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梦里浮生第一章(4)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4-21 19:39:00  浏览次数:96
分享到:

        唐人街的金唐海鲜酒家,  在悉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的发展是华人移民社区餐饮文化崛起的缩影。据说老板是香港移民。初到埠时,发现当地澳洲人对中餐的认识仅限于扬州炒饭,咕噜肉,蜜糖鸡和广东烧臘。他们烹制海鲜的方法也极为原始朴素简单,用烤箱或烧烤炉烤制。这样烤出来的海鲜外糊内焦,淡而无味,不符合华人的口味。中国人的烹饪,单单说鱼,做法就有焖炖溜熬,清蒸,红烧,回锅,麻辣,糖醋,番茄,水煮,香辣等等方法,浩如烟海,不计其数。加上其他海鲜,虾,蟹,贝类的做法,变化无穷,令人眼花缭乱。于是,金唐开始在海鲜菜品上下功夫,一时间门庭若市,名声大噪。不少当地政商猛人纷纷捧场,就连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到访悉尼,都来'金唐'用膳,可见它的江湖地位,这是后话。
      大刘在地下车库停稳车,四人上得街来。眼见大门并不富丽堂皇,朴素无华,和广东街面上的普通茶楼无异,只是大门两侧巨大的水族箱,里面鲜活的生猛海鲜引人注目。本来需要订位,由于不是周末,稍候片刻,老板娘就笑盈盈地过来招呼众人。
      老板娘阿玲,四十几岁,略微发胖,神情风骚,虽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招呼客人,八面玲珑,活脱' 沙家浜' 里的阿庆嫂,'红楼梦' 里的王熙凤,"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过去酒楼的客人大多是广东人,所以从楼面招待到后厨洗碗的杂工都讲广东话。这几年,由于北方移民人数激增,普通话得以大行其道,阿玲也不得不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招呼客人。
       "各位老板,欢迎来到金唐海鲜酒家! 我帮你们找一张靠窗的桌子好不好?" 她竭力巴结着这几位生客。说着引领众人来到一张空桌前。彭刚抢步上前,把位置最舒服的一把椅子拉开,请朱蒂坐了,大家陆续坐下。
      老板娘送上热毛巾,倒过茶水,递上菜单。大家自然推举彭刚点菜,并一再叮嘱,不要铺张,以茶会友。彭刚左右掂量,荤素搭配,要了几样小菜,一条清蒸鲈鱼,两瓶啤酒。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酒过三巡,气氛渐渐融洽。彭刚试探道:"咱们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威廉-黄,你岁数大,你先来。"老黄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眼睛注视着彭刚和朱蒂:" 小姓黄,威廉黄,很高兴认识大家!一看就知道你们是新移民。你们这些新移民现在好过嘞! 这几年中国经济发展,老百姓都有钱! 你们现在出国,有钱有身份,和我们那时候天壤之别喲! 那时候的中国,万元户就了不得。我们自费出国留学,砸锅卖铁,亲戚朋友借遍了,只能凑够一个学期的学费和机票钱,我是揣着两百澳币到悉尼来的! 日子苦啊!"
      大刘一拍桌子,提高嗓门:" 老黄,跟他们年轻人说,他们不理解。我比你强,我口袋里揣着三百澳币。那时候英文也不好,以前也没出过国,一出悉尼机场,吓我一跳,眼前满满当当停满了几百辆警车,我寻思着出啥大事儿了?半天没敢动窝儿。后来仔细打听,才知道停的都是出租车。你说悉尼这出租车咋跟国内的警车一样呢?真吓人!" 彭刚和朱蒂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大刘盯着威廉-黄:" 老黄,你睡过公园不?" 威廉-黄鄙夷地摇了摇头:" 我还算运气,有朋友借了一辆车来接机。"大刘轻轻点头:" 我是举目无亲,带着这么多锅碗瓢盆,实在没招,在机场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尬? 我哪里知道?只知道悉尼有个唐人街,唐人街有中国人,就先奔唐人街呗!那时候英文也不好,连比划带说,‘拆哪趟,拆哪趟’,着老急了。这一道,咪表'噼里啪啦' 蹦字儿,我差点没得心脏病!到地方找了几家小旅馆一问,一晚上都六七十块钱,哪住的起?实在没招儿了,就在中心火车站旁边的贝尔莫公园忍了两宿,后来才找到便宜地方住。别提了,眼泪哗哗的!"
      老黄点点头,继续说道:" 苦日子还在后面嘞!第二天我就去找工作。生活费,下学期的学费都要自己解决。出来的时候,向亲朋好友借钱,说好要定期还的,人不能没有信用。又要上课保证签证,又要赚钱还债,凑够学费和生活费,那种压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我很多朋友后来都生病死掉嘞! "彭刚和朱蒂瞪大眼睛听着。
      大刘接茬说道:" 那时候工作也特难找。我们又都不会开车,全凭公交汽车和火车,还有两条腿。很多地方没公交车,就拿着地图,穿上运动鞋沿着火车铁轨的方向走。看到一个工业区,就进去,挨个公司敲门,问要不要工人。那时候找到一份工厂工,大家都羡慕死啦,学费生活费签证就都有保证了呗!"
      威廉-黄自斟自酌,面露悲戚:" 有一次,一个工厂里发生事故,一个留学生死了,转天早上,工厂门口来了好几十个留学生。老板以为是来吊唁闹事的,后来一问才知道,都是想顶替他来找工作的,唉…!"
      气氛变得压抑,半晌没人说话。朱蒂怯生生问道:" 刚来的女孩子岂不是更难?"
      威廉-黄马上换了一副调侃的语气:" 你看看你的小电话簿,今天就收了多少电话号码?" 朱蒂脸微微一红,没吭声。大刘哈哈大笑:" 那时候,女孩子可是宝贝。留学生男女比例10:1, 大熊猫知道不? 女学生比它们还金贵。甭说你这样的美女了。" 威廉-黄连连点头:" 那时候,不管什么样子的女孩子,一下飞机就有人接走,绝对不会跟大刘似的住公园长凳。我也想去巴结,队伍都排到黄浦江对岸去嘞!只要她愿意,管吃管住包接送。很多女孩子同时交几个男朋友,有负责三餐的,有负责旅游的,有负责干体力活的,有负责写作业的,反正这护花使者你不做,有人削尖脑袋去做!" 朱蒂笑靥如花:" 最后不打成一锅粥?" 彭刚赶忙附和:" 对对,一锅粥。"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