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2章 无眠之夜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3-19 11:28:33  浏览次数:182
分享到:

老房今夜无眠。

老房的牛二、周四、黄六和陈三,明天一早就要到农村上山下乡去了。

 四个孩子的家长,正在各自家中忙忙碌碌。牛二很晚才回来,正在忙碌着的牛父问儿子:“要走啦,你还有闲心乱跑?快清清,看差什么?”

牛二在一大堆行李中翻翻:“牛大,我的相册呢?”,牛黄忙把厚厚一迭的相册递过去。

牛二珍惜地翻开看看,对牛黄说:“哥,我和同学们说好了,在农村认真锻炼自己,灵魂深处闹革命;争取第二年考上军校,以后,我要当军官!”

牛黄点点头,趁父亲和牛三不注意,把一颗水果糖悄悄地的塞给他。

牛二惊喜极了:“哥,哪来的?”,“别人给的”牛黄笑笑道:“农村好啊,我想去还去不成呢。”

牛二也高兴地笑笑:“嗯,老爸老妈再也管不到了啦,自由啦。啊!自由万岁!”

牛二夸张地向天空伸出双手。

   “鸣------”,那边,有人哭了起来,是陈三的妈。

“才十四岁哪,连衣服都洗不来呀,鸣-----”“衣服洗不来有啥嘛,自有贫下中农帮他洗嘛,哭什么?”

“你是苦大仇深的三代贫农,又是厂里的技术骨干,你再去说说嘛,求求他们,咱三娃还太小,不去行不行?鸣----”

“……”

半晌,传来陈师傅无可奈何的声音:“这怎么可能?你太落后了,跟不上形势了。”“妈,别担心,我在农村晓得自己照顾自己。”

“鸣---,这是什么世道哟?”

屋子里,牛父眼睛红红的,盯着牛二,许久、许久,才有些哽咽的说:“儿啊,牛二啊”,他难过得说不下去了。

牛黄瞧瞧父亲和牛二,想,这一切如果不发生,该多好啊,但,这又是不可能的。

   牛黄亲眼看见人们是怎样动员陈三上山下乡的。

   原先,陈师傅仗着自己妻弟是厂革委会副主任,自己三代贫农与技术骨干以及先进典型,就是不让陈三下乡。

不久后的一天,老房里涌来了二三十个小学生,在带队老师指挥下,小学生们沿着陈家门口排队站好,便开始了齐声朗读。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其时,停课闹革命已俱往矣,除了大学和毕业后到农村去的中学生,大多数小学和初中已开始了复课。

   你不听,不行;关门,更不行。

下楼,学生们紧跟着你朗读;上街,学生们紧跟着你朗读;买菜,学生们也紧跟着你朗读……

主席指导下的人民战争威力强大,任你是强敌顽敌或者什么敌的?也要打得你落花流水,溃不成军,再踏上一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

终于,陈师傅同意了刚满十四岁的初一学生陈三,自愿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多带点钱,饿了,记着自己买吃的,别喝生水,要喝开水,啊?记着,乖孙儿。”

牛黄听得出,颤抖着嗓门儿对陈三叮嘱不停的,是陈三近80岁的曾祖父……

   夜深了,“噹、噹、噹!”,从老房后的小山坡上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钟声。

   红花纺织厂是一个有着二万多名职工的大厂,纺织女工居多,分三班倒。

工厂坐落在一大片洼地中。为工作之便,厂领导便在地势最高的小山坡上,支起两根电杆,吊了一节钢轨,派了专门的敲钟人。

不分春夏秋冬,每天夜里11点45分,敲钟人就准时敲响钢轨。

那噹、噹、噹的钟声穿过黑幕,散落四面八方,提醒着人们:该换班的换班,该上班的上班啦……

   一会儿后,老妈下班回来了,进门未语泪先流。

   老妈把老爸给牛二打好的几个包裹又打开,仔仔细细的检查,取出一些,又塞进一些,直到包裹再也装不下……

已是凌晨2点多钟,老妈干脆不睡觉,就那么依着包裹坐着,瞧着床上睡觉的三个儿子。

一张不甚宽的大木床上,牛黄、牛二和牛三一同挤着睡得十分香甜,鼾声如雷。牛黄侧着身子,牛二的手搭在牛黄脸上,而牛三的脚,又直挺挺的蹬在牛二脸上……

孩子们正在成长。

在这么个殘酷的年代里,儿子们开始了青春期……老妈望着再有二个钟头就要启程的牛二,眼泪像断线的珍珠,直往下掉。

   拂晓四点多钟,老房的全体居民都醒了。

邻里们挤到这4个当天要到农村的孩子家中,送东西的送东西,叮嘱的叮嘱,不亦忙乎!黄父前一天联系好的卡车,在楼下按响了催促的喇叭。

牛二、周四、黄六和陈三背起了包裹,家人拥着他们带着邻里的祝福,下楼,上车。

   一路无话。天,黑黑的,间或还有稀落的枪声清脆地传来。黎明前最黑暗时分,卡车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奔驰。很快,一辆、二辆、三辆……

越来越多的卡车,来自四面八方,朝向同一个方向,默默的奔驰,奔驰。

   终于到了港口,牛黄看见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喧闹着涌挤着,向停靠着几艘大轮船的浅水码头缓慢地流动。

一行人好不容易随着长龙挤到了 桥头,雪亮的灯光下,负责审查的几名军人接过牛父递过的证明,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几个兴致勃勃的孩子,在证明上盖了章,发给船票;

接着又给每人戴上一朵大红花,然后用力推推他们,示意上轮船。

牛黄和老爸一行人,正想跟上,军人伸手一拦,摇头不准。所有送亲的人,只得不舍的停下了急切的脚步。

   牛黄和大家踮起脚尖站在岸上,往灯火通明的轮船里眺望。

江边风大,有些寒冷。老爸把老妈和牛黄拦在自己身后,老妈与周四黄六陈三的母亲,在默默地流泪。

牛黄抬头望望天空,墨黑的天幕上,露着几缕。风吹来,那鱼肚白云飘呀飘的,从牛黄头上慢腾腾驰过。

天,就要亮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