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50章 二只苍蝇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1-22 11:57:01  浏览次数:62
分享到:

“好吧,史密斯先生。”女领班微微一弯腰,再对茹主笑到:“请稍等。”一扭腰,匆忙走了。一只汗毛浓密的大手伸了过来。

“曾!

我的朋友。

请稍等等行吗?”

大家愕然。

保安部长握住小曾的右手摇摇:“我得忙我的去啦。OK!祝你们大家胃口好!”松开,离去。茹主笑:“小曾,委屈二个钟头,结识一个美国朋友,值啊!

以后你到美国玩儿。

有人担保啦。”

小曾哭笑不得的咧咧嘴巴。

邱候却不以为然。

这些外国人就是这样,公事公办时,爹妈都不认,下来呢,冤家也是朋友。茹主凑近他:“邱处,你看这菜?”

邱候还没回答。

小司机就朝她挤挤眼睛。

“往贵的点,往贵的点。

反正又不需要我们付钱。”

邱候楞楞,倒是茹主马上反映过来,嗔怪的瞪瞪他:“堂堂市交通局,还差这俩小钱?拜托!你注意点自身形象好不好?”

小司机却似个大首长般。

捋捋自己光滑的下巴咳咳。

慢条斯理的在喉咙口闷到。

“这个嘛!嘿嘿。甩开膀子走正步,热爱企业见行动!茹姐,我最讨厌那些靠嘴巴混饭吃的啦。”茹主握起了粉拳,唬起了嘴巴:“你说谁啊?你说谁啊?欠揍!”

女领班袅袅婷婷的过来。

“小曾朋友!

请!”

“谢谢!”

一反颓丧的小曾,对她温柔的笑笑,二排白洁整齐的牙齿,在灯火辉煌中引人注目:“请领路吧。”说罢,一挺胸走在了大家前面。

这样一来。

整个形势马上变了个模样。

邱候茹主和小司机。

倒成了跟在小曾屁股后面的被邀请者。

三人对望望,沉默不语的跟在了小他身后。“美女,我是姓曾,该怎么称呼你呢?”“当然!史密斯先生的曾朋友嘛。”美女领班在纷乱的目光中,像只骄傲的白天鹅徜徉着。

一面职业性的笑答。

“一般人可不能加桌呢。”

“戴维是谁?”

“餐厅经理。”“中国人?”“美国人。”

小曾幸灾乐祸的扭头瞧瞧三人:“保安部长这下有麻烦啦,会不会把戴维也关起来?”“我看不会。”美女领班吃吃吃的笑了。

“你这人真逗。”

食客如鲫。

美女似花。

美女领班苗条高挑的身子,犹如一朵盛开的水仙花儿,在美味与食欲中飘散摇曳。

邱候瞟瞟,茹主轻蔑的瘪瘪嘴巴,小司机则像喝了凉水一样,捧着自己脸颊,咝咝咝的抽着冷气。“到了,请坐,请点菜。”

美女领班停下步子。

指指安在最里边的大包房门侧外的一张玻璃小桌。

“客人太多。

只能这样,请谅解。”

小曾一挥手:“哪里哪里?这样己经不错了。”对三人道:“都请坐下吧。”小司机鼻子哼哼,一屁股坐下,自顾自的倒上茶水,撅起二朗腿就喝。

茹主朝邱候看看。

“邱处!

小曾叫咱们坐下呢。”

邱候就轻轻坐下。

“那就坐下吧,点菜!”然后,扭头问小曾:“你看来点什么?”“随便,反正也不饿。”小曾笑微微的回答:“早气饱啦。”

小司机嘲弄般瞅着他。

“好像约翰·迈克没有‘随便’这道菜哟!

曾处!

