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花道
作者:郭伟  发布日期:2018-04-22 02:01:18  浏览次数:515
分享到:

无钱种养名花还在其次,主要是观念使然。搬进新居,窗台空空,加之四周高楼林立,我想有一片绿。

在转山路时,我将一些自觉好看的植物如毛竹、藤条、蕨类、黄荆子、杜鹃,还有些不知名的山花采回来,买来十余个瓦盆,加上小儿所用过的二十多个奶桶栽起来。还附庸风雅,自得其乐,分设兰苑、藤苑、根苑。后来,盆中也长出杂草,我也不拔除。因为落地而生的普通植物更能为我们提供关于生命力的启示。芸芸众生,各得其所,何必厚此薄彼。选种稀有和珍贵植物,体现了人类价值取向的失误。它们不能适应现有环境,正逐步远离我们,以至于背时绝种。所以鸡血腾、海金沙等都能到我窗前扎根。

从这个角度讲,我自认为养花已上升到花道的高度。

地,土也,如此直白。妈妈一直生活在农村,对泥土有深厚的感情。我们几姊妹相继来到城镇工作,妈妈虽然长期腿痛,一个人却能把五六亩田地做得比乡亲们的包产地都好,每年喂一条牛、四五条猪,还不嫌累,在田边地头开垦一小块一小块地出来,种些绿豆、豌豆和芝麻。每到农忙季节,她就带信叫我们都回去帮她收割,那种自豪感常溢于言表。忙了几天,她总要把那些新米、新面、各种豆豆,大包装小包,给我们每家一大口袋。

由于工作地远离家乡,我们叫她跟我们一起生活,她就是舍不得离开老家,还说我们吃点儿菜都花钱去买,不合算。直到我们都到县城工作,父亲也退休了,她才卖了老房子,把田地转包给别人,随我们进城。

车等在路边,妈妈迟迟不来,我去找,她还在望她的田地,眼里还有点润湿。妈妈一进屋就看着野花野草说:“栽哪些做啥子”。我下班回来一看,她已腾出六七个花盆,把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葱苗、蒜苗、苦瓜栽在其中。

我经常下乡,加夜班,常常忘了浇水。妈妈只浇她的辣椒、葱蒜苗,我没当一回事。有次我到板桥等地下乡七八天,回来一看,花五十多元买的榕树盆景和蔷微都枯死了,妈妈又将那些盆子整理出来,种上了黄瓜、豇豆、丝瓜之类植物。

  而今,我的博爱论随着盆花越来越少,阵地越来越小,逐步走向失败,妈妈的菜园还在扩大、不断地扩大。我也不想纠正有些理论问题和调整这个比例,只愿妈妈的收获多多。


下一篇:永远亲情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