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视点

新闻视点

喜讯|毕飞宇荣获“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作者:金笛  发布日期:2017-08-23 08:22:55  浏览次数:527
分享到:

2017年8月21日晚,法国文化部授予著名作家毕飞宇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授勋仪式在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官邸举行,总领事柯瑞宇为毕飞宇授勋,法国驻华大使馆官员、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副总编辑应红及毕飞宇亲友等出席。

柯瑞宇在致辞中表示毕飞宇总是描写在动荡当中的人物,以敏锐的眼光展现给读者。他是中法两国之间文化艺术交流的大使,作为本次在法国文坛盛事的特邀嘉宾,再次证明了他在法国文坛中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法国向毕飞宇投身于艺术及中法两国之间友谊所做出的非凡贡献致敬。

总领事阿克塞尔·科瑞欧为毕飞宇授勋

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Ordre des Arts et des Lettres)1957年由法国文化部设立,用于表彰全世界在文化艺术领域享有盛誉或对弘扬法国和世界文化作出特殊成绩和杰出贡献的法国人及外国人,是法国四种部级荣誉勋章之一,也是法国政府授予文化艺术界的特殊荣誉。中国作家莫言、铁凝、韩少功、余华、李锐等都曾获得过这一勋章。

从事创作三十余年,毕飞宇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其短篇小说《哺乳期的女人》曾获第一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玉米》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长篇小说《推拿》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虽然毕飞宇的创作深深地扎根于中国的历史与现实中,但他的作品在国际上也获得了很高的声誉。其作品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并且获得了几项国际大奖的肯定。2010年,法文版《平原》更是获得了法国《世界报》文学奖。2011年,《Three Sisters》(《玉米》——葛浩文、林丽君翻译)获得第四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

毕飞宇与法国的缘分颇为深厚。早在《平原》获得《世界报》文学奖之前,他的多部作品就已经被翻译成法语,这些法文译本也推动着毕飞宇的作品走向更多的国家。2003年,毕飞宇的中篇小说《雨天的棉花糖》由法国南方行动出版社引进出版,由此开启了他的作品走向世界的序幕。

迄今为止,毕飞宇共在法国出版了《雨天的棉花糖》(2003)、《青衣》(2004)、《玉米》(2005)、《上海往事》(2007)、《平原》(2009)、《推拿》(2011)、《苏北少年“堂吉诃德”》(2015)等七部作品。其中,后六部均由法国菲利普·毕基耶出版社出版。2004年,毕飞宇首次参加巴黎书展,并获评“最受法国读者欢迎的中国作家”。此后,他更是十余次赴法参加各种文化活动,深受法国读者的喜爱。

在中国,毕飞宇也热心推动中法文学交流,他曾多次与法国作家展开对话;今年2月,接受某读书节目采访时,他向读者推荐并朗诵了法国作家加缪的名作《局外人》;今年4月,他还在北京法国文化中心举办了“毕飞宇的文学告白”主题讲座,与中外读者分享自己对文学的理解、法国文学对自己的影响。

毕飞宇在授勋仪式的答谢中回忆起了自己与法国文学的初识:“早在1977年,在我还是一个13岁的少年的时候,我在垃圾堆上捡到了一本没有封面也没有封底的残书,我即刻就迷上了这本书。许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让-雅克-卢梭的《忏悔录》。这是我第一次阅读法国,也是我第一次阅读西方。《忏悔录》让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认识自己。”同时,他也表示法国文学和法国文化在他的知识谱系里占有极其重要的比例,而他最热爱法国的还是发轫于法兰西的思想变革——启蒙精神。

毕飞宇儿子为其担任翻译

法国文化部此次授予毕飞宇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不仅是对其文学成就的认可,亦是对他在中法文学文化交流上做出的贡献进行表彰。

毕飞宇今年年初推出了首部文学讲稿《小说课》,在《两条项链——小说内部的制衡与反制衡》一文中,他热情洋溢地向读者推荐了莫泊桑的《项链》,他的妙趣解读令这篇家喻户晓的法国经典作品焕发了新的美感和颠覆性的认识。

