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过年(一)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3-03 12:57:21  浏览次数:608
分享到:

       一晃又要过年了。

       小时候上学,每逢期末,老师总要在成绩单上写几句评语。那时候还真在乎!除了一堆套话,热爱劳动,团结同学,遵守纪律之外,印象最深的一句是:学习还有潜力可挖。那时候少不更事,脑袋犯迷糊,觉得老师洞察世事,深不可测,连我的潜力都能预知,现在想来,这不过是一句放之四海皆真理的拜年话,估计有两层意思,一是你丫成绩不好,二是你丫好好学吧!早早地在被窝里假寐,躲过开家长会回来的面色难看的父亲的可能的一顿暴揍,转天早上一片云彩散,接下来就该欢欢喜喜准备过大年了。

 北方的腊月,数九寒天,但有一件事儿家家却不得不做,排队买年货。凭票供应,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全民供给制,年前要拿着人民政府按照户口本的人头发放的布票,粮票,油票,肉票,带鱼票,糖票,臭豆腐票,拿着钱,带着狗皮帽子,穿着免裆裤,条绒面的大棉鞋,冻得鼻涕邋遢地采购年货。

 买两条带鱼就要排几个小时,这么多东西采购齐了,得猴年马月?万般无奈,发动群众,采用游击战术,全家齐出动,每个人排一个队,我父亲负责总体接应,交钱拿货。我被安排到带鱼队,因为那个队伍总是一眼望不到边。大概两三天,年货算是置办齐了。

 接下来要扫房,按老令儿应该在腊月24进行,上班族也顾不得这许多的规矩。扫净屋角和立柜顶上的灰尘,擦玻璃,冲洗地面,屋子里明亮照人。妈妈忙着洗洗刷刷,床上的被褥焕然一新。

最热盼的是去【百货大楼】买一套新衣服,再去【东风照相馆】拍一张全家福。

 三十儿这天晚上要吃席,包饺子,放鞭炮,看春晚,收红包,零食果壳扔满一地不能扫,借“踩碎(岁)”的吉利。

 初一饺子初二面初三盒子往家转(赚),到了“破五”,年就算过完了。

印象最深的是初一一早要去拜年,先给左邻右舍的长辈们拜年,见面无论大小辈分,都喜气洋洋地抱拳拱手说:“过年好!” 坐下喝杯茶,吃块糖,然后满脸愧疚地站起身:“不能跟您多聊,还得去前院儿的三婶儿,后院儿的四姨,楼上六舅母,楼下王大爷家拜年,回头再来。”拜了一圈,回家屁股还没坐稳,回拜的人们又到了,温言软语地互诉一年的辛苦,互道新一年的祝福。邻里们不论这一年里有什么磕磕碰碰,都在这一声“过年好”的问候中烟消云散了。

 我老太太活到一百岁,小时候每年都要给她老人家拜年。进了西北角的老四合院,北屋冬暖夏凉,自然是老太太的屋子,西厢房是厨房和杂物间,东厢房是老姥爷一家的客厅和卧室。

老太太九十多岁的时候,依然精神矍铄,耳音出奇地好,院门一响,老太太肯定问:“谁来了?你们去看看。”进门一看,老太太盘腿儿坐在床上,满头银发梳的一丝不苟,别着红绢石榴花,背后靠墙一溜铜扣子的大樟木箱,周围孙男嫡女环绕,喜气洋洋。

 我最头痛的是认人,整个家族百十多号,姥姥姥爷舅舅姨姨不计其数,平时不见面,过年时乍一见,要捋顺关系,还真大费周章。可这难不住老太太,她能准确说出你是哪枝儿的哪个姨的第几个孩子,我们无不惊叹老太太的记忆力。聊着家常,必要留饭。席上老太太告知晚辈:“你们老姥爷,六十多岁的人了,每日晨昏定省,从不怠慢。寒冬腊月,早上五点钟起来给我生火,是怕娘醒来冻着!我心里过意不去!,,,他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不是小伙子了。”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背井离乡多年,这一切已经淡然远去,朋友们过年聚会的情境,在小说《梦里浮生》中借主人公活动之际描绘了一二,不再赘述。

今年争取在【悉尼那些事儿】系列里多写几个短篇。小学老师说的:你还有潜力可挖。姑且再信她一回!

恭祝各位亲朋好友春节快乐!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