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49章 公园门口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1-15 10:27:40  浏览次数:79
分享到:

“啊!”

“姐姐,你怎么啦?”

“没什么,真恐怖哇。”

青黛本来是想问,这人大主任的公子38岁,还有一对龙凤胎,那个如花似玉的小保姆,怎么会和他爱上了?

还“爱得死去活来。”

可想想这提问太残忍。

话到喉咙口。

又滑了回去。

“哎聊了这半天的,你姓什么呀?”“你叫我小青吧!”小保姆挺挺胸脯:“俺们那一疙瘩,都姓青,就是青春的青。”

青黛笑了。

“我也姓青。

你叫我青黛就行。”

小保姆差点儿蹦了起来。

“你哄我!我爹说过,全中国就咱那一疙瘩姓青,这是个异姓哩。”“我没必要哄你,我本来就姓青,跟母姓。”

青黛看看林荫道那头的一号楼。

催促到。

“我们快走吧。

我好口渴哟。”

小青就咯咯一笑:“那,我们比赛看谁跑得快。”说着,箭一般射了出去。想不到这农村小保姆居然这般敏捷?本是学校田径队员的青黛,一迈步也追了上去。

到底身高腿长。

训练有素。

在快要拢一号楼时。

青黛追上了小青。

一把抓住她,笑嘻嘻的夸奖到:“跑得好快!小青,你真不简单呢。”小保姆高兴地一扬小脑袋:“小保姆们都跑不过我,我们没事儿时,也常比赛,她们尽输。”

“输了怎么办?”

“刮鼻子,打手心,罚捶背,还输钱哩。”

二女孩儿边欢笑,边跨上台阶,可马上站住了。台阶上,那个武警正严肃的站着,盯住青黛呢。

“小李班长。

摆酷哇?”

看来,小保姆和武警都混熟了,一点不陌生。

笑嘻嘻的招呼到。

“今天不上岗哩?”“她是谁?”小李班长严肃的问到:“小青,你认识她?”“是我姐姐,怎么哩?今天这么严肃?”“她没出示证件就硬闯了进来,同志,请出示证件!”

小青呶起了嘴巴。

跺脚到。

“你不认识我哩?

我是谁呀?”

“认识,可我不认识她。”“我说过,她是我姐姐。哼,讨厌!滚开你哩。”说着,使劲儿向下推他。小李班长摇摇头,终于挪开了步。

青黛瞅着他的背影。

心有余悸。

“这些武警。

真死板!”

二女孩子进了屋,可青黛的兴趣,给尽职尽责的小李班长全弄坏了,只四下瞧瞧,就坐在了沙发上:“还差点儿给抓起来了呢,莫明其妙。”

小青麻利的端来一杯温开水。

“姐姐喝吧。

不够。

还有。”

青黛也真是感到了口渴。一饮而尽,未了问:“小青,问你个话,不准隐晦哦。”小青一面麻利地收拾着,笑答到。

“要看是什么话哩?

快五点了。

哈韩哥要下班啦。”

“你的哈韩哥在工作?”青黛故意惊异问到:“不是一号楼么,应该是大官儿的儿子哟,还要工作?”

小青就立起身。

以教训的口吻说到。

“总书记的儿子也要工作哩。

现在21世纪,不搞封建公子哥儿养处尊优那一套。哈韩哥是外企的副总,配的车都是保时捷,世界名车,你知道哩?”

“不知道。”

青黛确实是不知道。

哈韩每次到家来都是打的。

也没看到过他驾什么世界名车的。

“保时捷比奔驰贵吗?”“各有一比。哈韩哥这款保时捷市场价将近200万人民币。小奔驰也不过才20几万人民币哩。

可最贵的奔驰迈凯轮跑车,在国内买 840万人民币, 运费还有1000万人民币,是从德国空运的。

不过这车现在停产、而且是限量版的。

 这车的普通版哩,在美国上市值48万美元……”

“外企副总,应该很忙嘛,怎么可能按时上下班?”

