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酸酸甜甜是黄皮(外一章)
作者:吴新立  发布日期:2018-06-13 15:32:26  浏览次数:241
分享到:

昨晚,在龙昆北路,遇到一个手拿一串黄皮边走边吃的女孩儿,与我们擦身而过时,我们看她,她却不看我们,嘴在不停地吸吮,咀嚼,完全陶醉在黄皮果酸酸甜甜滋味中,将人面对美食欲罢不能的天性率性流露。大家相视一笑,不知谁说了声,快走,我们也去吃黄皮。

在黄皮上市季节,你想看不想看,海口的大街小巷都是黄皮,想听不想听,大家说的也都是黄皮。笸箩装的,摊摊上摆的,肩挑的,手提的,几乎都是黄皮,随便在一个果摊前停下来,都能看到扎成一把吧又新鲜又饱满的黄皮。别看满街满眼的黄皮,卖黄皮的阿婆却不着急,也不高声叫卖,只在有人停下时,才会开口说果子有多新鲜,说果子有甜也有酸。听不听由你,买不买也由你。

卖黄皮的阿婆矜持,是算准了你会买,因为没人会拒绝黄皮的酸酸甜甜。记得有一次在公司偶然说起黄皮,马上就有人跑到纸篓旁吐口水,连声说“酸,酸”,尽管动作夸张了些,但却把黄皮那酸酸甜甜的感觉准确地表达了出来。

黄皮,果皮泛黄,卖相一般般,与其它水果相比,没米蕉细腻,没杨桃通透,没芒果滑腻香口,也没有荔枝那么甜,不会像菠萝蜜那样气味弥漫,也没番石榴的翠绿养眼。它像一个正在长大的小女生,有点小性子,有点萌,就是让人心动的小可爱,入口酸酸甜甜。无论你是第一次吃还是常吃,都会感觉好亲切,感觉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就像长在我们自家后院,一直陪伴我们长大的果子。

每年的六七月,家里家外都有吃不完的黄皮,家里冰箱有冷藏的,公司里有同事从乡下老家带回来的,也有自驾去果园采摘的,更多的是,从街头现买回来的。就这样,我们每天和同事一起吃,和家人一起吃。很多人相信,每年夏天吃上2、3个月,好比中医的冬病夏治,是养生,消食祛毒。

据当地人介绍,苦黄皮,把果肉、果皮和果核整个放进嘴里嚼,再连渣带汁吞下,治消化不良,胸腹胀满,呼吸不顺畅等症状最好。我试过,说得容易,根本咽不下,因黄皮的皮和果核都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倒是黄皮泡水喝,令我屡试不爽。具体步骤是,取十几枚果子轻轻挤一下,记住,挤开就好,千万不要把果肉挤出来哈。挤开的黄皮放在一个带盖的杯子里,用凉开水泡了,放冰箱里降温。等你午睡醒了,或是一声汗渍地从外面回来,那杯泡了黄皮的凉白开一定是你的最爱。它不像碳酸饮料那样强烈刺激,而是一种温和的味道,绵绵不断,甜中有酸,酸中带甜,一时间,液体浸润,由淡变浓,由弱变强……那些因挤压而变形的果子正滑向你的舌吻,你马上就能感觉到浓郁的果香正与你的牙齿发生碰撞,那又酸又甜的感觉,是激情,也是满足。遗憾的是,那种苦味很重,药用功效最好的苦黄皮却很难买到,无论你要甜的酸的或是苦的,卖黄皮的人都会指着眼前的黄皮说,“就是它喽”。

这是个奇特的果子,说它奇特,是因为它看上去品相平平,但吃起来却酸甜适口,欲罢不能。几年前老母亲从北方初来,被海南花哨的水果打动,起初专挑什么杨桃、莲雾、菠萝蜜、山竹吃,感觉自己有福气,后来吃到黄皮,感慨说这才是海南最好吃的水果。女儿的宝宝5岁,贪玩,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可吃起黄皮来会一反常态,吃得象模象样,吃黄皮时不看电视,不说话,不做其他任何事。谁都知道,其实他心性并没变,只是黄皮好吃,让他无心顾及。

黄皮果,看似不起眼,却硬是丢了那靓男绅士淑女斯文。你想啊,人的味蕾不受刺激,感官不受诱惑,耐性不折磨到底线,谁会心扉大开,不遮不掩,还原人的本相。敢问世间哪种水果有这种魔力,只要遇到,便让人少了几分矜持多了几分恣肆。作为岭南一带最有亲和力的水果,黄皮果既可登大雅之堂,又可在寻常百姓人家,它亲近所有的人,可与所有的美食取向对话。一盘黄皮果可会所有宾客,一杯黄皮冰水可解所有暑热,一盘黄皮果焖马交鱼,可叫板所有水果配菜。这就是黄皮,贵贱通吃,不吃则罢,吃,必气顺心和。

平民柠檬

晚饭,又去了那家叫龙泉的店,因为喜欢店家免费送的柠檬冰水和一碗加了蜜的龟苓膏。

店里的小妹端着凉水壶走过来,清澈的冰水中晃动着几片青柠檬,就是当地人叫黎檬的那种。果子青皮细腻,有鸡蛋大小,闻起来似乎没什么味道,可切开就有感觉了。清香游离不定,但丝丝缕缕都像刀锋一样锐利,让人霎那间变得通透、清新起来。

面对柠檬,嗅觉再迟钝的人也会不由自主地翕动鼻吻,把这可人的果子沁人心脾的感觉无遮无掩地表现出来,至于那悄然流出的又稠又滑的汁液与皮肤相触有如电击的感觉,只有体验过的人才知道有多精妙。

在我们住的公寓楼下,总有一个女人卖这种小柠檬,不贵,刚下来时一斤也不过4元钱,这几天降到3元。对小柠檬,她说不出更多,只知道是当地的柠檬,知道身后老爸茶店做柠檬茶用的也是这种,至于是不是黎檬说不清。这个季节的海口,几乎所有的街头都可以看得到这种柠檬,再就是像龙泉那样有特色店,在福建安溪人开的茶店,遍及街头巷尾的老爸茶店,都看得到柠檬的影子,闻得到柠檬的清香,即便我们足不出户,在手边壁体通透的凉水瓶里,整天泡着的也是一片片或青或黄的柠檬。

超市里卖的香水柠檬,好像是岛上种植的洋品种,看上去体型硕大,通体碧绿,香气扑鼻,每个都将近一斤重。切开时和黎檬一样,有一种被香气杀伤的感觉,如锋利的刀刃,在皮肤上轻轻划过。

在北方,用柠檬汁调红酒,一瓶不过百十元,可几片柠檬泡在里面就涨到三四百。还有,一杯鸡尾酒,杯壁上用一片柠檬嵌了,便身价不凡,因通体透着品味和情调。在海南,品味和情调一样存在,但价格不会标得离谱,更多的是平民对这种水果的感受。

我喜欢柠檬对口腔的刺激,累得时候,需要激情的时候,需要调整精神状态的时候,我会去一口接一口地咬柠檬,感受那浓烈、刺激的汁液,感受那“初尝令人跳脚,却有令人飞蛾扑火般再尝的魔力”。更微妙的是,那残留在嘴里被大量唾液稀释的味道,极像茶的回甘,极像生活最初的滋味。

“只要看一眼柠檬,人们就会陡生好奇感,心跳和呼吸频率也会加快。”记不得这话是谁说得了,虽说有点夸张,但写出了柠檬这种神奇的果子给人的真实感受。


下一篇:圣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