来盘清蒸河豚,盱眙龙虾?要不,活吃猴脑,火灼凤爪也行,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

小曾高傲的瞅瞅他,笑容可掬:“随便怎样都行!只要你满意。”又朝向邱候:“邱处,今天可是你作主,我还没感谢你呢。”

邱候心虚的笑到。

“还有茹主呢。

哎小曾呀。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离开不过二个多点钟头嘛。”

“你和小陶分手了?”邱候心里一惊:这家伙是什么意思?局外人看似没头没脑,局内人却深知个中缘由,这个小曾鬼呢。

嘴上答到。

“回公司啊!

哎!

一不留神,就接到了你的求救电话。姚局急呢。”

果然,一拨之下,小曾焦燥起来:“我就随便瞅瞅,不想被人一把抓住了胳膊肘儿,呔,这算是怎么回事儿?这是在咱中国土地上吗?”

正在点菜的茹主。

抬头愀他一眼。

快意的说到。

“人家以为是在纽约第五大道呢,我说曾大处,下次你可要注意点哟!”

“什么他妈的改革开放?还是公共租界,治外法权啊?打手机,刚好没电,说几句就成了哑巴;打电话,只能打给我的律师,要不卡断。”

小曾愤懑的叩叩玻璃桌。

一脸的晦气。

“邱处!

明天非得约约记者报料,登他个狗日的头版头条。”邱候漫不经心的安慰到:“好的,好的。先吃饭,有的时间嘛。”

稍会儿。

菜陆续端了上来。

邱候瞧瞧。

心提到了嗓子口。

虽然还不至于活吃猴脑,火灼凤爪,可那一碟碟,一盘盘色香俱全的菜肴,却全是货真价实的高档菜。

邱候对饭局和吃研究不多,可他也知道这些菜吃下来,至少也得四位数。

瞅瞅小曾,茹主和小司机。

一个个大快朵颐,满不在乎样。

他真是有点进退维谷而生闷气。

说吧,只怕三个年轻人嘲笑自己年老无知,代沟深邃。再说,确实是又不需要你私人掏腰包;不说吧,毕竟自己要负责任,姚局那儿不好交差。

想到这儿。

邱候纳闷的瞟瞟办公室主任。

一向挺能和自己想到一块儿的茹主。

这次怎么岔了道儿?

她不知道四个人一顿便餐就上了四位数,到一肩挑办公桌前不好交待吗?哎都怪这吊儿郎当,出口不逊的小司机,像饿死了投的胎,只知道说大话,怂恿别人上前。

奇怪的是,平时里挺稳重的茹主,怎么也听信了他的鬼话?

哼!

不需要自己掏腰包?

那该谁掏哇?谁掏腰包?

“请!邱处。”酒杯举了过来,精琢细磨成女人温婉颈项状的高脚杯里,晃荡着的是橙色果汁。咣!轻轻一碰。

“好!

你也请。”

邱候礼貌的点点头。

瞅着杯中那细条条的果橙肉丝,在稠密的汁里沉浮晃荡。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可早听说过,小曾平时里喝酒挺厉害的。”小曾一口喝干自己杯中的果汁:“那是同事们编的酒段子!信不得。”

抹抹嘴巴。

笑嘻嘻的瞧着对方。

“这白关呢,也有好处。

可以让人看清某个人真正的脸嘴。”

“哦?”邱候故作不解,心里却敲起了小鼓,慢腾腾呷一口果汁,品品,吞下:“我可不像你,三高哟,甜食是最大的敌人。”

“某个人呢!

自以得计。

机关算尽。

岂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小曾依然笑嘻嘻的举着酒杯,大半杯黄澄澄的果汁,映着他还算端正的脸孔:“前面弄了我100多万,后面假美国佬之手把我白关,还不知以后又会对我怎样?

我没得罪某个人啊!

为什么对我这样?

我怕啊!真是怕!

现在,为了你率着他俩前来,干,邱处。”

“不客气!”咣!两只杯又响亮的碰在一起。至此,邱候完全听明白了对方的话语。只有一个结论,小曾一定从保安部长嘴中,弄明白了是自己在后面指认搞鬼。

同时。

也明白过来了。

一肩挑逼着他“借”出100万现金。

是自己出的锼主意……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