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奇书散文 小蝌蚪儿 5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1-22 11:59:18  浏览次数:98
分享到:

可现在

站在阳台瞅去

就像不慎掉进凹陷的井底,一片片熟悉又陌生的茫然,只好呆呆儿仰望着,被现代文明割得肢离破碎的天空,犹如从繁华的大都市,突然回到乡下,有种无法排斥的失落郁闷。

更想不到

这下还真正接了地气

浓荫遮盖下的小蝌蚪儿,紧邻大院进出口,一楼又是一排社区出租门面,以前从没听到过和看到过的,基本上都挤挤压压,纷至沓来:你健康,我健康,我们大家天天健康,耶!耶!耶!(某某针灸药疗中心)哎老,老婆大人,我现在,在××家里喝,喝酒哦,真,真的,哄你是狗!是猪!反正不是人好了。(轻笑的女音:好大的胆子,哄老婆哄出了世界水平,是不是平时也这样哄我的哟?)今早上我跟儿子摊了牌,要爸妈还是要老婆?随他狗小子选择。他爸呀,这儿子我们算是白养啦(咕嘟咕噜的男低语:唉,老子硬是不明白,这都是怎么搞的?)

然而

不期而至的雨季,却捎来更大的慰藉。

连续几天的淋沥,让我畅游在神往的江南。但见那湿漉漉逶迤迤的白雾,从四下水泥森林的空隙处,顽强轻松,婀娜多姿的挤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黏,不知不觉就黏在了我眼前翠绿的树冠。

同时

被黏住的还有躲雨的鸟儿

就连一向洒脱的雨丝,也被牢牢黏住,一时,雾茫茫,雨茫茫,唰唰声,天上地下,笼罩在湿润沉郁的霾雾里……我恍若身处舟揖桨声的水乡,又如漫步蓊蓊郁郁的森林,湿绿丛丛,润红重重,眼睛大睁,望不穿半尺天地……平时清晰可见,充耳皆闻的高大明暗,各种声浪,全都不翼而飞,只剩下无边的想像与感怀,盘旋升腾,比翼齐飞。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时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是唐朝鬼才李商隐,独在《夜雨寄北》

“湖海倦游客,江汉有归舟。西风千里,送我今夜岳阳楼。日落君山云气,春到沅湘草木,远思渺难收。徒倚栏干久,缺月挂帘钩。雄三楚,吞七泽,隘九州。人间好处,何处更似此楼头?欲吊沉累无所,但有渔儿樵子,哀此写离忧。回首叫虞舜,杜若满芳洲。”这是宋代沉雄张孝详,高咏《水调歌头·过岳阳楼》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这又是唐朝风流温庭筠,低吟《更漏子·柳丝长》

平平仄仄

抑扬顿挫

我的小小蝌蚪儿,便时时浸泡在馨香扑鼻的唐诗宋词里了。钟灵婉约不是神丹,大气沉郁也不是妙药,可它直达心田的雅致,直沁骨髓的悠长和遍及灵魂的丰腴,这于常常为生活烦恼的我,时时为未来急燥的我,不蒂是一杯提神的琼浆玉液,一帖清凉的剂世良药。

更奇妙的事儿

意料之外,接踵而至。


下一篇:梦寻东井巷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