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岁月伤怀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8-01-09 22:58:38  浏览次数:261
分享到:

2017年走了!

——听起来有那么一点伤怀的意味,又好像送别一个人似的。

显然,岁月不是人,但人离不开岁月。

人没了岁月,人就成鬼了。永恒这个词是给鬼的,不是给人的。人永恒不了,唯岁月永恒。

如此看来,岁月之所以令人伤怀,就在于岁月能把活生生的一个活人“弄”死,而且不动声色。

人永恒不了。人要是永恒了,这世界就坏事了。这就是岁月让人伤怀的所在吧!

2017年走了,的确如同一个人走了一样,有些感伤。

一个作家在他的一篇文字里写了这样一句话:“每当新旧交替之际,舞文弄墨抑或故作风雅之人往往习惯性地触景生情感慨唏嘘,发出一串串苍白无力的新年寄语抑或新年献辞。”

我舞文弄墨,但不故作风雅;我触景生情感慨唏嘘,但绝不发新年寄语抑或新年献辞。

为什么?因为我早已过了那年纪。而且我早已知道,新固然意味着希望,但也同时意味着失望。

如果有人问我,我是怎么长大成人的?如果有人问我,我是怎么一天天熬过来变老的?我会回答他:我是在希望里长大成人的,我是对每一天、每一年都抱着希望熬过来变老的。

也就是说,我这几十年人生,全活在希望里。当然希望的内容是不一样的。每一年,甚至每一天,我都有不同的希望。

按说我在希望里长大,在希望里变老,我该是一个很有希望的人。可是,你看我今天这样子,哪里像是个有希望的人?

据说人老的时候特别爱忆往昔。我发现我没这个嗜好,相反我特别不喜欢自己的往昔。也许往昔的我没有成就可忆,也许往昔的我总是很失败,也总是很失意。

但不管哪一种情形,总而言之,几十年的岁月都从我脚底下溜走了,何至于一个2017?

那为何只有2017让我伤怀呢?

原因竟然是命运。

来看一篇新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12月23日报道﹞题:各国领导人在动荡的一年中过得怎样?

对于全球各地的许多领导人来说,这是一个动荡的年头,虽然有人从2017年地缘政治的峰回路转中受益,不过其他人则遭遇一系列挫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记者在2017年未评估了哪些领导人走运、哪些倒霉,以及明年可能会出现的情形。

这篇新闻列出世界10个国家领导人。下面我只写出这10个国家领导人的名字和他们的命运(即走运或不走运),详细的文字我就省略了,有兴趣阅读全文的读者可参阅2017年12月28日《参考消息》。

法国总统马克龙——走运。

德国总理默克尔——不走运。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走运。

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不走运。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走运。

俄罗斯总统普京——走运。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走运。

英国首相特蕾莎——不走运。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走运。

南非总统祖马——不走运。

相对于“一串串苍白无力的新年寄语抑或新年献辞”,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这篇新年回顾就显得别具一格,亦显得别具情调,且极具创新意义。

10个国家的领导人有6个走运,4个不走运。

这走运和不走运,有他们自身的运气,也包含他(她)们所代表的国家——的运气。这是我的理解。

一个人当上民选总统,你可以视为是这个人的运气,即走运。可这个人当上总统之后,他(她)是走运还是不走运,我们就不能再视为是他个人的运气了。因为此时他所代表的已不是他个人,而是他的国家。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认为这个总统很走运,那我们首先应该想到的,是他(她)的国家很走运。同样,如果我们说这个总统很不走运,那说明他(她)的国家很不走运。

至于我们这些平凡人,我们的走运或不走运,就只能与我们自己有关了。

走不走运,其实就是命运。

一个人今年不走运,兴许明年就会走运。而今年走运的人,兴许明年就不走运。

总之,我相信人总会有走运的时候,也总会有不走运的时候。

但何谓走运?又何谓不走运?

具体到我们这些平凡人的身上,所谓走运,就是日子过得顺溜、畅通无阻;所谓不走运,就是日子过得颠三倒四、磕磕绊绊。

可我又觉得,过于顺溜、过于畅通无阻的人生,不见得就是好人生,不见得就是走运。就人生的成长而言,多一些颠三倒四、多一些磕磕绊绊,反倒有益得很!

我对命运的理解也是如此。

细心的读者兴许会发现,在上面那篇新闻里,没有我国领导人的名字。

而其实,我很想看见我们伟大的国家——我们的领导人的名字也忝列其中。因为我想知道,在即将过去的一年里,我国领导人是走运,还是不走运?

很显然,我国领导人是走运的,而是是最走运的。

你问我为什么?这还用问吗?即将过去的一年被世界媒体普遍地称为动荡的一年。我国呢?我国多么平静!平静得波澜不惊!

就为这平静,我国领导人也是世界上最走运的领导人。

我国的领导人这么走运,我国的人民自然而然地跟着走运。所以,我们要说,中国人民是最走运的人民!

走运的人民!多么幸福的人民!

我是中国人民一分子,我当然也是走运的。我的走运,就是我生活在平静的中国。

那送走2017所表现出来的一丝伤怀,难道是担心我的走运也一同被送走了?

