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幸福宝贝
作者:任良辉  发布日期:2017-08-21 12:07:35  浏览次数:514
分享到:

邻村小李庄今天祖坟上万头攒动、热闹非凡。十里八村的闲人都聚集来看一场闹剧。这里即将发生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惊世骇俗之事。本村富家女贾美丽今天要在祖坟上为自己一周前命丧车轮下的爱犬举行隆重的葬礼,并且本市一名少年才俊要为他的爱犬致悼辞。此事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滑天下之大稽,叫人哭笑不得也!”诸君要问此事缘由,请耐着性子听我从头道来。
   小李庄今年七十九岁的李老汉,三代贫农,目不识丁,老伴前年刚去世。长辈没有文化人为他起名字,小时候就唤作李毛头,长大在队里出工、要记工分,队长请本村的清末的秀才甄有才为他量身定做了一个名字——李厚道。李厚道人如其名,忠实厚道,本分守信。家境虽贫,可总爱助人为乐,虽平日也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地动鬼神的大慈大悲之善事。但每遇落难乞讨之人总是倾其所有,邻里凡有大小之事虽无力经济相助,但总是主动出力相帮。
   在十里八乡是一个真正的大好人。厚道旺年育有一儿一女,已过不惑之年时不小心老伴又为他添一个小子。李厚道为了把三个孩子拉扯大,恨不得不睡觉起早贪黑干活,偷着做一些针头线脑的小买卖,可刚做不久不巧被“割资本主义尾巴工作队”捉住狠狠地批斗了三天,好在他“根正苗红”、又能主动悔过,也没有再深究下去。从此他只能靠晚上帮生产队管理六条牛,白天抢着干最脏、最累的活,以此多挣一点工分艰难地维护一家两大三小活命。后来实行土地承包,他如鱼得水。由于他精通稼穑,又能吃苦。粮食年年丰产,农闲忙着在工地上打工。因此家道逐步殷实起来。
   大儿子李有财生性顽劣,逃学、惹是生非是家常便饭,为他李厚道操碎了心。有财十六岁终于读不下书到本村私营钢铁厂打工。此小子肯吃苦,嘴又甜;处事圆滑是无师自通。不到两年就深得老板贾大德的器重、破格提拔为该厂分管外勤的副厂长。他们两人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流逝愈来愈火热,李有财更勤快,贾老板家里的活也主动乐呵呵地承担起来。贾老板也逐步把自己半辈子的混世与赚钱的秘诀倾囊相授。贾老板还主动找有财授意将独女贾美丽许配给他。原初有财内心一百二十个不乐意。自己要身材身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而贾美丽名不副实。五官不正,身材矮小臃肿,性格任性刁蛮。可他还是带十分恭敬的微笑说:回家请示父亲!后来发现贾老板在大城市的房产逐日增多,听说又在城东现款五百多万购置了一套豪华别墅,目前还没有办证,是准备给女儿的嫁妆。早前贾老板主动为有财报名取得驾驶的小本子。现在家里四辆名车任有财开。而且当面许诺如果他和其女结婚,再专门给他配一辆三百多万的法拉利豪车。于是有财的心思火热起来,经过三天深思熟虑终于兴冲冲跑到贾大德面前兴高采烈报喜说:他父亲非常高兴这门亲事。并且勤快地在贾美丽面前甜言蜜语地献殷勤、捧笑脸。李厚道原先对这门亲事一万个不情愿、死活不松口;他认为门不当户不对,更主要是贾家刻薄悭吝、为人奸猾与他不是同类人。后来经不起有财的又要跳河又要上吊的死磨活泡只能唉声叹气地默认儿子入赘贾家并且改名贾有财。有财与美丽刚满法定婚龄、贾大德就为他们在本市最高级别的大酒店举办了无比奢华的婚宴。