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青棡岭
作者:郭伟  发布日期:2018-05-27 23:13:30  浏览次数:152
分享到:

青棡岭上有片绿油油的青棡林,青棡林中有户人家。潘奶奶五十年前逃婚而来作了李娃二门,李娃给红军牵过马,当年被还乡团打死,孀居至今。遗腹子铁牛娶妻邓氏,生子纪元。铁牛在修乡里第一条机耕道时不幸坠下悬崖,那时纪元年方半岁,婆媳孙相依为命。

青棡林在野风中变成了赭红。清晨滴几滴凉酥酥的露,傍晚飘一丝泥腥腥的风。苍老粗糙的青杠树皮,裹着一段坚强、挺拔的杆,昂首危岩峭立、乱石峥嵘的青棡岭。

邓三娘勾着头,在青棡岭来去十四年。没有男人作支柱的家庭形象比没有男人的日子更使她难堪和痛苦。她用鸭嘴锄一锄一锄地挖出几亩贫瘠的薄土,刨回一家三口的温饱。水牛老了换成一头黄牯儿。铁牛扶过的犁就挂在梁担上,她天天望一望,梦里想一想。

纪元被奶奶、韩二娘干瘪的乳房哄着,吃着刘母儿刨的地瓜儿,岳母儿摘的牛奶子果也渐渐地长大了。顺着义伯儿、信叔儿又长又黑的汉烟管学会了走路。

又一秋耕时节,邓三娘还没想好播什么种就扛着犁,牵着牛来到岭坎上青棡林边。纪元在地边一块巨石上哈开一片橡叶和松针,旋着橡子,在岩鹰的沉呻中度着少年时光。他被母亲叫过去站在犁后,右手扶犁,左手扬着荆条。

邓三娘站在地边,面带欣慰的微笑,紧紧盯着一个小男人犁地。黄牯牛低着头,舌头撩着地里几根野草。纪元奶声奶气地大叫犁沟在哪里?”并把荆条从头顶扬过去,像吹在牛身上一丝嘲弄的风,牛带着犁回头冲过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邓三娘一把推开纪元,而自已则置身一对尖锐的牛角前……

在青棡林起伏的层面上,夕阳如血……黄牯儿带着绷断的纤索站在地边,默默地反刍。纪元跪在地边望着苍茫辽阔的红色青棡林,以悲怆而又稚气的声音呼唤着:“…………”

群山回荡着,并向远方延伸。


下一篇:适彼乐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