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分类降妖
作者:郭伟  发布日期:2018-02-07 21:00:48  浏览次数:185
分享到:

《西游记》是我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之一,它深刻和广泛的影响力伴随着我国一个又一个朝代的更替,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人成长;不但成为新中国儿童的美味佳肴,也成为世界儿童的文化遗产;不但成为老年人的消闲读物,而且造成了青状年“看了《西游记》,误了棉花地”的痴迷境界。孙悟空那个无法无天的艺术典型深刻地印在了中国乃至全世界儿童的脑海里。

 从儿童的眼里也许只能得到一个技高人胆大,不屈不挠的艺术英雄人格,呈现在成人眼里的《西游记》就出现了一个可恶的封建社会形态。从唐僧学习“知识”、追求“真理”的角度去理解取经的意义,无疑还是有一定的启发人积极向上,催人奋进的作用。唐僧是十世修行的金禅子长老转世,他的身世和本质就是统治阶级。因为佛祖如来就常为玉皇大帝的座上客,同时,帮助玉皇大帝收伏孙悟空,就能证明这一点。唐僧收三徒和一龙马,取了经以后又成了佛,成为统治阶级的中坚力量,成为管理和压迫人民的工具。十世修行的清教徒,实际上就是没有给统治阶级添乱,尚未压迫劳动人民而树立的暂时的纯正清高形象。相当于在下派煅炼中,实习统治人民的方法,以便将来成为一尊佛(相当于佛门中一个部长的职务)。

从唐僧西去取经途中所遇各种妖魔鬼怪的来源,深刻地反映出了封建社会形态。书中号称唐僧一行有八十一难,其实也没完全写出来。经统计,把收伏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加在一起也不过四十一回。这些山精树怪、狗盗毛贼,海天魔王,每次只算主犯(从犯和狼狈为奸者、狐朋狗友除外)也不过七、八十人次(姑且叫人),通过对其来源的归纳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

一是民间毛贼,陈家庄有几个毛贼,被孙悟空一阵乱棒打死。这些人多是被逼无赖、挺而走险、奋起反抗的草民,只索取一点生活物资而已,但都被打死了。

二是山精树怪(植物修炼成人型),在荆棘岭遇到的竹、梅、杏、柏精,是受山间静气,经过上千年自修自炼而成人形的,而且能诗词歌赋,并不为害于人,可以说是民间不求闻达的陶渊明式人物。但他们“渺视统治阶级,目无领导”,对统治阶级而言,本身就有罪。

三是地上低等动物及少许无机物修炼成人型的,如牛魔王、铁扇公主,羊力大仙、虎力大仙等。也有没有生命力的物体,通过自身修炼而成人型,变化自如的,如白骨精等。一味吃人者,是人类的天敌。虎力大仙、羊力大仙等,因参与政治,不得已而用奇谋幻术,致力于权力角逐,你争我斗,最后身败名裂,只有死路一条。他们如果没有权力欲,也不必为保存自己费尽心机,完全可以在山河间成为一山之王,一水之神,活得自由自在。

山河间诸王不若于人则受欺压,势均力敌时,只能结义,实行横向强强联合。牛魔王似乎还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孙悟空结交他们时还是义气相投的。铁扇公修炼成两把芭蕉扇,明知火焰山对人民无益,虽没有灭掉火焰而造福人民,但至少也没有纵火而为害人民。在农忙时节,把火扑灭或把火势缩小,以便农民耕种、收获,为此收取一点衣食钱,书中也未说收费太高,无故害人,收取费用也符合市场经济原则,可知她也没有太大过恶,可归在山精一类。况芭蕉扇是她自己修炼而成的宝物,又不是偷的抢的,如果没有它,在季节需要时没有办法把火扑灭或控制一下火势,对人民更不利,何罪之有?