重金请来英国皇家乐团前来助兴。高薪邀请本省金牌主持人为他们主持婚礼。据说婚礼现场用来点缀的鲜花就花费十数万。当晚贾有财感觉自己像王子一样漂浮在童话世界里。李厚道任凭亲朋好友强拉硬拽就是不肯上台。默不出声坐在婚宴的一隅使劲地抽着自己的雪峰牌香烟。贾有财荣幸地邀请自己的干爹、本市副市长为他婚礼致证婚词。婚后他们小两口谈不上幸福美满,可金钱厚厚包裹的婚姻也算是风光无限。可结婚二十多年、看遍了全国各地的名医大家可就是没有怀上一儿半女。有财接受工厂改名公司,为了公司发展壮大,官场、商场应酬不断;无暇把温存留给贾美丽,美丽为了消遣经常性的独守空房的孤寂;不惜八十几万美元的重金和几万元的打点、空运费用从法兰新购买一只名犬,听说此犬为法国大白熊和英国的牛头梗意外爱情的产物。全世界目前不到十条。连牵狗的链子也是纯金打造。贾美丽还挖空心思为爱犬起了一个潮流的名字—宝贝。
   在说说李厚道的另外两个孩子,女儿李有贞,容貌姣好,品行端庄贤能,嫁给本市三甲医院一名才貌双全的外科医生,现如今已经成长为该院的业务副院长,其家庭也已儿孙绕膝,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小儿子李有志小时候身体单薄,但智力超群,且酷爱读书。在姐姐和乡亲们的主动资助下,早已读完本省最有名气大学最权威的物理专业博士学位,现如今四十刚出头岁的他已经是本市唯一的五星级高中的领军人物,全省向当当的学科带头人、教授。有志娶了一位志趣相投、也是出身寒门的小几岁的同行为妻,当时博士刚毕业不久,小两口在出租房里举办简易的婚礼,李厚道邀请两头至亲四桌人来为新人表示真挚的祝贺。有志爱妻头胎遭遇难产,幸亏姐夫为她及时请来全省最有名气的产科主任亲临指导,才化险为夷、母子平安。当时守在产房外的李厚道父子俩焦急得六神无主,听到产房门轻轻打开护士一声清甜的道贺声:李有志喜添贵子,母子平安。他们悬着的心才落了地。看到老父亲的脸笑成一朵花。平日最有孝心的有志高兴地跑到父亲面前温情地说:爸!给您孙子起一个乳名吧!厚道老人乐呵呵地说道:万幸母子平安就叫幸儿吧!幸天资聪慧会绝顶,小学中学三连跳,现如今刚满十三岁就是本省唯一国家重点中学实验班高材生,同时也是本市唯一一个不满十八岁最有潜质的少年作家。有志本打算将三口之家进行到底。可前年妻子意外怀孕,夫妻俩做好了流产的决定,可遭到闻讯而来的父亲李厚道的第一次的雷霆般的呵斥。厚道老人生气地说:你妈四十岁才怀上你,你爱人刚满三十八岁,国家又应许生二胎,这是天赐福气啊!幸运的是有志爱妻十月怀胎也还顺当,更奇的是分娩也没有用到计划中动刀子,顺利产下一名女婴。厚道老年喜添幼孙,满是皱纹的老脸笑得像风中的牡丹花一样颤动。等不及儿子请示立马对儿子说:我家有志儿女双全了,好福气,就叫福儿吧!有志觉得名字不顺口,可是父亲的好意不可违,况且乳名也不录入出生证上,就爽快的应允了。
   今年二月二是李厚道的七十九岁生日,农村传说八十岁过不得,有贞和有志姐弟俩研究决定给操劳一辈子老父亲提前过八十岁生日,不收一分钱礼金,请亲朋好友以及资助过他们读书的邻里一起来聚聚,虽然主动资助他们的钱父亲早已还清,可是落难显真情,近邻赛过远亲,情债还不清,只能表寸心。同时也把忙得好久没有谋面的有财夫妻俩请来暖暖亲情。厚道不同意请大儿子们来,因为自从他入赘贾家连老伴去世回来不足五次。有贞和有志好说歹说好半天他才默许。
