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5章 差点翻船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8-04 10:03:06  浏览次数:156
分享到:

想再看仔细,青队却全部收了起来。

“很好!

你确定是这三个小子?”

春钱肯定的点头:“嗯是,绝对没错!”

“那,再看看这一迭中还有没有?”青队一示意,女便衣打开手里的小拎包,又拿出一迭相片,请春钱再次辨认。

春钱又毫不费力的从中认出三小子。

不过,这次让他更吃惊。

那个夜勤的相片居然也在其中。

相片上的夜莺,许是没化妆缘故,显老显陌生。

可眼角和眉宇却让春钱认出了是她。青队拿着二组六张相片瞧瞧,说:“春大爷,你的眼力很好,这六人就是相同三个人。”

把相片还给女便衣。

请老俩口坐下来。

告诉到:

“陈老师猜测得很对:他仨就是‘一把勾’的同伙,是来报复的。不幸的是,他仨碰到了一个硬火老头,要不是转身溜得快,差点儿就被你的二把大菜刀抹了脖子。

春大爷!

你做得对!

遇到歹徒,就不能害怕和心软。

要奋起反抗。当然,要在自己生命没危险的前提下。我们反对牺牲生命的硬拼,在这世界,人的生命是宝贵的。”

停停。

又说到。

“这三个魔鬼,昨晚被春大爷赶跑后,路上遇到一个单身女工。

居然合力施暴。

对其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强奸。女工大出血,淹淹一息,正在市急救中心抢救。所以,我们这时才赶到,对不起,让二位老人久等了。”

小学老师跺跺脚。

义愤填膺。

悲愤的说到。

“伤天害理的家伙啊!老头子,早知如此,你还不如手提菜刀追上去,砍死三个害人精算了。”女便衣上前扶着小学老师,青队也轻声轻语的劝一歇。

待她平息后,又告诉到。

“经检查,‘一把勾’因脑组织被电流损害过久,己无恢复可能。

彻底瘫痪成了活死人。

这样,这个常年危害社区居民的盗窃团伙,就被彻底打掉了,你们也可以彻底放心啦。”

青队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看锃亮的钢护栏,捏住使劲摇摇,搬搬,满意的点头到:“嗯,蛮结实的。不过,有了钢护栏,也要注意大门的开关,盗贼可是无孔不入的。”

老俩口连连点头。

俩人送青队出门时,隔壁二邻里的防盗门,也正好大开着。

青队踏进电梯。

四颗年轻的脑袋,便从防盗门里冒了出来。

“春师傅,您好!有空吗?”异口同声的年轻嗓音,几乎是同时响起,这让春钱有些受宠若惊,老伴儿却自行进了屋。

春钱的脑袋,先转向那对写论文的大学生。

“什么事儿啊?”

再对另一对年轻人抱谦的笑笑。

“请稍等!”

“有个事情,请你指导指导,行吗?只耽搁你几分钟。”春钱只好走了进去,走到门口又站住:“你那滴答滴答还在滴没啊?我听着不习惯呢。”

女孩儿笑。

“滴完了滴完了。

现在是侃侃的吃饭时间。”

进了客厅,一屋灯火辉煌,灼热超温。

那射灯,吊灯,落地灯,台灯,墙顶上装饰回型灯和墙角的落地大空调,竟相开放,亮得让春钱有些睁不开眼睛,热得让春钱心里烦躁。

“什么事儿啊?”

春钱勉强在沙发上坐下。

却不敢举目乱瞅。

因为,那年轻姑娘穿得实在单薄。

透过薄薄的棉绸睡衣,其青春身体的凹凸不平,简直就是挑逗地晃荡在他眼前。那小伙子更绝,二月天,一身酷夏短打扮,仿佛有意在炫耀自己的肌肉和强壮。

“是这样的,春师傅。

我们请您看一样发明。

提提宝贵意见。”

春钱只得点头。

屋里的气氛让他早想离座跑出。小伙子宝贝般拎出盏台灯,放在春钱前面的玻璃茶几上,插进插座,然后请春钱用手背抚抚。

春钱警惕看看台灯。

“什么意思?

这不是盏台灯吗?”

“对,春大爷您没看错,就是盏电灯。”

姑娘笑到向前躬躬身体:“请您用手背抚抚。”春钱就反着手背抚抚,再抚抚,奇怪的看看二年轻,皱皱眉,纳闷的问到。

“什么意思?

试验哟?”

二小年轻大眼瞪小眼。

相互看看,又一齐望着春钱。

“春大爷,您没什么感觉?”“没呢。”“真没?”春钱站起来:“唉年轻人,没事儿了吧,我得忙去罗。”姑娘叫起来。

“春大爷。

你用手握住台灯柱算了。”

春钱左手一张,紧巴巴握住。

想想,右手也握住,然后放开。

“行了吗?”二小年轻惊得瞠目结舌,连连点头。春钱对他俩笑笑,然后走了出去。听到小伙子在后面沮丧说到。

“完了!还申请专利呢?

根本电不晕人。

白搞了。”

右面那二年轻人也正在门口候着,春钱径直被拥了进屋。

这也是春钱一年多来,第一次进芳邻的房间。看得出,这是一对恩爱和谐与事业顺利的年轻白领。有档次但毫不张扬的装饰,家具,摆设和谈吐,无一不显示着主人良好的教养和超高的审美。

可是,紧跟着让春钱差点儿捂上了自己的耳朵。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时针它不停在转动,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小雨她拍打着水花。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是不是还会牵挂他?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有几滴眼泪已落下!”

“春大爷。

请抽烟。”

“谢谢。

没抽!”

“请喝茶!”“谢谢!没喝!喝了睡不着。”“烟茶都不会,春大爷,您老是客气吧?我们是芳邻哦,早该相互来往,互相帮衬的。”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有几滴眼泪已落下!”

“小伙子,到底有什么事儿啊?

我得忙活呢。另外,把你那滴答关了行不?漏水啊?”

主人公呼地立起,冲着里屋叫:“亲爱的,是不是马桶漏水啦?不是刚修好么?快看看。”“唉小伙子,我是说把你那电脑中的滴答关了,好谈正事哟。”

“哦对不起。

是该关掉。

放了一天啦。”

又叫到。

“亲爱的,不是马桶,马桶没漏。你把电脑关一会儿就行。”嚓!水龙头扭上,滴答声消失。女主人微笑着出来,也拎着盏台灯,而且,居然和春钱家那盏英雄台灯,一模一样。

简直就是一个模子翻倒出来的。

春钱明白了。

无可奈何的摇头苦笑。

“唉小伙子。

没用的,你这台灯一样电不晕人。”

小俩口面面相觑,睁大了眼睛,然后一起敬慕的望着春钱:“春大爷,神啦。我们还没介绍,你怎么就知道得清清楚楚?”

春钱开起了玩笑。

“我可以占卜先知。你们还不知道?

不信?

插上插上插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