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7章 黑 石 子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5-08 10:42:31  浏览次数:130
分享到:

一只手拎过一篮子无花果。

“给,周伯,这是最好的醒水果。”

是那个叫素贞的村姑。

素贞身上刚换过衣服,湿湿的那几件衣服整整齐齐的迭好,就放在太阳光照料的石坡上。“牛黄记住,是她救了你的小命,还不快谢谢人家。”

牛黄费力的支起身子。

与素贞的眼光四目相对。

点头道:“谢谢你救了我。”

素贞脸儿红红的,小声回答:“瞧你,这有什么嘛。”四目再相对,牛黄想起自己光着屁股背对着她们的狼狈样,脸上发烫。

而素贞则记起了眼前这个城市青年

捂着屁股提着裤子的滑稽像。

脸蛋也渐渐红晕得像要滴血……

小小的两头尖尖的无花果,红彤彤的圆润地珍珠一般洒在提篮中,令人垂涎三尺。

牛黄周三吃了几枚,微甜似涩的无花果让二人很快清醒过来;牛三早忍不住抢过篮子一枚枚的捡着吃着,到最后,干脆一把把抓起往上嘴巴塞。

慌得周伯一下抓住篮子。

“莫吃独食哩,我还没尝嘛。”,

“我再吃几个”

“行啦,多乎哉,不多也,只有七个了也。”

众人开心大笑。

回到屋子里,周伯越想越怕:这牛黄兄弟天不怕地不怕的,真要出个什么意外,如何向他们父母交待?

他甚至后悔自己轻易答应带他们到黑石子来。

于是。

他决定明天一早这返城。

将二兄弟完好无缺的交返给其父母。

听说第二天这要返城。

牛黄周三倍感遗憾。

这黑石子的山山水水还没逛荡够,就要回城?太可惜了。特别是那无花果,味道好哩,是天上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吃的。什么都凭票供应的城里,哪能吃得到这种山珍?

二人相互眨眨眼睛。

心有灵犀一点通。

晚上。

待牛三和周伯熟睡后,二人偷偷地溜了出来。

溜出来,才发现情况不对:满山遍野漆黑一团,各种声响扬起彼落,听得二人一唬一炸。借着朦胧的月光,小心翼翼的才看得清。

草从中人为踩出的小路。

山坡上乱石岗中可以下脚的地方。

泛着白光的江水在坡下呜咽,一直伸向朦胧的天边。

白天鸟语花香可爱的风光。

此时却变成了深不可测的危险,虎视眈眈的瞪着二人,仿佛在说:“城里来的小子,快滚回城市。”

这个样子,莫说去偷摘无花果,就连走路都困难。

呆了半晌,牛黄终于一咬牙:“走!”

好在眼睛接触黑暗一段时间后,适应了。

黑石子夜晚的面貌才一点点露了出来。

那泛着微光的,是黑石岩;那一簇簇浓郁黑色的,是树林或是庄稼地;那布条儿一般蜿蜒的,是山间小路;那似一块块玻璃的,是坡上的水田……

二人浑身汗水东倒西歪的走着。

心中却充满了探险的快乐刺激。

哗,一只夜鸟扑闪着翅膀飞过,惊起蛙声一片。

夜风吹来,幽黑的山林便发出阵阵低呜……

“怕不怕?”,周三拍拍胸膛:“怕?笑话!怕了还敢夜闯黑石子?”

走着走着,牛黄忽地站住了,四下环顾,叹息到:“多美呀,多么的安静!我怎么就感觉到自己,仿佛在灵魂深处等着这一夜似的,我们不要忘了今晚。”

“忘不了。我们长大后,还要再来的。”

周三站在他身边。

扶着一株粗大的树杆。

“走,看前面那黑黑的一团是什么?”

二人摸上前,发现是一大片庄稼地。

借着微弱的月光,竟然看到藤萝上吊着的南瓜、丝瓜、青椒……就是没有无花果。

“搞一点,明天拿回城里也让家人尝尝鲜。”牛黄边说边打开随身的网兜,二人一阵乱摘,很快将网兜装满。周三信手甩在背上,又向前摸去。

走着走着。

周三一脚踩滑,倒在地上。

背上的网兜,正好重重的打在他身上。

慌得牛黄忙蹲下去扶着他。

“摔着没有?”

周三哼哼叽叽的憋了半天,答:“还好,没摔着,只是屁股有点疼。”“屁股肉多,没得骨头,疼一点没关系。”

牛黄激励他。

“算啦,咱们还是回去吧。”

“没事,再走,不找到无花果不心甘。”

周三爬起来,二人摸摸索索的将东西重新装进网兜,又向前摸行。

一会儿,二人眼前一亮:前面出现了一丝灯光,看样子,是村民的住宅。

二人小心翼翼的摸上前去,如果在这儿发现无花果,就摘他个昏天黑地,不能空手回去。

吱吜,有人将门掀开,明亮的灯光水一般泄出。那人似提着什么沉重的东西,踢踢达达的往屋后而去。接着传来倒水的声响。

门复关上。

而屋后的灯,却亮了起来。

近了。

更近了。

看得出,这是一幢自搭的前后二室的泥砖房,屋檐上的小青瓦在月光下闪着幽幽的青光。

朦胧中,二人相互瞅瞅向屋后摸去,就着门缝往里一瞧,不禁如电打雷击般呆若木鸡:鬼使神差的他们,居然摸到了白天下河救人的素贞家。

眼下。

素贞姑娘正在洗澡冲凉。

明亮的灯光照着她青春光滑健美的胴体。

圆润坚挺的乳房高高鼓起。

雪白的大腿之间,一汪油油的青荇深不可测……

从没见过祼体女孩儿的二人,顿觉血脉怒张,出气一阵紧似一阵。

牛黄口干舌燥的拉拉周三:“走吧,被发现了要挨打的。”周三浑身紧绷绷的:“要得,走吧,真该死。”大约是二人惊动了屋里的素贞。

她浑身被肥皂泡泡簇拥着。

警觉的扬起头听听。

高声问:“哪个?”

二人忙轻手轻脚的往后退。

不防周三肩膀上扛着网兜撞在屋架上,哗,在深夜听来犹如雷呜。

“是哪个?”素贞大喝一声:“毛子毛子,咬!”说时迟那时快,一条高大威猛的狼狗无声讨无息的飞快扑了过来,吓得二人扔了网兜便跑,毛子则紧紧跟在后面狂追。

牛黄被毛子一口咬住了脚上的凉鞋。

差点就把大脚指头咬住。

周三顺手在地上摸到块砖头。

死命的向狗头砸去。

这当儿,素贞在里屋一声响亮的唿哨,训练有素的毛子放开牛黄的凉鞋,扭头便往回跑。

二人趁机连滚带爬的逃向黑暗深处,掉落的网兜散落了一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