四是海里的龙虾类,除龙王龙子龙孙之外,一般还是处死了的。

五是来自天上的生灵,占十二回十五人次,天上那些童子家禽家畜,下到人间,享受为害于人和人间自由自在的快意,知道唐僧是十世修行转世的金禅子长老后才想起唐僧有吃头,就要吃他,并不是一定与玉皇大帝和如来作对,或者到了人间后,就忘记了自已在天上的户籍。如来的黄毛貂鼠、大鹏、太乙救苦救难天尊、尚吉菩萨、太上老君的金角大王、银角大王,观世音的金鱼儿等等是也,他们纷纷下凡来欺压人民,为害唐僧一行。一部分是看管不严,私自下凡作怪,另一部分是受统治阶级指派,下凡为害,鱼肉人民的。

“指派”如果能体现统治阶级意志的话,那么就直接道出了统治阶级的吃人本质。乌鸡国王曾将观音在御水河里泡了三天三夜,况且观音何等有法力,一个凡间国王怎么能将其淹在水里三天三夜呢?而观音居然派猞猁王将乌鸡国王投进井里淹死,并泡在井里达三年之久,可以说是三百六十五倍的报复,观音仁性何在?人民当然远不如国王有面子,人民群众惹得起神仙么?而凤仙郡侯偶与妻口角,将供桌推翻了,斋供被狗吃了,玉皇大帝一口没吃到,就三年不给该郡下一滴雨,并以一座米山由一只鸡啄,一座面山由一条狗慢慢地舔,一只金锁由一支豆烛慢慢地烧,孙悟空那么大的法力尚且无能为力。要不是孙悟空将事实真象告诉了郡侯,并马上虔诚供奉玉皇大帝,一郡人民何时才完此不明不白无尽无期之灾呢?对人民何其残忍也。孙悟空叫玉皇大帝为老官儿,要求轮流坐庄,由此看来,这些要求并不过份,可以说这对统治者还算太客气了。

另外,把看管不严而下界为害,说成是唐僧一行该有此难,纯是花言巧语,欺骗于人。按上帝的旨意在培训下级官僚,有意作难也是代上帝巡政,完成造化之功,真是奇谈怪论。观音、梨山老姆等四圣,它们似乎生来就是统治阶级,站在别人的头上指手划脚,恣意揉躏人民。封建统治者主张无欲,是便于统治,以放心他们在自己的妻妾嫔妃中走动。而身为统治阶级的女官,因长期得不到性爱,就变着戏法调戏男人,难怪孙悟空骂观世音“一世无夫”。

奇怪的是在天上凡有一官半职的正神、正仙,只如流沙河、猪八戒触犯天条而打下凡尘面壁思过和奎木狼星是追披香玉女才下界来之外,还没有一个自愿下界来玩的。下来这些无官职的奴才:天上的百姓臣民,有些是想下界来体验凡间之乐的,有些也是天上无位置,下界来作个山大王,过过官瘾的。当然,他们在封建统治结构中,也是底层受压迫的对象。

西行路上的这些拦路虎,最终结局也大不一样,从这些结局中,最能看出统治阶级的意志。

对山贼、山精树怪,无根无系者,基本上是处死了的。虽然唐僧主张不杀,但杀了也罢了。

对生自人间,被收上天的占3人次。部分低等动物幻化而成的恶魔,一部分是上界有人喜欢的,如红孩子、黑熊等,或功夫好一点的,或一时感动了上帝的,可以上天作奴隶。皈依是投诚门下之意,态度要诚恳恭敬,且交会费,服从领导,任人摆布,才会受到保护。其实不保护还不一定是对外来侵犯的不保护,而就是当事人格外找麻烦。

海河之怪似乎又高人一等,相当于地方自治政府或地方部门。龙类犯罪,基本上是以教育为主,打个招呼放生了之。

对上界私自下凡的,不论是作什么工种的,也不管罪孽有多深重,全部收回,官复原职,绝没一个被打死。说是回去教训,也未见教训。包括金色鼻白毛老鼠精一厢情愿地自称为义女,给托塔李天王烧了几注香,都网开一面,得到超生。看来,跟神仙有一点挂角亲也确实多一条生路。

人间的地头蛇、山毛贼都消灭了,水里的归水府,天上的归天上,世上的秩序就井然了么?

如来派唐僧一行去西天取经,根本目的一是教他们忍辱负重,服从统治,二是叫他们一行代上帝扫清环宙。人间有何苦难,有何恶人作害,尤其是天宫的奴才纷纷下凡,为害人间,难道玉皇大帝的行政班子一点都不知道?统治阶级与劳动人民之对立,并始终吃人,始终压迫人的本质就被一语道破了。孙悟空一行取经,花那么大的力气,似乎只是为了打回上天的奴才,迫使水里的龙子龙孙各安神位,扫清环宇,理顺管理秩序。但维护的是谁的秩序呢?是玉皇大帝的封建秩序。这正是作者的创作企图——以浪漫主义的笔法批判现实。

