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2017年的苹果6S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4-18 11:56:21  浏览次数:168
分享到:

芳邻自幼喜文,时有小文章在各报刊杂志和网络发表.

于是,常年戴着副棕色眼镜的他,便常在我的意料之时前来敲门:“吃没”如果我点头,芳邻便露出惋惜口气和不相信的神情:“才什么时候哟,真吃了?”

如果我摇头

芳邻必拍拍自己胸口:“走,老地方,泡酒聊。”

我便未可置否的笑笑:“祝贺,又来啦?”“嗯——哼”芳邻矜持的挺挺胸膛,霍地转身,重新进了隔壁。片刻,他一手拎着装满茶水的大玻塑杯,一手抓着手机,着装整洁的出来,而那全世界果迷都熟悉,被谁不经意咬了小半口的苹果标志,一定是朝向我的。

“老太婆,我和老同事出去罗。”

我照例给厨房里的老伴儿打个招呼,也抓起我的老年手机,跟在芳邻身后。

俩老头儿一前一后踏进走廊,站在电梯面前。我俩是小学同学,在同单位共事了几十年,以布衣身份双双光荣退休,又在几年前有幸成了芳邻,关系不错,知彼知己。所以,芳邻一敲我家门,我必知他来意。

所以

我们都有意避免那个俗字儿。

每每在老地方坐下后,芳邻总是表情遗憾,甚至有点愤愤然的看看我:“你点菜”这时,我才真真假假的羡慕到:“又得了稿费?我要有你丁点儿的才气就发啦。靠养老金?唉!吊着口气哟。”

芳邻也才双臂一抱

得意的往椅背上一靠

莞尔一笑:“别装模作样的奉承啦,老同学,老同事,谁还不了解谁?老地方,老客人,老板娘嘛。我请客,我买单,你点菜,泡酒聊!”

俩退休老头儿

一对凡夫俗子

小酒小菜,粗茶淡饭,天上地下,国内国外,酒香菜香与觥筹交错齐飞,饱嗝咳嗽猜拳与粗俗文雅共长店一色,不提。

可是

今天敲了门

一直在老地方坐下后的芳邻,神情却有些郁闷,甚至连双方都引为自豪和逗趣,极为简洁默契的一问一答,都省略了。这,有点反常,也有点破坏了此行的雅兴。

我皱皱眉

挤着牙缝

“江郎才尽,文思枯竭,吃自己啦?”芳邻看看我,抓起红星二锅头,先给自己的小酒杯咕嘟咕嘟倒满,然后,喷着酒香的瓶口向我扬扬。

我顺手抓过来

“今天寡人买单,朕都吃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近墨者黑,深受芳邻影响的我,要是平时这么来上一句,芳邻包管乐开了花。可现在这老头儿,只是苦笑笑,又略有所思的摇摇头,自己端起酒杯,嘴巴一张,狠狠就是一小口。

然后

紧抿着嘴巴

筷子熟练的一扬,再潇脱的一穿,七八颗肥头肥脑的卤花生米,就端端正正拈在了他的筷上。芳邻脑门青筋鼓起,紧紧的盯着卤花生米们,那神情,犹如盯着不可戴天的仇敌。稍倾,手一抬,嘴一张,卤花生米们便闪电般滑进了他嘴巴。

嘎,嘎,嘎!

咕嘟,咕—嘟!

待化成美味碎渣的卤花生米们,全进了他的肚子,芳邻这才将筷子往桌上响亮一放,愤世嫉俗,几粒腻腻湿湿带着卤味儿的渣块儿,竟然飞到了我脸上:“糊涂!老朋友你说,如今这世道,究竟怎么回事?好人难做,好人难做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