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54章 暗自窃喜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2-30 11:24:16  浏览次数:211
分享到:

老头子也说。

“青黛!

别犟啦。

暂住嘛,这儿挺宽呢。人家小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话瞪瞪他:“哈韩!你又哈哈什么?”“哈,哈哈,哈,”青黛忍不住笑了:“爸,你别说了,瞧你累的。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自己长大了,再和你们住在一起,有点怪怪的。”

青话喟然长叹。

“青黛!

你长大了,我怎么总觉得你还是个任性的孩子?

瞧你,又辞职了?不过才大半年吧?”停停,追问到:“这次又为了什么?办公室主任,工资和福利也还将就,为什么还是呆不下去?你这样跳来跳去的,就不怕人家哈韩,”

嘎然而止。

青黛又有些不耐烦。

可看看夜色浓浓的窗外。

放低了嗓门儿。

“我说过不要你们管,我用了你们的钱吗?哈韩?哈韩自己还不是在外打工?他现在没权利管我,以后也没权利管我。再说,他也知道的。”

青话着急的指指东房。

“小冤家!

你还让我和你爸活不活?

到了这儿,你还讲这话?幸亏他爸妈还没在家。”

“瞧,开始了吧?开始了吧?”青黛幸灾乐祸的抖抖手中毛被:“我要说不搬到这儿,你和老爸包准呼天抢地,唠唠叨叨;现在才开始,就这么小心翼翼,妈呀,这叫过得什么日子?”

说罢拉开门。

跨出复关上。

凌风而站。

三月夜,天河横溢,星斗灿烂,空气中弥漫着花香,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宁静,徐徐降临。

青黛毫无睡意,耳聪目明,心旷神怡。宁和之夜,温馨安祥,软风抚面,银辉弄襟,那一汪梦中的月色星光,原来这么的缠绵,这么的清亮……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

如果可以。

我愿意夜夜就这样站着。

任思绪穿越千年时空,寻找那漫天的豪放与婉约。

如果有奇迹发生,我愿意离开这凡间,在银色的浩瀚中畅享,那无垠的起舞和婵娟……可是,唉,我的人生怎么总是遇到讨厌的呀?

瞧爸妈那小心谨慎的样子吧。

看着就令人想哭。

我是预见到这种情况的。

眼看着搬迁在即,毫无能力的双亲为租赁房着急,可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和本事,我自己的事儿就挺烦人,还得替爸妈操心。

哈韩现在虽然对我不错,可他是否真心的爱我?

我不知道!

青黛青黛!

你心里到底需要什么?我也不清楚。我知道这就叫糊里糊涂,患得患失。那天上网查讯,医学上叫“焦虑症”,(谢天谢地,好像我这段时间,不太嗜睡啦。)临床表现多多。

如对将来无名的忧虑。

焦虑症患者总是为将来忧虑。

他们忧虑自个的亲人、自个的产业、自个的安康。过度机敏。

焦虑症患者每时每刻都象一个站岗放哨的战士,对周围环境的每个纤细动态都充溢警觉;因为他们无时无刻不处在警觉状况,影响了他们干其他一切的工作,乃至影响他们的睡觉……

听!

嘘嘘嘘!

嘘嘘嘘!

草丛中蝈蝈在叫,一歇轻,一歇重,多么的安静啊!12点都过了吧?

这时候的我们原住家那儿,充耳是大排档和夜啤酒的喧嚣,满目是天花板与拥挤破烂压顶的烦躁,这个世界,原本就存在着二种不同的生活。

前者给人安宁向望。

后者让人伤感绝望。

可是。

这真是属于我需要的生活吗?一片树叶掉在了青黛头上,她惊醒似的抬头望望,然后轻手轻脚的下了楼。

正窝在小床上玩手机的小保姆。

听到青黛的叩门和轻唤。

喜出忘外的一步蹦下。

跑了过来。

“姐姐姐姐,我猜到你要来的,一直等着哩。”青黛笑了:“你猜到?真是人小鬼大哦,哎上床上床,冷着呢,这底楼怪冷哟。上床!”

二人一齐跳上床。

一齐躲进了温暖的被窝。

小保姆这间房不大。

放下张单人床和简单的桌子凳子,看起来就比较窄小了。

可小保姆会整理,桌凳擦得干干净净,桌子下面放着二个卡通塑盆,一个卡通小圆镜,一把卡通泰迪熊身梳,一个桔色中号软质收纳盒,里面堆满了发夹,塑卷简,橡皮筋什么的。

居然还插着一枝红纸玫瑰。

在明亮的灯光下,烁烁生辉……

青黛啧啧称赞到:“小青工,小小年纪,挺会安排的哦,在哪学的?”“自学的呗。”小保姆朝里挤挤,竭力紧巴巴的靠着青黛。

“我不像姐姐你呀。

读了大学,有工作,见识广,朋友多,还有爹妈疼着。

我十三岁就出来当保姆。

不学不做没人帮你,主人就会嫌弃你的。你们城里人不是讲清洁卫生,文明生活,最讨厌乡下人不爱整洁吗?所以,我只得自学啊,不学要落后哩。”

青黛刮刮她的小鼻子。

“说起来一套套的。

哎小青青哇!

你说你的哈韩哥,对我们搬来高不高兴?”

小保姆像受了极大的侮辱,瞪起了眼睛:“你说什么?哈韩哥这几天为你们的搬来,跑上跑下,忙忙碌碌,那天牛书记和哈部回来,还和他们争哩。”

“哈部是谁?”

青黛一时没听明白。

纳闷到。

“你的哈韩哥还有个姐姐或妹妹?”

