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圣女珍妮(1)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5-30 09:04:06  浏览次数:96
分享到:

         人生的悲哀不在于一路走来历经坎坷,而是拼搏过后,蓦然回首,才发觉一切早已是命中注定!

         久居悉尼,几乎忘却冰冻的瑟缩和萧瑟的枯槁。童年时,北方的冬日滴水成冰,我和姥姥蜷缩在摇摇欲坠的老房子里,围着蜂窝煤炉子取暖避寒的情景渐渐模糊,直到不经意看到那张褪色的枯树照片,才又重新唤醒蒙尘的记忆。如今长年累月的繁花锦簇,成就了我们的随性、奢侈和放荡不羁,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冬日里的绝望和恐惧。

        这个冬天却与往年不同。细密的冬雨不知疲倦地下了一个星期,大地浸透着冰凉,和记忆中儿时北半球的蒸腾的夏雨如此的不同。坐在悉尼最高的建筑—悉尼塔的旋转餐厅内,把玩着手中的红酒杯,看着眼前的水天一线,我恍然大悟,其实我们女人天性属水,有时是雨,有时是冰,有时是雾,有时是彩虹,散落四方,但终究还是汇流成河,殊途同归。

         脚下,就是恢弘的圣玛丽大教堂。教宗本笃十六世册封的澳洲已故修女Mary Mackillop的雕像,孤独地站在雨中,承受着疾风骤雨。她是圣女,似乎天生就应该代人受苦。我是凡人,一个小女人,既没有神圣的信仰,又没有可以左右别人命运的超凡的先知先觉,却为什么感觉和她同命相连,注定只能独善其身,不知不觉跨入圣(剩)女的行列?

        “Jenny,怎么又出神?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  Jessica好奇地俯首观望。

         杰西卡是我多年的室友闺蜜。她刚来澳洲时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字,源自希伯来语,含富裕之意。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杜撰了此名,是美丽、骄横、富家女的代称,杰西卡真的是实至名归。

        “肯定又是她心里自己那点事!别叨扰她。”Samuel慢声细语,生怕打断我的思路。他扶了扶金丝边眼镜,抚平红色纯毛围巾的皱褶,面色安详,一如他在我心中一贯的暖男形象。

         杰西卡和塞缪尔是我在悉尼为数不多称得上是朋友的人。

         看到我面前的餐碟空空如也,Samuel投来征询的目光:“我正要去拿点吃的,你要什么?”

         “我没胃口。”

         杰西卡命令道:“别听她的。虽说我请客,也不能白白浪费。给我们每人来一份牛排,七分熟。”

        Samuel展露笑容:“再配上一点烤土豆、芦笋、油炸番茄。你们喜欢胡椒酱汁、蘑菇酱汁还是红葡萄酒酱汁?”

        “哪这么啰嗦?随便。”杰西卡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Samuel站起身,嘟囔着:“我就怕你说随便。每次随便完,你都要骂人。”

         杰西卡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笑出声来。

         一千英尺高的悉尼塔自助餐厅,以70分钟360度的速度缓缓旋转。放眼望去,雾气昭昭,但几十公里外的景色依然影影绰绰尽收眼底。

         我给杰西卡倒了小半杯Penfolds BIN 389,“谢谢你今天请客。“我是由衷的,自己平时根本不会到这种地方来消费。

        “庆祝咱们来澳十周年,这个日子值得纪念。你还记得当初咱们怎么认识的吗?“她笑靥如花。

        “当然记得。你那次张狂得不得了,把我们经理吓得脸都白了。“

         杰西卡化了妆,加上喝了些红酒,面颊更添红晕:“少不更事。现在年纪大了,脾气倒小了。“

        “你刚刚还在教训Samuel。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的脾气这辈子就这样了。“

         杰西卡又是一饮而尽,“你看看你,再看看我,咱们要什么有什么,房、车、钱、脸蛋儿、身条儿,还都是上等的人品,怎么就单着呢?我真想不通。“

         我不禁黯然,:“我遇人不淑,又识人不明,属于咎由自取。你不一样。“

        “算了,咱们说点高兴的。我看你和Samuel凑合凑合得了。” 杰西卡又开始酒后无德,乱点鸳鸯谱。

         “你为什么不和他凑合凑合?“  我反唇相讥。

         “他太娘。我爸爸上次来,见过他,不喜欢。我爸希望我找一个有事业心、能和我一起创业的男孩子。这不,下个月又叫我回国相亲,都是做生意的。我也不喜欢我未来的丈夫整天在家调酒、冲咖啡、听古典音乐,脱离时代和社会。风花雪月不能当饭吃,将来家还得靠我养,我可不干。“

        “昧良心。这些年他没少帮咱们。还记得他是怎么黏上咱们的么?“我回忆起往事。

         “还不是吃人家嘴短,你又心太软。“

        “你们又在背后编排我什么?“Samuel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手里托着两大盘子正餐。

       “怎么就两份?”

       “你们先吃,我等一会,肉还没烤熟。“

         我和杰西卡毫不客气,接过盘子,准备吃饭。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