外国的神仙各司一职,如专司人间爱情的爱神----丘比特、专为人类照明,提供温暖的太阳神----阿波罗等,就象在某个学术领域自成一派一样,也象行政结构中的各个部长大人一样。

中国的神仙也是有等级的,在一个宝塔式的梯次结构中,总是一级高过一级,一物降一物,最大限度的是各自为政,独处孤山,带几个童子,自给自足,自得其乐。其分类十分复杂,没法从社会职能上去划分。中国的神仙各自具有某种特殊功能,而且这种功能是虚无的,超能的,一般人是不可能企及的,中国神界大体上是一种超自然规律、而相嵌于封建社会结构的精神产物。

神通广大,实际就是通广大神或广通大神的倒装句。孙悟空使一根如意金骨棒,有七十二般变化,一筋斗十万八千里,还是斗不过那太多种类的恶魔,只好去找那些天神、山神帮忙,这不仅仅是提示社会关系也是生产力,更重要的是说统治阶级丢圈使套,解铃还需系铃人。正说明统治阶级一方面设陷阱害人,一方面又使用特殊手段,帮助降服妖魔,讨好于人民,一付两面派嘴脸,这是伪善的具体表现。

那些神仙幻想用很新的独家垄断的手段统治、奴役劳动人民,只知变幻戏法从劳动人民那里索取,却不向劳动人民提供一点哪怕是普遍意义上的帮助和方便,即使是帮助也只是一时的,一方面的,或是以私人名义的和行善性质的。“行善”不是本质的,不是自愿的,而是有目的,有代价的,并为某目的而强迫自己作出的小额负出。

中国人的修炼、进步似乎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从人上升为神,成为统治者。

这里,还有一个特殊现象,即法器的问题,有圈子、铃子、绳子、瓶子等,功能超出常人思维,它既是劳动人民的想象力留下的创意,更是统治阶级的无限延伸的权力欲的物化,统治阶级意志的具体化。一般人罕见的特殊物品,可以聚物、可以缩物、放大、可以转变物质形态、可以穿越时空,具有强大的力量等,不一而足,就象我现用手枪、飞机、飞毛脚导弹一样,但它们还要简捷,因为不仅其功能超自然,其控制系统更简单——统治阶级的意念,想大就大,想小就小,想长就长,想短就短,想打哪里就打哪里,说穿了是想神化自己,并希望独家掌握无限的神力,以加大控制、约束、压迫劳动人民的力度。

孙悟空可以说在天上是一个例外。其实,玉皇大帝没有能力控制他,但又不能容忍他加入上层社会。因为他仙根浅,又目无领导,故而成为受打击排挤的对象,他学到了超自然的功能,上帝又无可奈何他。那些众仙神君,只是怕他闹事,捣乱,破坏了天宫的秩序才容忍了他,但并没有从心理上接受他。太上老君每看到孙悟空就说他手脚不稳就是一例。因而又采取措施收伏他去修上天堂的正果,孙悟空拿到入门状后,仍不能算是统治阶级,只能算是统治阶级的顾问,在帮闲系统——佛教存身。

综上,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永远是不可调和的两派政治力量,永远敌对,唐僧、猪八戒、流沙河、白龙马都是有身份有来历的,只是一时触犯了统治阶级的秩序和意志,才下派煅炼的。只要有功于统治阶级,马上又可以回到上层社会,继续成为统治阶级僚、吏或其帮凶、走狗。而孙悟空在精神上也可以说达到了一个至高境界,修炼成功了。但从本质上讲他是背叛了自己的阶级。统治阶级没办法控制他,就收为帮凶。统治阶级似乎高贵些,始终住在上天。那些坐骑、观赏鱼、烧火童儿等下界来享受人间的风花雪月和天伦之乐,统治阶级还是要收回去,以维护统治阶级队伍的稳定。哪怕是奴才、畜生,城里的狗都乡下的狗高贵,宰相家奴七品官嘛。他们先下界来探察人民,了解人民,以便于将来鱼肉人民,只不过是碰到了唐僧才想起吃唐僧,其反人民,吃人民的本质还是一致的,一贯的。吴承恩先生以高超的艺术手法再现了封建社会秩序,为人们刻划和揭露出一个可恶的不平等的社会,使人们更深刻、更全面地认识封建统治的反动性和罪恶本质,预示了反动统治的必然灭亡。


下一篇:永远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