小保姆哈的声,掀开毛被坐起来:“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哈部哈部,就是哈部长,市委宣传部长,哈韩的老妈。现在城里当官的,都流行只称呼前面二个字。”

“哦,是你哈韩哥的老妈呀?”

青黛回过神。

瞧小保姆一脸的不高兴。

恶作剧心顿起,推推她。

“那你叫她什么?”“哈部呀。”他爸呢? “牛书记。”“你刚才不是说,现在城里当官的,都流行只称呼前面二个字?该叫‘牛书’才是。”

小保姆认真的回答。

“我本来是叫‘牛书’的。

可哈韩哥和哈部都笑我呢。

后来就改称牛书记了。”

青黛想爆笑,可强忍住了,面对这么个天真无邪,心地善良的小姑娘,青黛觉得自己不敢,也笑不出声。一阵睡意袭来,小保姆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她把被子拉到自己下巴。

“姐!

睡吧。

我五点半还要起来哩。”

青黛也跟着躺下,随口问:“这么早?做什么?”“打牛奶呗,哈韩哥给你们定的牛奶,每人每天一磅。”青黛惊讶地半侧起身子。

“给我们定的?

谁让他定的?”

小保姆鼻子哼哼。

“不知道!知道也不给你讲。哼,白眼狼。”

青黛复躺下,用胳膊肘儿顶顶她:“小气鬼,又生气啦?你人小,气也小,就是心眼儿大,是不是啊?对了,不可以送上门,非要自己亲自去打?这儿可是一号大院哦。”

小保姆朝外一翻。

扔个背脊给她。

“不跟你说了,哼,讨厌。

我要是哈韩哥哇,早把你休了。”

“休我?哈,小青青哇,你可真有趣儿啊。”青黛哭笑不得,她觉得自己太喜欢这个小保姆了:“我没做错什么呀!再说,他休我,哈部和牛书记同意吗?”

话一出口。

青黛的心,跳了起来。

啊哈!

这实际上不就是自己最想知道的吗?

哈部亲自上门邀请。自己借口窜到一号大院了解,和哈韩也确定了恋爱关系,可他的双官父母对此,又到底是怎么一种态度?这很重要呢。

哈韩是个好同学。

也许还会是个好情人。

好老公好宅男和许多好什么的!。

可他爸妈呢?

虽然哈部降尊屈贵,亲自上门邀请;牛书记也不请自到,莅临小公司视察,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可这不难理解,爱屋及乌,看在儿子的份上嘛。

但凡普天下有儿待娶的父母。

概是如此。

更大的问题还在后面。

中国时下这种家庭格局。女孩儿嫁过去,并不只是与老公生活。身为人妻和媳妇,还得和公婆小姑小叔,七大姑八大姨的打交道。

如果运气不好。

摊上个蛮横无理。

求全责备的恶婆婆怎么办?

特别是哈韩的这种双官父母,如果动辄把当官的对下级那一套拿到家里来,我岂不是死定了?还不成了成天哭哭啼啼的小媳妇儿?

历来对官吏没好印象的青黛。

早就存了这番担心。

不过,这番担心就像女孩儿的许多私密。

除了最好的闺密朋友,就连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

而青黛则更可怜,因为,她觉得自己就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闺密。毕业这几年来,老是在焦虑中跳来跳去,甚至连和能说悄悄的闺密聊聊,都没有时间。

好不容易在那个小公司呆得久一点。

盘算着把部下兼同事娜娜,培养成自己可尽情倾吐的闺密。

谁知野心颇大的娜娜,竟然暗地与自己展开激烈竞争。

甚至还为逢场作戏的小老板,向谁求婚而大吃酸醋。

看来这世界这社会,就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人心都是被金额弄坏了的。所以,无处倾吐的许许多多的担心,只好闷烂在自己肚子里。

上帝保佐!

今天总算把它吐出来啦!

哦我亲爱的小保姆。

你就快告诉我吧。

然而,然而一个骨碌碌转动,小保姆重新翻转过身,直直的对着青黛,老练眯缝起眼睛:“姐姐,我算明白了,原来你是想从我这儿得到情报哇!那好,代价是什么?”

青黛一怔。

紧跟着笑到。

“小青小青真聪明。

我真是服啦,为什么我怎么也瞒不过你啊?”

小保姆得意的瘪瘪嘴:“没有谁能瞒得了我。谢副市长家里的小朱,穿了一件漂亮的大红羽绒服,说是花了二个月的工资买的。

可我一看。

就知道那是从地摊上淘来的便宜货。

后来她自己坦白,果然是花了五十二块钱。

在超市前的地摊上淘的;伊主席家的小毛囡,”

“好好好,我也没想瞒着你。”青黛赶紧打断她,:“因为我们是好姐妹嘛,所以才问你。换了别人,我还不问呢。你不想想,有未过门的儿媳这样问的吗?”

小保姆就真的认真想想。

然后点点头。

“这倒是。

不过姐姐,我对你说真话,你也得对我说真话。你答应不?”

青黛窃喜,上天让我遇到这个小青,真是天意啊!好了,我的哈韩,我的部长婆婆和我的书记公公,你们在我面前毫无秘密可言啦。

“我答应。

保证对你说真话。”

青黛举起右手。

正色到。

“如说假话,我不得好死。”“不行,不是不得好死,是变个丑老太婆。”“好好,我如说假话,就变成个人见人厌的丑老太婆。”

小保姆笑了。

“姐姐!

我觉得你发誓时,比你平时好看。”

按照青黛的习惯,接下来就会问“为什么?”可她急于听到对方的回答,也顾不上啦,催促到:“快说吧,哈部和牛书记怎么说?同意吗?”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