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 第16章 陈 二 妹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8-06 12:24:31  浏览次数:171
分享到:

第二天一早,牛黄和周三坐上了回收容所的电车。

周三情绪很好。

一路上吹着口哨。

牛黄却惦念着老爸‘看黄五’的话。

有些心神不定。

进了收容所,厨工姚招娣眼尖老远就叫了起来:“牛副所长,周管教,回来啦!”牛黄点点头,黑子不知从什么窜出来,一下扑到二人面前摇头晃脑摆尾的讨乖。

周三蹲下去。

捧住黑子毛茸茸的脑袋直摇。

“嘿嘿,黑子;嘿嘿,黑子呀!”

王所长拄着拐杖出现在台阶上。

“回来啦?”

“嗯”

“准备一下,今天要送人来。”

“那我去看看还有没有空房?”牛黄顾不得进办公室,边说边拉着周三往平房走。“不用啦,我已作了安排。”

王所长在后面喊。

“要不,你俩先把平房的环境卫生督促检查一遍,今天我怎么总是闻着有一股霉臭味?”。

一切安排好后。

牛黄二人才在办公室坐下。

坐在藤椅上读报的王所长,放下手中的报纸,天南地北的与二人吹了一会儿。

忽然问道。

“这个新来的煮饭工可靠吧?”

牛黄一怔:“可靠,怎么不可靠?”“我昨天中午在所里吃的饭,可一下午肚子都疼,拉稀,晚上还上医院吊了点滴,又吃了点药才制住了。”

“是她不爱干净造成的吧?”

周三疑惑的望望牛黄。

牛黄搔搔耳根。

“可我看她挺爱干净的呀。”

“那年,我们在流民中招了一个煮饭工,结果她一包鼠药下锅,让我与几个管教上吐下泻了几天,差点儿把老命都送了。”

王所长淡淡的说。

“这事儿要慎重!周芬不是干得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啦?”

说着,他瞟瞟牛黄。

牛黄读出了所长眼中的不满。

有些懊丧的回答。

“我们劝她不要总是做油炸豆瓣,换个花样,她就多了心,真是的!”

话音未落,隔壁厨房传来响亮的吵嘴声。

“谁?你说谁?好脸皮哩,自个儿红都不红一下。”“你脸皮才自个儿红哩,哪个晚上想男人,想得睡不着觉?哼哼叽叽的发贱音?”

“谁想男人了?你这个骚婆娘,我撕烂你这张臭嘴。”

“你试试”

“你以为我不敢”

“啪”

“呯”

“哗啦啦”。

牛黄和周三冲出了办公室。

姚招娣和女工正相互扯着头发,躬身打闹着。

一个煮饭兼烧汤用的大锑锅,倒扣在地上,案板上理好的大白菜洒落一地。“住手”牛黄大喝一声,分开二人:“反了天了,居然敢在所里打架?活腻啦?”

二个女人被分开后,都低下头匆忙理着被撕开的衣服。

一下被吹胡子瞪眼的牛黄吓住。

“是她先骚言骚语的骂我”

女工忍住眼泪指着姚招娣。

“放你妈狗屁。”

姚招娣气势汹汹的也指着她。

“是你先惹我。”

“猖狂!”

周三大喝一声。

对指手划脚的姚招娣怒目而视:“管教来了,你还这么凶?真反了你了?”姚招娣低下了头,嘴里仍咕咕噜噜。

“你咕嘟什么?”

牛黄看在眼里。

这个姚招娣够呛的。

当着管教尚且如此,背地里还不知怎样?

看来,十有八九是她压着女工……

牛黄有些后悔当初把她提出来煮饭。

他看看表,离中午10点半的开饭时间不远了,现在换人已来不及。“管教也不能不公平。”没想到姚招娣居然抬起了头,望着牛黄。

“明明是这个骚婆娘先招惹我嘛。”

血,几乎冲上了牛黄脑顶。

他咬紧牙关问。

“你想干啥?”

“我一个穷老婆子干得了啥?我不干这煮饭的事儿得啦。”

说着,她竟自顾自的走向收容室,一边走,一边解下身上的围腰,狠狠地扔在地下。

“她从来不洗菜不淘米,就直接下锅,说是让管教也尝尝穷人的滋味。我说,她就凶我。”女工红肿着眼睛继续揭发。

牛黄想起刚才王所长说的肚子疼。

一阵恶心。

差点儿呕吐。

“站住。”

姚招娣一怔,停下脚步回转身。

“王所长!”

讨好的笑容浮现在她脸上。

“你进来有几个月了?”王所长不温不火的问。“七个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