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土著编织渔具网袋
作者:海曙红  发布日期:2018-03-03 14:52:40  浏览次数:1070
分享到:
yujuwangdai1.jpg

澳洲土著人是渔猎采集民族,打渔装鱼用的渔具鱼篓、装野果树叶用的网兜网袋都成了艺术品,大大小小,形形色色,这里面有传说有故事有艺术。北领地阿纳姆地的编织艺术品是与树皮画、木雕齐名的。土著男人善渔猎,妇女喜采集,渔具网袋便是日常生活的好伴侣,所用材料取之于天然树皮或藤草,实则是大自然无尽的馈赠。树皮是土著艺术品经常用到的材料,有些部落除用它作画外,还用它做装物品的容器、包袋、篮子等。土著妇女在野外寻找食物时,为了保护儿童,还用树皮编织摇篮和提篮。有一种土著人用树皮编出的双层篮子,上面织有网状的纹样,也有人像、蜥蜴、鳄鱼等图像,外观非常精美。

渔具网袋等器物对土著人来说不仅是生活用具用品,还常作为祭祀仪式中的祭器,因而是具有精神力量的圣物。比如有些部落的土著人相信渔篓是让灵魂歇息的地方,许多表现梦创时代主题的绘画作品中也常见有各种渔具网袋之类的器物。在梦创时代的传说中,网袋是创世姐妹琼卡乌编织的,网袋既可以编得很小,用来随身携带或装盛采集物品;也可以编得很大,扎营休息时撑起来遮阳挡风。传说中网袋是创世姐妹的随身物品,具有神圣的威力,她们走到哪带到哪。有一天,姐妹俩出外收集贝壳时把网袋放在了阴凉处,没想到,网袋被儿子们拿走了,力量随之就转移到了男人身上。姐妹俩失去了有神力的网袋,也就失去了权威,于是她们商量,既然圣物网袋已被男人拿走,就让他们去主持祭祀之类的重大活动好了,她们就在营地做饭照顾男人吧。这个传说从未在土著人的生活中消失,时至今日,阿纳姆地的妇女出外时,仍随身带着创世姐妹编织的网袋,回到营地把网袋张挂起来的形式也一如传说中所描述的那样,足可见网袋的神圣性和精神力量。

在北部地区的传说中,阿纳姆地的河流在雨季时会暴涨,漫过众草丛生的平原而滋生出沼泽地,那环境便成了鱼类滋生鸟类顿长的乐园。时至今日,捕鱼仍然是土著人渔猎采集的内容之一,当地有个名叫安科库兰巴(1917-1996)的鱼篓编织高手,常年在河流的冲击平原之间扎营,他有丰富的捕鱼知识,并用丛林中的野生蔓藤作为编织材料,这种葡萄属蔓藤极富弹性,既结实又柔韧。库兰巴发明了一种圆锥形的鱼篓,专门用来捕捉澳洲肺鱼,这不象众所熟知的撒网捕鱼,而更象是设下圈套,让肺鱼主动送上门来钻进鱼篓。他把这种编织知识和捕鱼技巧传给了儿子和年轻一代,儿子们把父亲的编织过程实录下来,通过出版物广泛介绍。现在各种土著渔具鱼篓已超越了捕鱼装鱼的功能,而作为当代装置艺术品展现在艺术博物馆的厅堂,向观众展现土著人的传统手工艺和丰富的创造力。

澳洲土著人适应自然环境的能力是惊人的,在不同的生活环境中,土著人创造出的编织艺术也各不相同。前些日子我看了一部精彩的纪录片,讲述澳洲大陆沧海桑田的巨变。四万年前的澳洲与现在完全不同,那时整个大陆覆盖着森林与湖泊,拥有大量巨型动物如三米高的大袋鼠等。经过几万年的气候变化与地球变迁,随着温度的上升地球经历了冰川的消融、洪水泛滥等过程,最后澳洲变成了孤立而干燥的大陆岛屿,原来内陆的湖泊变成了巨大的沙漠,一些地方变得不适合人类生存,许多土著人迁移到沿海地带生活。面对自然环境的改变,土著人生存了下来并学会了制作各种石器木器网器等工具用于狩猎和捕鱼。维多利亚州的湖边考古遗址,就留存有数百年前土著人修筑的石阵水渠,他们把编织好的鳗鱼篓置于这样的水渠中,一待鳗鱼游入渠中,等于就是自投罗网,轻而易举地就捕捉到了鳗鱼。 

千百年来,土著人从大自然中和生活中学会了编织,各式各样的渔具网袋为他们提供了生活的方便。编织是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具体实物保存下来并非易事,编织技巧也随时可能消失。现代社会改变了土著人的生活方式,但传统文化和文化中的精神力量需要延续下去,编织技巧需要注入新的成份。现在,古朴的土著编织物成了当代艺术的新秀, 在悉尼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土著人的鱼篓渔具网袋网兜等是作为当代艺术品来展示的,不仅登入艺术殿堂,而且现在也有学者专门研究,对土著文化来说实在是一件幸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