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1章 老房老房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3-09 11:48:57  浏览次数:215
分享到:

一时,街上行人乱窜,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枪响时,牛黄他们早熟练的趴在了地上躲避。

牛三舍不得美味的凉粉,人虽趴在地上,手中却还端着碗,用手捞着一根根津津有味的吃着。牛黄瞧着他好自在的样子,正想喝叫他注意躲避,没想到一闪眼,居然看见了地上的二颗水果糖。

这年头,水果糖可是稀罕物。

水果糖包着花花绿绿的透明玻璃纸,可爱极了。

牛黄闪电般抓起,飞快的揣进自己腰包。

一路上兴奋得走路都有些飘浮。牛黄早已记不起水果糖的滋味了。

上次,成都的小舅来本市串连时,送了老爸一小包水果糖。平时老妈像宝贝一样收藏着,时不时的将一颗糖掰成两半,让牛黄兄弟三人品味,全家吃了大半年……

有一次深夜,馋嘴的牛三竟偷偷溜到用帘子隔开的里间,轻手轻脚的爬向放在抽屉中的糖盅,被老爸发现狠揍了一顿。

老妈呢,边拉着老爸,边拿出一颗糖,也不像平时那样掰分,而是全喂到牛三嘴里,那眼泪,水一般在她脸上淌……

   回到家,大家将就中午的剩菜剩饭吃了,就各忙各的。

   老房的邻里,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

吃饭时间,各家各户把自家门前折叠的小桌一支,放上自家弄的饭菜,全家围上就开餐。此刻,一长溜的小桌子,一长溜坐着或蹲着吃饭的人们。

一长溜响亮的吃饭声,优美地彼起彼落。

特别是夏天,老少爷们一律光脊梁配短裤。

少娘们与老娘们呢,一律身着轻薄得白腻腻的肉体若隐若现的短衣裤……

老少爷儿们和老少娘儿们就那么一长溜的坐着或蹲着,边悠闲地摇着大扑蒲扇,边吃饭边兴高采烈的吹聊着,成为一景。

常常是吃着吃着,孩子或老人便端起饭碗东家走西家瞧。

在主人热情的招呼下,尝尝各家不同的手艺。女人们边吃边切磋做饭的技术,相互告之什么菜配什么做?哪儿的菜最便宜;

男人们边吃边大声武气的谈论时局及厂子里的新闻轶事,喜欢喝点小酒的,还热情的相互劝道“来,尝尝,喝,喝!”;

孩子们呢,则欢快的跑来跑去,热闹异常。

奇怪的是孩子们尽管乱窜,手中的碗却从不会落下或打碎,倒是堆满了各家各户,不同风格和不同味道的菜肴。

   老房邻里的房门,从不会上锁。无论春夏秋冬,除了冬天睡觉,各家各户的房门就那么大开着。家家的喜怒哀乐,大小心事,就那么赤裸裸的相互流露。

大人或孩子,就那么在邻里家进进出出,也不曾听说谁家不见了什么东西。

而晚上睡觉时女人们的呢喃声,男人们的如雷鼾声和孩子们在梦中吧嘴唇的声音,也就成了各家各户白日愉快的谈资。

最有意思的是夜起小解。

你听吧:那涓涓如小溪一般轻盈的,是女人们;那沉重如落泉一般豪放的,是男人们;那欢快如鹿鸣一般清脆的,则是孩子们……

   哦!我的老房!我的不褪色的风景!

   牛黄揣着两颗水果糖,像揣着天下最珍贵的东西。他要等老妈下夜班回来后,再拿出来让大家惊喜和高兴。

他在周伯家和周二、周三还有黄五,打着扑克什级。牛黄和周三一方,周二和黄五一方,双方杀得难分难解。

可牛黄与周三的手气好,总摸到好牌,节节什级。周二不高兴了,瞅瞅黄五,不满的咕嘟到:“你出牌大胆点嘛,真是,缩手缩脚的,像个保皇派。”

黄五往日在学校里就没少受过班长周二的白眼,有些习以为常:“你才是个保皇派呢,慌什么?嘿,我出老K得10分哟。”

“干啥子?你们自己打桩。”,周三喝住喜滋滋正要捡分牌的黄五:“昏了头哟?”

黄五有些尴尬,收回伸出的手:“嘻嘻,我忘了。”。

   周二将牌一摔:“不来了,真是保皇派,光输。”

黄五父亲正巧从门口经过,闻言大怒:“你小孩家家的晓得什么保皇不保皇?谁教你的?”

周伯吓一跳,忙劝道:“黄勤务员,莫与孩子一般见识。”

偏偏周二不服气,又咕噜:“保皇派就是光输”

黄父一下子暴跳如雷:“我把你这个鬼女娃娃抓起来,你信不信?”

正在一旁闭目听收音机的周大不干了,睁开眼睛道:“黄勤务员也怕太狂了吧?动不动就抓啊抓的。”“什么?你这个假逍遥派,别惹老子下手啊。”

年轻气盛的周大反唇相讥:“你这个真保皇派,下手抓的人还少吗?”。

   黄父猛地冲上去,慌得周伯使劲抱住他,大叫:“邻里乡亲的,老黄,别和孩子一般见识呀,求你了。”

邻里全惊动了,大家纷纷丢下自家事,赶到周伯家相劝。

到底是邻里,黄父蹦跳一阵,见挣回点面子便顺路而下:“好好、好,算啦,都是多年的邻里,我不与小孩子计较。不过,老周,你真得要管管他俩,要不迟早得给你惹祸。”

“走,回家。”

他转身朝黄五大喝:“老子给你说过多少次,不准赌博、不准赌博,可小子你总偷偷跑来打牌,皮子痒啦?”

黄五被迫扔下扑克,跟着老爸回家,一路咕噜道:“玩扑克就是赌?那你打麻将呢?”。

   扑克玩不成啦,大伙儿发一阵呆,周二无聊的往自家的破沙发上一躺:“牛黄,吹笛子嘛,我们听起耍。”

牛黄点点头,取来竹笛。清脆婉转的笛声,在夜空下传得很远很远。

牛黄是老房公认的自学成材的‘音乐家’,能吹笛子拉二胡弹月琴。闲散无聊之际,小伙伴们围在一起,就喊牛黄献艺以打发时光。

牛黄吹着《北京的金山上》、《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了毛主席》、《我是一个兵》等时髦曲子,周二周三跟着旋律一同哼哼。

一会儿,格外喜欢音乐的黄五忍耐不住,也偷偷跑来凑热闹……

很快,就到了孩子们应该睡觉的时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