“姐你You are behind.(落后啦!)”小青又开始整理,开窗,挽窗帘,给花浇水,忙得不亦乐乎,可毫不费力,各种令青黛望而生畏,烦不胜烦的细摸琐碎。

在小保姆手里就像在放飞快乐。

愉悦且轻盈。

“外企科学管理,严谨规范。

哪像中国企业,对待自己员工,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正常的上下班外,喊你加班就加班,还不给工资和补休,整一个比外国资本家还残酷压榨,剥削哩。”

青黛无语。

可暗地叹为观止。

自己也曾看不上眼的小保姆啊呀。

这些方面的知识,远在自己之上,唉青黛青黛,好像你也不比人小青高明多少哦?“小青,姐问你,如果姐和你的哈韩哥恋爱,你吃醋不?”

青黛终于问到。

“你说得那么的好。

我对你的哈韩哥也动心了哦。”

没想到小保姆哈哈一笑,看看她:“如果哈韩哥愿意,我没意见,可是我会伤心的。”青黛瞧着她,惊奇的反问到:“你的爱情,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吗?”

“可那是单相思哩!”

小保姆咯咯一笑。

“哈韩自己并不知道哩。再说,”

她停停,歪着脑袋瓜子打量打量青黛。

“你比我漂亮和成熟,我想,哈韩哥会喜欢上你的。你是硕士哩?”“不是,大本。”小保姆失望到:“那你没希望哩!我常听哈韩哥叹息。

说他有个暗恋了多年的女同学。

漂亮可爱,聪明伶俐。

要是读上去的话,一定会是个女硕士,替她惋惜哩。”

青黛自得的笑了:“她叫什么名字呀?你的哈韩哥这样念着她?”

小保姆摇头,满眼忧郁:“不知道!可我看得出,哈韩哥喜欢那个女同学。如果我知道了他那个女同学的名字和住哪儿,我一定亲自上门,为哈韩哥说媒。”

青黛大为感动。

想过去抱抱她。

刚站起来。

外面传来一声鸣笛,然后是轮胎辗过地面的沙沙声响。“哈韩哥回来罗!”小保姆欢呼一声,拉开了大门。

青黛跟着走出去,果然,一辆银灰色的保时捷,正沙沙沙的朝着车库倒车;从左面的反光镜里弄,青黛瞧见全神贯注的哈韩。

轻抿着嘴巴。

脑袋向后侧着。

小心翼翼的搬着方向盘,操纵着车子一点点地后退。

青黛捋捋自己鬓发,舒适的靠在铝合金栏杆上,眺望远方。

一大汪房海颠涟,无数条车龙蜿蜒,从东方吹来的风,带着寒意抚过,眼前一片迷漓,后面一片林涛;那发亮的阳光,不知何时透过了云层,映照得大地活龙活现,栩栩如生,空气中弥漫着早春的气息,那些花香,潮汐和莫名的激越……

“哈韩哥,我的姐姐来啦。”

“你多时有了姐姐?”

盘旋的石阶上。

传来轻捷的步履声。

“别调皮啦,弄点水喝,我渴坏了。”“早准备好了哩!哈韩哥,快走,我给你介绍我的姐姐,很漂亮哩。”

“在哪?”

“那不是?”

青黛徐徐转过身,微笑到:“下班啦?”“哎呀青黛,你怎么来啦?”“是小青引我来的。”

……青黛离开时,组织部长和市委书记都还没回来。青黛抱抱小青:“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平时替我看好你的哈韩哥,只准他规规矩矩,不许他乱说乱动。

还不准他喝冷开水。

在家里上网,不能超过三小时。”

小保姆就神气活现地。

示威似的冲着哈韩点头:“好的!一有异动,我就告诉姐。不过姐,哈韩哥要是背着我,或者给我行贿,我就不敢保证了。”

过警戒线时,哈韩特地停下。

指着青黛。

对值勤的小李班长介绍到。

“小李,这是我女朋友青黛!来相互认识认识。”

青黛快活地看看年轻的武警班长:“不吵不相识!小李班长,你好。”武警便对她立正敬礼:“你好,青黛同志,以后进门,请按规定带上证件好吗?”

青黛笑嘻嘻点头。

“一定一定。

没带不许进。”

出了警戒线,踏着浓浓的暮色,二人漫步而去。

这是二人认识并确定关系以来,第一次相伴散步。一路缱绻,一地芳菲,城市在前,风景在后。青黛己答应了哈韩的邀请,这几天就搬过来。

羞涩和矜持一旦消失。

青黛也如所有恋爱中的女孩儿。

不知不觉就扔掉了自我。

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女孩儿。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