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龙台剑隐第一章(3)暗夜潜影显迹踪
作者:张宏  发布日期:2018-02-01 15:41:53  浏览次数:1062
分享到:

衙门里,刘进忠正在安排人手。他有些等不及了,要马上动手捉拿李虎。

他自从安排王二马继续监视陕西会馆后,有些坐卧不安,觉得夜长梦多,他深知李虎不是等闲之辈,如不趁早行动,这样好的机会就会稍纵即逝。于是叫来值夜清军头领让他集合队伍。

“双戟”严升对刘进忠的决定有些反感。

他认为,兄弟们劳累一天,本应该是歇息时候,却又劳兴师动众,让人不得安宁。

严升在顺庆府衙当差已不少年头了,早已混成了油溜子。前年好不容易仗着一身武艺,混了个从七品的捕头,手下管有二十来号人,也算有些脸面。如今来了个正七品的把总,插手缉捕之事,让他有些不爽快。所以,当刘进忠把马上行动捉拿李虎的决定告诉他时,他便磨蹭起来。

“这事恐怕要让杨知府知道呀!他同意才行的。”严升说。

“好吧,我马上去找他。”刘进忠二话不说,起身就往后院走去。

衙门后院南北厢房是知府杨重雅的住所。

此时,他还没入睡,正在中院的书房桌案前凑着烛光看案卷。

他任顺庆知府已五年,但没过一天舒心日子。顺庆本是贫穷之地,历来粮食欠收,当年他由合川知县任上调来顺庆任知府。来了他才知道,这明升暗降的调任不会有好日子等着他。几年下来,各种烦心事务让他有些心力交瘁。年年闹饥荒,盗匪横行,他疲于奔命也应付不过来。对于粮荒,他多方筹划,向上伸手,向下征要,还能对付。但于盗匪猖獗,却有些一筹莫展。这不,他正看的是前天发生在大西门的一桩命案。两个月来,发生的命案不下五起;抢劫十三起;强奸六起;还不算那些偷鸡摸狗的小案件。这样的秩序,也确实让他这个知府大人寝食不安。虽然他也全力侦办,但收效甚微。一方面,捕头严升虽然武功高强,但破案却差强人意。而刘进忠是上头指定缉捕张献忠余党的专员,也无法让他管这些事。因此,各种案子一拖再拖,不见成效,让他焦头烂额。他深知要靠目前顺庆府的力量来侦办这些案子是根本无法办到的。因此,他已在两个多月前就向省治成都府的四川总督刘兆麟写信求援,请求上面派员前来查办。省上已回信答应派人来,也没说派谁和几时来。

他翻出那信又看了一遍,无奈地摇了摇头。

“大人,刘把总求见。”陪他值夜的衙门师爷门外说道。

杨重雅本不想见他,但又想到这深晚半夜求见必定有要事,也就同意了。

“请吧。“

刘进急步进门拜过礼后,便直截了当地说:

“大人,已发现张献忠余党李虎,刚被我们包围。”他没有说是监视。

“是吗?”杨重雅也有些惊诧。

“没搞错吧?”

多年来一直苦寻不着,突然听说有了消息,也有些让人不太相信。

“不会错的,已经布置妥当,只等大人同意便可行动。”刘进忠有些着急。

“这深更半夜的,兴师动众出兵拿人?是不是等到天明?”杨重雅其实也想马上动手,但他又不想在刘进忠面前显出十分听从他意见的样子。

“大人,机不可失,如耽误了捉拿余党的时机,放走了李虎,谁也担不起责任。”刘进忠威肋道。

“这个嘛,你看这李虎和本府近来发生的一些命案有不有关系?”杨重雅想以此来说明,捉拿余党和地方的大案都同样重要。

     刘进忠一听,便明白了杨重雅的意思。

   “当然有联系,说不准这些案子就是他们做的。”刘进忠顺势爬杆,语气加重地说道。

“那就好,你把李虎捉来和这些命案合并审理。务必破案。”杨重雅借机把棘手的问题甩给了刘进忠。

刘进忠当然知道,这两件事未必会有什么联系,但他也觉得李虎一伙与顺庆的乱局可能会有些关系,也就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是!”

