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移民代理 第一章 招兵买马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3-04 08:38:11  浏览次数:257
分享到:

根据澳大利亚移民法之规定:在澳大利亚境内为他人提供移民帮助的人必须注册成为注册移民代理而且必须遵守注册移民代理行为守则。注册移民代理可以帮助你完成家庭,商业和教育的移民申请,指导你完成复杂的签证申请程序,完成所有的文件准备工作并且提高你的申请成功率。

                                         第一章     招兵买马

2006年1月20日傍晚。

澳大利亚悉尼市,靠近唐人街的一栋旧写字楼里。   

澳华国际移民中心内灯光灰暗, 屋内设施陈旧。

这是一间二十平方米大小的敞开式办公室,迎面屏风,左边有秘书台,右边小会客厅,摆着茶几和几把椅子,茶几上的发财树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脑袋,肯定很久没有浇过水。转过屏风,里面有两排办公桌,桌上胡乱地堆放着文件,看起来很久没有人使用过,更像是摆设。屋内四周墙上贴满各类野鸡学校的招生广告。迎面墙上挂有几个黑边镜框,里面镶着英文的《移民法课程结业证》,【移民律师协会】颁发的《移民代理资格证》和《澳华国际移民中心公司注册证明》等。屋子最里面有一排书架,其中两本厚厚的黑皮《澳大利亚移民法》格外醒目。书架前一张陈旧的老板台,桌上有电脑,桌上几摞厚厚的文件夹上面堆满灰尘。台灯开着,后面端坐一人,正在用电脑打字。

他,就是澳华国际移民中心的老板兼雇员,老乔。

老乔今年35岁,头顶已经开始稀疏。因为随时要会见客人的缘故,他一年四季的西装革履,系一条鲜红的领带。一天的劳累下来,他已经面色苍白,但还在强撑着眼皮,盯着电脑,不停地敲打着键盘。

“哗楞哗楞”放在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老乔习惯性地眯起眼睛,查看来电显示,然后接听。

手机里响起冯茹娇柔的上海口音:“老公,都几点了还不回来?等着你吃饭呢!今天可是公众假期。”

老乔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现在几点?哟!都九点了!我把放假的事都忘了。我还得一会儿,今天得把这案子写完,明天是移民局规定的最后一天,要把客人的补充材料递到移民局的,耽误就麻烦了!”

 “那你也别太累。登广告招人的事,怎么样了?”

“今天来了几个,都不太理想,还耽误了我好多时间,要不然也不会弄得这么晚!”

“你也别太心急,招人的事,可遇不可求。要不明天我去给你帮帮忙?”

“算了,家里还有很多事情。你上班回来还要做家务,已经够累的。看看明天来的人怎么样再说吧!”

“行,我别耽误你了。早点回来,我给你煮了猪腰汤,白天还到鱼市场买了新鲜的生蚝,生鱼片,给你好好补补。”

老乔皱了皱眉:“怎么又是猪腰汤?”

冯茹无奈道:“你以为我喜欢煮?腥臊恶臭的。要不是为了给你滋阴壮阳,要不是我们这么多年还没有孩子,,”

“好了好了,谢谢老婆!我尽快,挂了啊!”

老乔不耐烦地挂断电话,伸个懒腰,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街上闪烁的霓虹灯广告牌,渐渐稀疏而又脚步匆匆的人流,听着隐隐飘来的酒吧爵士乐,心里渐渐升起一股凄凉。

澳大利亚,这片美丽而原始的大陆,由原居土著人居住了四万年。时间曾经在这里停滞,人类的文明与发展似乎与这片广袤常绿的原始森林和一望无际的银色的沙滩擦肩而过。弹指一挥间,到了十九世纪,有一个叫库克的英国船长,受女王指令,带着船队和囚犯,到达荒芜的悉尼。土著人捧着最好的坚果和琼浆,欢迎远方的贵宾。而库克叫他们排好队,用猎枪射杀来回敬土著人的美意。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掠夺和野蛮屠杀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而这片荒遗的土地也逐渐成为世界上仅存的世外桃源。这里没有绝对的贫穷,没有饥荒和战争,只有各种肤色,不同种族的外来移民与当地的土著人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华人移民移居澳州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中叶。来自广东福建的先辈们受澳大利亚淘金热的感染,在海上漂泊几个月,花光了所有积蓄,满怀光宗耀祖的发财梦,到达悉尼港。他们修铁路,开金矿,种蔬菜,历经几代人的艰辛,才得以在这遥远的异国他乡娶妻生子,安身立命。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广东,上海等城市作为桥头堡率先接触到了西方的现代繁荣。大批满怀希望和憧憬的青年踏上出国留学的道路,他们梦想着在“遍地黄金”的外国,学习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报效祖国。老乔就是四万在澳中国留学生的一员。但残酷的现实教育着他们,美梦成为煎熬。几年过去,文凭没拿到,身份没解决,又不能接老婆孩子,他们度日如年。八十年代末的政治动荡,给他们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契机。当时的澳洲总理霍克做出了改变他们一生的决定,四万留学生得以全部取得澳洲永居权。之后,来澳华人逐年增加,到2006年,华人总数已达67万。这里面就有老乔的一份功劳。

从拿到身份那年起,老乔就干起了‘移民顾问’这门营生。他认为除了挣钱,还可以帮助语言不通,孤立无援的同胞们取得身份,圆他们的异国梦,也算是回报社会,积德行善了。

冯茹是老乔几年前回上海娶来的过埠新娘。她有着上海姑娘的时尚与精明,还透着些许矫情。当媒人介绍说老乔有澳洲护照—‘袋鼠证’时,冯茹其它的一概不问,一口答应下来。两人第二次见面就到宾馆开房,以验明正身,不缺胳膊少腿,生理功能正常,立马结了婚。她随后收拾行李,告别亲朋好友,在一片艳羡声中,欢天喜地地跟着老乔来到了澳洲。

刚来那些日子,老乔带着她逛悉尼歌剧院,爬蓝山,喝咖啡,吃西餐,晚上游车河,在月朗星稀的旷野中野合,弄得冯茹就像在梦游,觉得这才是人过的日子,悉尼就是人间天堂!

激情过后,老乔温情脉脉地对冯茹说:“你吃也吃了,玩也玩了,该体会一下澳洲人真正的日常生活了。”冯茹兴奋地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心想又有什么新奇的玩意?于是雀跃道:“好啊!怎么体会?”老乔一本正经地说:“要真正接触澳洲人,就要和他们一起工作。我给你联系好了,明天就去工厂上班。别担心英文不好,是去助听器生产厂当生产线装配工,一天说不了几句话。计件工资,多劳多得。我的生意时好时坏,咱这几十万的房屋贷款就指望着你了。早点睡,明天早起还得给我做早餐呢!” 老乔轻描淡写细声细语而又顺理成章的几句话,害得冯茹藏在被窝里偷偷哭了一夜。

日子一天天过去,冯茹逐渐适应了这里繁忙而单调的生活,两口子也还相安无事。只是自己肚皮不争气,经常在床上把老乔累得筋疲力尽,月事还是准时到来。冯茹听来自广东的工友说,男人要进补,于是就把市面上能买到的和肾有关的动物内脏都给老公买回来煲汤。所以每天晚上吃饭喝汤就成了老乔最头痛的时刻。

今晚也不例外。老乔接近午夜回家后,两人扯会儿闲话,喝汤睡觉,一夜无话。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