2018,中国人民就不走运了?

我是中国人,我如此地挚爱我的国,我愿我的国、我的同胞,永远走运!

可是,明明我国领导人,我国民众如此走运,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却不将我国领导人忝列其中,不知道老美们是何居心?

我们就不必猜测了。反正,只要我们走运就好!

但这篇报道,无疑让我想到了命运。

也许有人要说,人家说的可是运气啊!

没错!正是运气!可一个人如果运气好,你能说这不是命运?这不是命运好?

不过,2017就连金正恩的运气都好,我又怀疑运气了!

金正恩的运气好在哪里呢?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这篇报道,给出的理由如下:

1月1日,金正恩宣布朝鲜正处于研发洲际弹道导弹的最后阶段。第二天,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发推文说朝鲜永远都不会拥有这样的武器。在11个月的时间里,朝鲜进行了16次导弹试射和一次核试验,金正恩成功发射朝鲜迄今为止最先进的洲际弹道导弹,以这种方式公然叫板特朗普。

如果说2017年打的是一场意志战,占上风的是30多岁的金正恩——至少眼下如此。随着对爆发战争的担忧日益加剧,再加上对朝鲜实施的前所未有的制裁开始生效,金正恩2018年的运势充满不确定性。

是的!您看清了,金正恩走的运就是这样的一种运。

可是,我怎么就看不出他这是走运呢?他拥有了这个杀人的玩意,他就可以保护他的人民了?

如果这就是金的走运,那就意味着有人不走运。如果战争发生了,至少朝鲜人民、中国人民、韩国、日本、美国都不走运。

当然,战争发生了,金的命运就变了,变成不走运。

就这个走运的人物来看,我们真希望他不走运。他不走运,意味着他的国不冒险,不闯祸,不跟老美和全世界叫板。

他不走运,意味着他安宁,他的国安宁,他的人民安宁。

他不走运,意味着我国安宁,我国人民安宁。当然,也意味着朝国、日本、老美跟着我们一起安宁。

他的走运,令人揪心。在即将到来的一年里,一切皆有可能发生。

如果真发生了,意味着金将不走运了!

由此可见,走运和不走运,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时都有可能翻转过来的。

这就是岁月惹的祸?

还是我们惹岁月的祸?

岁月能让一个人走运,也能让一个人不走运。

岁月能让一个人今年走运,也能让一个人下一年不走运,甚至倒霉。

中国有句老话,叫玩火自焚。

玩火的时候你可能是走运的,但玩着玩着火就把自己给烧着了。

火烧着自己的时候,就是你不走运的时候。

岁月有点像《道德经》里讲的天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意思就是,天地无所谓仁,也无所谓不仁。通俗地说,天地看待万物都是一样的,不对谁特别好,也不对谁特别坏。至于变成什么样子,那是万物自己的行为(包括运气),与天地无关,天还是干天的事,地还是干地的事。

人生活于天地间。在岁月面前,我们不过匆匆过客。如果岁月真乃一把杀猪刀,不过,它杀的可不是猪,而是人。因此,我们不妨说岁月是一把杀人刀。

如果死亡乃我们人类的宿命,那制造这一宿命的不是万能的上帝,而是无时不在的陪伴着我们的岁月。

基于这个认识,我认为,我们的命运掌握在岁月之手。它决定我们的生死,决定我们的命运。

岁月给予人类的最大恩惠,不是老美笔下的那种走运,而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这般说来,那些被视为走运的领导人,未必就是这个世界的走运,也未必就是他所在国家的走运,更不是人民的走运。

这个世界是动荡的,动荡的世界又何至于2017?

自打人类统治了这个星球,这个世界就不曾安宁过。从革命到战争,其实都是在杀人。

2018年新的一年,可能不动荡了,但却“危机四伏”。

《环球时报》12月9日报道,“2018年,危机的一年。”德国新闻电视台18日称,2018年的世界潜伏着不可预知的危机,几乎覆盖整个世界。

2018年,世界最担忧的是爆发战争的可能。“2018年五个地方最可能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美国“国家利益”网站16日称,在一些地方,紧张局势愈演愈烈,有五场危机可能在2018年导致大国冲突:朝鲜半岛、台湾地区、乌克兰、北约南方侧翼以及波斯湾地区。在众多危机中,朝鲜半岛被认为是最可能引爆战争的地区。

如果预言成真,无疑,那会导致我们不走运。

不走运,对我们而言,就是打破我们平静的生活。

当然,也可能预言落败。即便如此,这个世界也无法安定下来。所以,无论对于新的一天,还是对于新的一年,我都不再怀抱着希望。当然,我也没有理由绝望。我觉得平静地、平淡地活着,才是人类最好的生存状态。

我喜欢平静,也乐于平淡。但有时也会生出忧虑。忧虑啥呢?忧虑这样的一种平静会养出我身上的奴性。也许还有思想。担心我的大脑会在这样一种平静里丧失思考能力。

生活可以平静,但有些地方,有些东西却不宜平静。因为,平静意味着毫无声响。而这个世界,怎么能毫无声响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