杨重雅从桌上拿起令牌递给刘进忠:

“快快去吧。”

就在他俩人说话之间,书房上方靠内墙的横梁上,伏着的一个蓝衣驼背人,悄悄地顺着梁柱溜下地来,象只黑猫一样无声无息地从窗口滑了出去。

 

夜色越来越浓,初夏的夜空,月亮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只有一些星星在闪闪烁烁,花园里的各种昆虫轻轻地嘶鸣着。隐景庐的院落里,四周静悄悄的,看不见一个人影。除了院中最高的称为云楼的房屋外,其他地方都是黑黑的一片,偌大的宅院胧罩在一种神秘的气氛之中。

“好安静呀。”金玉凤站在隐景庐里的云楼上,倚着窗户一边卸着妆,一边望着夜空。这云楼就是她的卧室,虽然此楼是在最靠里边的第八个后院里,却是整个院中的最高建筑,说是最高也不过只有三层而已,是按四川那种小姐绣楼的样式修建而成,四方圆宽而四角翘檐,一圈走廊盘旋而上,每层一道门进出,每面都有雕花窗口,样式精巧。

金玉凤住在第三层,下面两层是她的几个丫头住。自从三年前她们从成都搬来后,就一直住在这里。隐景庐的主人李庆明长年都在外做生意,据说在多地都另有住宅,很少回到这里来。所以,金玉凤的戏班子驻在川北演出时,就将这里长租了下来,而到川北顺庆府来是金玉凤一意孤行非要来的地方,戏班子里的人都猜不透她为何要到这个穷地方来,但又都拗不过她,就搬来了。来了以后,演出的场数比原来在成都少了许多,但戏班所有人的钱资却没有少,这些钱都是金玉凤自己的私资,所以大家也就不再吵着要回成都了。租在此院后,除了这座楼安排金玉凤一众人住,戏班的领班、管帐、杂务和其他人等均安在前院的第二三个庭院中。隐景庐的杂役和下人均散住在院内各处,而总管王安帮则一人住在最前院的首房内,负责院内的管理。

“小姐,这是刚才街对面的婆婆叫给你的。”佩儿将那纸条递上。

金玉凤双手不空。

“你先放着吧。”她对着铜镜继续擦着脸。她的卧室布置得简洁却又不失精致,除了一般女儿家的装饰用品外,多了一个兵器架,架上除了几把剑外,还有一个绣花箭袋和一个黑色的大包袱。

“紫儿回来没有?”金玉凤问道。

“还没有。”

金玉凤皱了皱眉头。

紫儿也是她贴身丫头。

她一共有佩、紫、遥、茗四个丫头兼戏徒弟。

紫儿被她派出查办一件事,从早上出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这是从来没有的事。

“肯定出事了。”金玉凤在心里判断。

她加快了卸妆的速度。

“小姐,你叫我去办的事已办好,那女子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她的下巴没有黑记。”原来,佩儿就是在凌家院子与凌梅动手的那蒙面黑衣人。

“是吗?你看清楚了”。

“没错,我一招猛虎扑食,从中盘直攻鼻子,她只好后仰,刚好将下巴露出,我看得很仔细,白白的,没有什么黑记。那女子一手绣花针暗器功夫十分精纯,绳刀也很厉害,差点就被她割到。”

“绳刀?”金玉凤想不出在她认识的江湖人中有谁使用这样的兵器。

 “是啊,一根绳子两头各绑一把刀,使起来长攻短守,很难对付。”佩儿边说边比划。

“她暗器使的是绣花针?”

 “是的,和你一样,也用的是绣花针。”佩儿回道。

 “哦。”金玉凤有些诧异。

“快去打水来,我洗脸了。”金玉凤催道。

佩儿出门打水去了。

金玉凤这时才拿过那婆婆的纸条来,展开一看,上面几字:陕西会馆,李虎有难。

金玉凤大惊失色,身子一仄,抓过兵器架上的黑包袱便闪进了屏凤,片刻便穿着一身青衣长袍,头扎黑巾走了出来,从架上拿起一把长剑后对着镜子将头一甩,霎时一张浓眉黄脸庞便出现在镜中,她接着弹身一跃,便从窗口消失在夜色之中。

佩儿端着洗面盆进得门来,见不着了小姐。

“怪,跑到哪里去了。”一眼瞄见灯下的纸条,看了后也大吃一惊。

“糟了!”她急忙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两条黑影一前一后地跃出隐景庐的后墙,向陕西会馆方向而去。

同时,楼下暗影中,闪出两名俏丽的女子来,望着黑影飚去的方向不知所措。

这是当夜院内巡逻的暗桩遥儿和茗儿。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