼,愤然扭头就走,今天这份收入算是泡汤了。

问题解决了,老黄的心却凉了。      


上一篇:耳背
下一篇:渡爷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