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阿婆今年84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18-03-08 12:28:02  浏览次数:242
分享到:

岁末,我和老伴坐公交车回乡下。

经过市农贸市场旁边的车站,上来了一位满头银发的老阿婆。老伴连忙给老阿婆挪出了外头的座位。老阿婆说着谢谢,卸下一个灰不溜秋的蛇皮袋子傍在座位边,和老伴一同坐在了我前头。

“阿婆,回家了?”过道那边,一位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好婆热情地和她打招呼,“您的草头卖得好快喔!”

“我卖得便宜,都是老熟悉人呗,他们说我的蔬菜好,是真正的绿色食品。”阿婆说着,弯腰解开蛇皮袋子,窸窣窸窣摸出了一只馒头。哎唷唷,阿婆的手啊,和那蛇皮袋子一个颜色,一般粗糙,手背上还突起几个黑红黑红的冻疮。阿婆大口嚼着馒头,又在蛇皮袋子里摸出一瓶矿泉水。可是那瓶子没有标签,显然是旧瓶子灌的冷开水。阿婆嚼着馒头,咕咚咕咚地喝着凉水,吃得津津有味。

“阿婆,大冷天的,你喝凉水吃冷馒头......”我嗫嚅着,没有明白说出我的担心。

阿婆嘿嘿嘿笑笑,说:“我的肚子里滚烫着呢,没事!”

“她啊,火肚肠,吃冷不吃烫,天天都这样。”过道那边的好婆接过了话头,她问阿婆,“今天卖了多少钱?”

“五百六十。”阿婆笑容满面,干松的馒头嚼在喉咙口有点噎着,但她还是马上接口报上了数。

“哇,这么多?”车厢里热闹了,人们异口同声地惊叹。是啊,一位银发老人,摆地摊卖蔬菜,一个早上收入有这么多?会计出身的老伴急忙追问:“阿婆,那得七八十斤草头,您……”言外之意明显,你怎么拿得动呢,可是话到嘴边,老伴改口说成了“阿婆您70多了吧?”

“阿婆今年84 !”阿婆的话脱口而出。

“哇——”车厢里骚动了,又是一阵惊叹。乘客个个惊得眼睛滚圆,眉毛卷圈,有几个小姑娘的舌头粘在了下嘴唇上。厉害了,84岁的老好婆,居然独自一人上城卖菜。

车厢里七嘴八舌。阿婆侧转身子,犹如召开记者招待会那样,一个一个地回答着乘客们的好奇。

“我的骨头贱,不晓得啥叫头痛脑热,手不酸,脚不麻,一年到头不看医生,不吃药,不打针,放倒床上一觉睡到闹钟响。”

“我种着4亩地的蔬菜,蔬菜地头边还砌了奶牛场,前几年养奶牛亏了本,现在我换养了几千只菜鸡。”

“天蒙蒙亮,我骑三轮车到公交车站,乘车进城。现在的世面上好人多,总有人帮我老阿婆拎菜。在菜市场,我的蔬菜卖得最便宜,有时候忙得来不及称,不一会儿就卖脱手了。”

“今天么,我还卖脱了3只鸡,70斤草头。这不,现在才7点多,回家我可以再去割草头。”

“哦,我在民校里认识了几个字,出门不迷路,算账不出错。”

“嘿嘿,我还种着8亩水稻呢。去年花三千多买了一台药水机,在地头上可以推着走,再找个人和他换换工:他帮我拖皮管,我给他打药水。”

“我的老伴前年走了,地里的活,以前他做得多,哎——这老头子......”

“儿子媳妇,他们在外地开店;孙子26岁了,我依旧供着他读研呢。”

“招待会”热烈火爆:乘客们也都侧转着身子,面对着阿婆,好奇地问了一句又一句。阿婆呢,有问必答,满脸的褶皱条条洋溢着笑意,声音也越答越响亮。

“喂,白茆的先生,波司登站到了,咋不下车?”司机的喊声把我们唤醒,呀,我们乘过站了。我和老伴赶紧起身下车,挥手和阿婆告别。

我说:“阿婆,您今年84,祝您明年48 !”


上一篇:作一回新娘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