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1章 老房老房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3-09 11:47:16  浏览次数:112
分享到:

老房、花海、执勤排、收容所、向阳院……动荡不安的岁月,艰难转型的历史,20世纪六--八十年代里,二个少年和无数小人物,与共和国同生长共患难的崎岖坎坷之路……

(奇书最新力作!全本饕餮!敬请观赏!敬请赐教!)

哦、抓住、抓住、快抓住那似水流年。

                                                                      ---贺拉斯

第1章 老房老房

  牛黄读到小学六年级上期的某一天,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某一天的早晨,牛黄照例背着书包和伙伴边走边撵,嘻嘻哈哈的跑向学校。

他们跨进校门,惊愕的发现校内空气紧张;学校四周的天井里,站满了臂缠红袖章满脸幼稚的中学生。

几个身着旧军装手提铜扣宽皮带大学生模样的小伙子和姑娘,率领着一帮满脸稚气的中学生,在校长室、教务主任室和各间教室的门上贴封条。封条上盖满鲜血一样红湿湿的印章……

牛黄看见平时威风八面的校长、教务主任、辅导员等人,在中学生们的虎视眈眈中弯腰低头站着。

身怀六甲的班主任许老师,也腆着个大肚子站在其中。陆续到校的小学生们惊恐万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出身书香世家的老校长,一个长髯飘飘的老者昂头叫起来:“我是学校校长,不是牛鬼蛇神!”

那几个正在贴封条的大学生闻声气势汹汹冲近,一个模样俊俏的女大学生扬起手中的皮带:“你还敢放毒?”

随着她一声厉喝,皮带合着锃亮的铜扣狠狠叩击在老校长头上,鲜血迸溅。

在小学生们的惊呼中,老校长晃了晃立住身子,依然昂首高呼:“我是学校校长,不是牛鬼蛇神!”……

牛黄在女大学生打人的一瞬间,认出她就是自己的邻里,市育苗大学一年级学生,大名鼎鼎的育苗《红色造反团》团长陈芳,陈二妹。

那个酷热的夏天,从此深深地刻进了牛黄的脑海。

那个酷热的夏天,牛黄和同学们从此告别了学校,没有毕业便结束了小学生活。

那个酷热的夏天,牛黄仍清晰地记得,最后那一片绚烂的云霞像被鲜血淋过,飘浮在学校的房顶上,红得刺眼,美得惊心……

多年以后,在回忆的梦魇里,仍然清晰地看见它飘呀飘……

外面是一个疯癫的世界,牛黄却和住宅楼上众多的同龄人,当起了“家庭妇男”。

这是一幢老式的四层楼房。左边是一长溜12家的住房,每间房约18平方米;右边是一长溜12家住户的3平方米厨房,厨房与住宅相对:

中间呢,夹着一条2米宽的走廓,在整幢楼的正中,一溜2米宽的之字型木楼梯,供人们上上下下,进进出出……

一至四楼的楼梯一角约2平方旮旯里,统一安着水龙头和下水道,是全体居民共用的接水倒水处。

可别小看了这幢被人称为‘老房’的四层楼房,只有红花纺织厂的中层干部和技术骨干,才有资格居住。

老房的斜对面,一大片空阔地上,则是统一建造的老式七层楼房,那是红花纺织厂职工住宅区。

离老房后稍远处的小山坡上,绿荫红润中坐落着几幢二层楼的苏式洋房,最初是援华的苏联专家住地;

现在是厂级干部的住宅区或厂招待所和厂职工医院……

牛黄在老房生活了十五个年头,老房是牛黄童年记忆的全部。

现在,15岁的牛黄系着围裙,正蹲在厨房努力吹着灶膛中的一点火苗。

该死的煤球们,总是烧着、烧着就熄灭了。

眼见得要到10点半,而11点40分在纺织厂上班的老妈就要回来吃饭,吃完还要上班,整个吃饭时间只有15分钟,厂里正“抓革命,促生产”,耽误不得的。

而且母亲走后,身为厂供销科科长的老爸也紧接着要回来吃饭;老爸脾气暴躁,更是半点耽搁不得。

因此,牛黄着急。

可是今天就像撞了鬼,他越着急却越吹不燃火,满面污黑,还弄得烟雾弥漫。烟雾自然又像往常一样,漫延到走道上,又不客气的往各家各户屋里钻。

隔壁的周伯进来了,大着嗓门儿叫:“牛大又点不燃火啦?”,牛黄像见了救星,忙回道:“是呀,是不是你糊的灶有问题哟?”

“乱扯,我糊的灶没有问题,让我来。”周伯将牛黄一拉,蹲下去轻轻吹吹,再拨弄一番,火苗便腾飞起来。

他麻利的将煤球小心翼翼地一个个压在火苗上,关上灶门,用扑扇从灶下向上轻轻扇着,一会儿那煤球便燃烧得红旺旺的了。

系着围裙的周三也走进来,周三是牛黄的同班同学。

“要不要我帮忙?”周三问:“来不及了,谨防你又要被抽陀螺。”

牛黄脸上有些发烧:“要得,帮我洗菜嘛。”,周三揭开水缸头双手并用,很快洗净了堆在案板上的土豆和大白菜。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