   生日当天亲朋好友早早就来给李老爷子道贺,有财说是太忙一直到酒宴开始夫妻俩和他们的宝贝才姗姗而至。现场气氛热闹,场面温馨。平日不爱说话的寿星今年是兴高采烈,日若悬河、谈笑风生。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使老汉的心情一下子掉进冰窟窿。乖觉懂事的孙子幸儿搀着孙女福儿跑到爷爷的面前给老人磕头祝寿。看着小孙女在哥哥指导下有板有眼很是虔诚磕头的样子,老爷子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连声说:幸福宝贝,都快起来吧!正在这时飞来一只全身通白的猛犬也学着,犬模狗样地磕起头来,吓得小孙女哇哇大哭。不远处传来贾美丽阴阳怪气的声音:幸福宝贝,回来吧!不要把头磕坏了。李厚道舒展的笑脸一下子僵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好在小儿媳涵养很深,跑着受惊的女儿跑到屋外哄着她不要哭!李老汉听着小孙女凄凉的哭声不禁老泪纵横。他偷偷用纸巾擦去满脸泪痕,悄悄嘱咐女儿喜宴结束后叫儿女一起留下来。然后强裝着笑脸一直到送走亲朋好友。
   家庭谈心会首先由李老汉责问有财怎么回事开始,还没有等大儿子作答,贾美丽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抢着说:我们的爱犬就叫幸福宝贝,它主动给你磕头是你的福气。它可是身价数百万啊!李厚道气得浑身颤抖、差点没有憋过气去.他气虚声声骂道:我没有这等孽障儿子、儿媳,从今往后你们与李家再无半点挂钩,我死后不准你们磕头、烧钱花纸。家庭谈心会就在李老汉气喘吁吁拿着扫帚扫有财、美丽出门的不快气氛中落幕。事后李厚道急得大病一场,好在小儿媳通情达理,竭力安慰老父亲随他去。她的狗爱怎么起名与他人无关系,况且我们孩子有正规的学名。住了半个月医院,李厚道才逐步回复一些气色。
   时间不长家里又发生一件闹剧,幸好李老汉住在女儿、女婿家,女儿、女婿瞒得紧。否则就此李老汉将气得一命归天!
   一天李有志有事下班较迟,昏黄的路灯下一条白色的闪电瞬间窜向马路,有志避让不及,车轮已经碾过。他急忙下车查看,看到一条白色的狗倒在马路中间,已气绝身亡,依稀觉得有些面熟,仔细观瞧此犬绝非凡品,赶忙电话报警。不一会警车带着一路警笛飞驰而来。警官们下车又是丈量、又是拍照。确认有志并无半点之过。正在此时贾美丽不知从何处窜出,扑倒死犬身边嚎啕大哭,突然又发疯地转身扑向有志又是殴来又是抓,多亏两名警官及时阻止,贾美丽狮子吼般用肥硕的躯体冲撞警车,又跑到路边捡起一石头砸向警车。警官们无奈只有把她请回派出所。
   第二天辖区法院接到一纸诉状:原告要求压死自己爱犬的无过的驾驶员为她爱犬披麻戴孝、并且还要为其致悼词。法官们从未经历过这等荒诞不经的官事,只得请示院长,院长觉得纯属无稽之谈,本不应受理,考虑和谐社会的构建,传唤原被告双方厅外调解。贾美丽咆哮着坚持她的诉求。后经法官与贾大德晓知与理的一番教育,才同意去掉第一条诉求。有志说什么也不肯答应为她爱犬致悼词。大丈夫可欺不可辱,况且自己身为人师怎能助长这等歪风邪气。看着像一头母狮子般疯狂的大伯母。想到万一爷爷得知此事不气死才怪呢的后果!年少明理的幸儿想息事宁人、愿意主动代父受过,由他为伯母的幸福宝贝致悼词。于是出现了文章一开头那般场景。
   贾美丽身着长孝瘫跪在她的幸福宝贝墓碑前,很是动情地哭诉着他与爱犬的无尽的情感。幸儿铿锵有力、感情饱满地朗诵着悼词:可爱的无辜生灵,伯母的幸福宝贝,你是别墅区的宠儿,是伯母情感的皈依,你乖顺专情,本该在富人区享受奢华的赞美,可不想路灯的魔灵,诱惑你扑向那罪恶的路面,你惊艳的躯体被冰冷的车轮碾碎。可你的灵魂永远活在伯母的心间,远在天国的你,不要忘记不时走进伯母的梦境,就像马嵬坡屈死的杨贵妃,时时用梦魂拴住唐玄宗的心!看热闹的乡亲顾不上贾美丽的细声悲啼。听着幸儿的悼词笑得前仰后合!


上一篇:手和声誉
下一篇:隐形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