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件尴尬瘌痢头的事就这样化解--工厂忆事下篇
作者:孙一文  发布日期:2018-03-07 16:35:00  浏览次数:1384
分享到:

sun2.jpg有一次,我星期天在厂里值班时,突然接到一位自称是省某科学研究院离休干部的老人来电,他反映说,厂里一男性老站在他家门口骚扰他女儿,请求厂里派人将这位男性带走。

说来也巧,我认识老人说的这位男性,我在厂职工政治学校期间曾与他侃过大山聊过天。他是位30多岁的复员军人车间职工,平时在厂里表现挺好的。

我紧忙问老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人这时才说出了事情的真实情况:原来,老人的女儿经他人介绍曾与这位男性谈过恋爱。因他女儿觉得此男不合适便决定分手。哪知这位男性仍对他女儿紧追不舍,每逢礼拜天都要手捧一束鲜花,站在女方家门口。众目睽睽,搞得邻居和路人像看西洋景似的。

要知道,八十年代在公共场合手持鲜花绝为是件罕见的事,尤其在中老年龄人群中,无法接受或难以容忍。为此老人出门劝说,但是不管用,严重地影响了女方家的正常生活。

老人电话里说得很激动,我赶紧安慰老人不着急,请他女儿听电话。我与老人女儿通话确认了此事实后,立马骑上公用的边三轮摩托车向老人说的他家开去。

我边开车边想,如何将厂里这位固执男体面地劝走。想着想着,车子已开到了女方家门口。

果然,固执男穿得格格正正的,手捧一束鲜花,笔直地站立着。

为了使固执男不失颜面,我有意将车速放慢装着没看见他似的,从他面前开过。我从余光中发现,固执男愣了一下,当我开车再调头返回时,固执男已不见踪影。

第二天上班,我有意经过固执男所在的车间,固执男看到我时非常紧张,一副生怕我当众说他或到车间办公室提及此事的模样。可我却像没事路过似的与他点头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之后一年左右,听说固执男已经结婚了,女方是友邻工厂的一名会计。


下一篇:不了故乡情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