授勋酒会

授勋酒会

左起:人文社社长臧永清、毕飞宇、毕飞宇太太祝红波、毕飞宇儿子毕雨桐、人文社副总编辑应红、人文社当代编辑室主任赵萍

毕飞宇及其家人

毕 飞 宇 的 首 部 文 学 讲 稿

《小说课》| 精装 | 毕飞宇 | 人民文学出版社

本书辑录了作家毕飞宇在南京大学等高校课堂上与学生谈小说的讲稿。毕飞宇所谈论的小说皆为古今中外名著,既有《聊斋志异》《水浒传》《红楼梦》,也有海明威、奈保尔、哈代乃至霍金等人的作品。身为小说家的作者有意识地避免了学院派的读法,而是用极具代入感的语调向读者传达每一部小说的魅力。

——

毕飞宇在“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授勋仪式上的答谢

`

毕飞宇在“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授勋仪式上的答谢

感谢你总领事柯瑞宇先生,是你授予了我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荣誉。此时此刻,我觉得你是天下最好的那个男人。

感谢你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

感谢你法国驻华大使馆;

感谢你法国文化部;

感谢你法国。

说起感谢法国,我想我是诚挚的。早在1977年,在我还是一个13岁的少年的时候,我在垃圾堆上捡到了一本没有封面也没有封底的残书,我即刻就迷上了这本书。许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让·雅克·卢梭的《忏悔录》。这是我第一次阅读法国,也是我第一次阅读西方。《忏悔录》让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认识自己。这是困难的。直到现在我也不敢说我是一个认识了自己的人。——这是一个充满了荣誉感的过程,也是一个充满了羞愧感的过程,当然,这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过程。

作为一个作家,我必须说,每一个人的知识谱系都极为复杂。但是我知道,法国文学和法国文化在我的知识谱系里占有相当重要的比例,从卢梭到勒克莱齐奥,从伏尔泰到图尔尼埃,谦虚一点说,我真的读过一些法国书。如果有人问我,你最热爱法国的什么?不是小说与诗歌,也不是绘画与建筑,更不是红酒与奶酪,是启蒙的精神,是那场由法兰西所开启的伟大的思想变革。

令我感到自豪的是,我不只是一个读者,我用我的写作回馈了法国。截止到现在,我在法国出版了《青衣》《雨天的棉花糖》《玉米》《上海往事》《平原》《推拿》和《苏北少年堂吉诃德》。

这就要感谢尊敬的陈丰女士。我知道,因为职业的缘故,你每年要阅读数不清的中国小说,但是你告诉我,你从不相信别人对你说了什么,你只相信你读到了什么。感谢你的阅读,感谢你的努力,感谢你的宽容,更感谢你的苛刻。

有一个人我必须要格外地感谢,那就是法国出版家飞利浦 比基埃先生。十多年前,当我和飞利浦 比基埃第一次在南京见面的时候,他请我给他取一个中文名字。我想了想,“比基埃”是姓,依照汉语的发音,我很慷慨地让他姓了毕;“飞利浦”是名字,按我们中国人的习惯,我给他取名“飞浦”。陈丰说,“毕飞浦”?飞宇你好好的给自己弄一个大哥干啥?我还没有来得及后悔,飞利浦兴高采烈地说,这个名字好。在今天,我想用庄重的口吻对毕飞浦说,你不仅仅是我的兄弟,你也是许多中国作家的兄弟,感谢你为中国文学所做的一切。

我要感谢我的法语翻译克洛德巴彦先生、伊丽莎白女士、艾曼纽尔女士、米赫亚姆女士。

当然,有一个人是不可以被遗忘的,那就是今天没有到场的许钧先生,20年前,正是这位杰出的法国文学翻译家热情洋溢地把我的作品推荐给了陈丰。

感谢上海总领事馆的陈楠先生,感谢你这些天来的辛苦。

谢谢在坐的每一个人,我的家人、亲友团、我中国的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媒体的朋友们。谢谢年轻而又帅气的现场翻译毕雨桐先生。

各位朋友,我的手上没有剑,但是,有一支笔。我希望我手上的笔可以捍卫一个骑士的荣誉。

                                 2017年8月21日

于法国驻上海总领事官邸

`

毕飞宇,1964年1月生于江苏兴化,现为南京大学教授。

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小说创作,代表作有短篇小说《哺乳期的女人》《地球上的王家庄》,中篇小说《青衣》《玉米》,长篇小说《平原》《推拿》,文学讲稿《小说课》。

《哺乳期的女人》获首届鲁迅文学奖,《玉米》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Three Sisters(《玉米》《玉秀》《玉秧》英文版)获第四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平原》获法国《世界报》文学奖,《推拿》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