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二 冯老爷子(2)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4-23 08:08:26  浏览次数:112
分享到:

      更不能容忍的是史蒂芬对自己和佩茹的称呼,不喊“叔叔阿姨”,直呼其名,有时,还手舞足蹈地搂住老伴的肩膀,和丈母娘嘻嘻哈哈开玩笑。佩茹似乎也很享受这待遇,还时不时红了脸,像当年插队时拒绝自己时的模样,老冯实在忍无可忍。

      最要命的是沟通,她们小两口叽里呱啦谈笑风生,自己和老伴只能干瞪眼,陪笑脸,家里的主人反倒成了多余的客人,典型的鸠占鹊巢。亲戚朋友们艳羡自己有了个洋女婿,却应了那句老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史蒂芬的表现完全颠覆了“姑爷”的概念。过去老冯总盘算,姑爷虽然称为门前贵客,可毕竟是外人。自己永远是这一亩三分地的老大。姑爷应该低眉顺眼,奉承着自己和佩茹,平时来吃饭不能空着手,一年三大节登门拜望,最不济也得带瓶酒,一盒新鲜的蛋糕。小两口亲热,要背着人,老丈人面前总得装作一本正经。自己想喝两口,他得坐在下首陪着,逢迎拍马。我心里舒坦,也就认了这半个儿。你夹着尾巴做人,装几年相,我们死了,房产地业还不是都便宜了你!

       史蒂芬却和这标准姑爷的形象相去甚远!他是完全独立的一个人,自我为中心,却也顾及周围人的感受,与人交往,若即若离,从不越界。和岳父母平等相待,平等得没了尊卑。凭着一张外国脸,纲常伦理就能一笔勾销了吗?老冯对人情世故的认知在史蒂芬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他无计可施。

      平心而论, 这洋人也不是一无是处!女儿出国前,总爱沉着脸,撅着小嘴,动不动就要发脾气,拒人于千里之外,典型公主病的症状。现在脸上常常笑容灿烂,凡事心平气和,开始学会摆事实,讲道理;过去她胡吃海塞,宅在家里几天不出门,现在天天早晨穿上运动服和史蒂芬去跑步锻炼,瑜伽健身,甚至和公园里晨练的老人们学习太极拳,说是回澳后要开办免费学习班,大力推广中国的传统文化。吃饭时也以素食为主,进嘴的东西都要先仔细研究卡路里。得空的时候,两个人跑到动物园,给管理人员提意见,研究改善狗熊、老虎、狮子的居住环境和饮食结构的问题。还有一次专门坐火车,去北京长城捡垃圾。平时在家里,两人安安静静,上网、看书,偶尔你递给我一杯水,我拍拍你的后背,相得益彰。

         佩茹抿着嘴笑,欢喜女儿的变化,老冯却觉得她(他)们的生活缺少了一股热火朝天的干劲儿,没有了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豪情,彻头彻尾的小资产阶级情调!

         女儿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建设已经完成,我们不用像你们那代人一样扛着锄头去修理地球了,我们这代人要努力让地球变得更加宜居美好。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老冯也就由他们去了。

         回澳洲前一天,史蒂芬和女儿做了一桌子西餐,烤鸡翅、意大利面、沙拉、水果派、鸡尾酒,像模像样,答谢未来岳父岳母的盛情款待。

         老冯和佩茹到机场送行,史蒂芬除了拥抱佩茹,还破例给了老冯一个期待已久的拥抱,说我爱你们。老冯已经伸出的大手尴尬地停在半空,身体僵硬,被动地接受了这个告别形式,一脸难以言状的表情。中国人的爱过于含蓄,深藏不露,即便是父爱如山。原来家庭成员和朋友之间是可以用拥抱代替握手的,它如此温暖、真挚,令人难忘,他开始不讨厌这个直来直去的女婿了。

         女儿牵着史蒂芬的手,欢欢喜喜地入关,老冯怅然若失,女儿已经不属于自己,她有了心爱的男人,要远走高飞了。送机回家后,老冯心情郁闷,找茬和佩茹闹了好长时间的别扭。

         女儿完成学业、申请独立技术移民、和史蒂芬登记结婚、怀孕即将生孩子。这时候,老两口面临着人生选择。佩茹·倒是想得开,日子让孩子们自己过,老冯却放不下女儿。他亲眼看到大街上澳洲的母亲们领着两三个孩子过马路吆五喝六的艰辛,明白职场上所谓的男女平等意味着女儿要像男人们一样打拼。她到了爬坡的年纪,自己一定要伸出援手。女儿半年前在悉尼结婚,随随便便带着几个同学,跑到结婚登记处,穿着租来的婚纱照了一张像,在唐人街吃了一顿饭,就算交代了终身大事,自己没能在煽情的婚礼进行曲中,亲手将心肝宝贝女儿交到女婿的手上,抱憾至今,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决计不能再次错过。

         佩茹扭不过他,挥手告别了麻将牌友、广场舞的队友、老年大学的学友,带了一些散碎银两,通过女儿向移民局缴纳了人头税,和老冯移民澳洲。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