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4章 夜莺夜莺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7-28 19:27:18  浏览次数:242
分享到:

“我注意你好久了,你天天晚上送的那二个小姑娘,是谁家的呀?”“怎么?打上了小姑娘的主意?”

春钱反映也快。

嘲弄地瞅着对方。

“小姑娘可不需要按摩的。”

“那就是钱呀,春大爷。”

对方笑嘻嘻的重新退回树荫:“你把她俩交给我,包你一人赚一万。”春钱瞪起了眼睛:“交给你,二个大活人就这样交给你?”

“是的。

你故意让我与她俩认识就行。

其余的事我来做。

不让你沾一点手。只要一认识,我立马付你二千块。”

春钱明白了,这种女人为赚钱不顾一切,拉人下水手段卑鄙下流。天真活泼毫无防范能力的双胞胎姐妹,只要真被她认识接近,受不住诱惑上当受骗,是绝对可能的。

春钱当然的一口回绝。

“你妄想!

滚吧!

趁我还没发火。”“大哥,想通了找我,我还住在老地方。”

现在,恻着身子,微屈双脚,展转难眠的春钱,回想着那夜莺的调笑和话语,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和打算跃跃一试的冲动。

很明显。

要报复一肩挑,这就是个机会。

春钱不是圣人。

只要想起那被打回原形的非人日子,心里就怒火中烧,这怒火,大约到死也不会熄灭。

在那次卑鄙的交易中,邱候是胁从,姚局是首恶,二人都该下地狱。不过,现在与邱候和解了,暂可饶了他。

一肩挑呢,我为什么要饶恕你?

须知这世界上,从来恩怨分明。

即便是小人物受了冤枉,也要报仇雪恨伸冤的。

你那么宝贝你的双胞胎女儿。

姚美姚丽要是跟着那夜莺学坏了,嘿嘿,会对你是最大和最意想不到的打击吧?但是呢,话又说回来,亲家蒙你邀请返聘,我也跟着要重新大干一场。

这事儿。

我得认真想想。

开动脑筋盘算。

哦我想起来了。

那夜莺,不就住在转盘区政府旁边的租赁房?那次误进发廊出来路过时,看到过的。还有,你别说那妞儿,脸蛋白白的,屁股圆圆的,胸脯鼓鼓的,还真是有点女人味。

唉女人女人女人!

哎等等等等,好狗日的春钱,你想干什么?

你现在是老头子啦。

怎么还想女人?

我看你也是个老色鬼,老淫棍呢?哼哼,儿大女成人,外孙女儿绕膝的,你身为父亲,岳父和外公,本该率先垂范,勤俭劳作,清心寡欲,慈祥和蔼……

可你却偷偷的想女人?

卑鄙!

下流!

无耻!

该打!可是,女人啊!多么撩人心杯的尤物哦。确切的说,时年六十有一的前公交司机,吃得睡得做得,思维正常,身体健康。

荷尔蒙分泌正常。

雄性激素旺盛。

与一般同龄老头儿相比,真的是不在同一档次。

春钱感到全身发热,一种熟悉的燥动,居然从脚底窜到了心坎,刺激得他翻来滚去……老伴儿感到有人在胡乱拨弄着自己。

她吓得从梦中惊醒。

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你个死老头子!

深更半夜的,鬼鬼祟祟在干什么?”

春钱仿佛仍在梦中,双手握着方向盘似的,咕嘟咕噜的揪着老伴儿衣领不放。老伴儿以为老头儿梦游,急忙拧开了电灯。

明亮的灯光下,春钱满脸通红,半闭着眼睛,像只发情的笨狗熊。

老伴儿明白了。

勃然大怒

一耳光煽过去。

“你个老不正经的死老头子,想干啥?”啪!耳光声在凌晨的寂静里,响遏行云。春钱被煽醒了:“哎哟,你干嘛打人?”

“你看你在干什么?”

老伴儿气愤的将他一推。

“儿大女成人的,都有外孙女儿了,还想耍流氓?

滚开,你再这样,我给女儿女婿告发,看你怎么办?”

春钱完全清醒了,看看怒目而视的老伴儿,再瞅瞅自己坦胸露怀,急不可待的,嚅嚅道:“什,什么耍流氓?我,我没做什么嘛!不过是想,”

“还说还说?

真是个老流氓。”

老伴儿羞愤难当。

连连捶着床头。

“你多大?才十七八少年郎啊?你这鬼样儿,没准就背着我在外鬼混。你那私房钱一直拿不出来,是不是被那些坏女人骗光了?”

春钱被激怒了。

狠狠的瞪着老伴儿。

喘着粗气,抖着双手。

像头老牛。

“你是我老婆,是老婆就得做那事儿!不错,我不是十七八少年郎,可我是男人,是你老公,想干这事儿有错吗?”

老伴儿被问住了,舌头打着绊儿。

“有,有错,就是有错。

六十好几,离古来稀挨边儿啦。

要不要我们让女儿女婿来评评?”

春钱一下被呛得张口结舌,见鬼,这种事儿怎么能让女儿女婿来评判?罢罢罢,不好说,说不赢,就当我梦游算了,自认倒霉吧。

该死的夜莺!

都是你惹的祸。

压住了老头子。

老伴儿瞟一眼小台钟,凌晨四点了,呵欠,真困,睡吧睡吧,明天再说不迟,一裹被子:“自己回屋睡觉。”捺息了灯。

头脑发热的春钱,被老伴儿这一喝斥,反倒冷静下来。

回了小卧室。

倒头就睡。

可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闭上眼,思路却清新如故。春钱注视着窗外,瞪着那鱼肚白渐趋渐显,不知不觉中,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睛。

春钱醒来后,老伴儿早己到女儿家带彤彤去了。

厨房条桌上的沙罩下,放着她弄好的早饭。

匆忙洗漱完毕,匆忙吃完早饭。

那门铃叮咚响了起来。拉开,一长排锃亮的钢护拦,直直的伸着,差点儿顶到他脑门。钢栏和安装工进来后,亲家点头:“吃啦?”

“吃了!”

“今上午安得完不?”

“应该安完的。

要不,这32层百多家人,要安到什么时候啊?”

午后一点多钟,六扇钢护栏终于安好。春钱就和亲家锁好门,进了这边楼女儿家吃中饭。老伴儿抱着彤彤来开门。

春钱跨进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