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寫給天國裡的老伴
作者:林爽  发布日期:2018-08-22 16:07:35  浏览次数:250
分享到:

2018年6月16日早上十點,你的遺體在你兩年前受洗的教會舉行了歷時五十分鐘的告別儀式,在逾百親友及教會弟兄姊妹見證下,湯傳道為你祈禱;長子含悲忍涙憶述你的生平後;兩名兒子、親家翁及三位好友為你扶靈送別;完美結束你剛過古來稀的一生。

靈車緩緩離開敎會,強忍悲傷的我在兩對兒媳陪同下,堅持與若干朋友驅車送你最後一程。下午十二時多到達墓園﹐湯傳道再為你做最後一次祈禱,喪禮指揮員 Robert 莊嚴肅穆宣佈﹕“死者遺體火化儀式正式開始”。從香港趕到奔喪的長子恭恭敬敬抱著你的遺照,神色凝重面對火化爐,墓園工作人員一按扭,我們母子為你選的那副咖啡色棺木便被推進紅炎炎的焚化爐中......那一刻的我﹐徹底失控哭成涙人;次子夫婦及長媳左右摻扶著我......想到與你同甘共苦四十四年,如今永別﹑陰陽相隔......長子哀傷走到我身邊,將你的遺照交到我手裡;未亡人痛不欲生,一直揣在懷裏,整個人已經崩潰......

老實說,自2016年10月18日那天,你離家到醫院接受檢查治療﹐延至11月4日(三周後) 醫生證實你已無法自理﹐得轉住全天候護理院後,我就感覺到你的心靈、思維已經日漸遠離家人﹔從此,你開始過著行屍走肉、毫無質量的仿彿日子....

那段時間,我每天早起後唯一的工作就是到護理院去陪你。見你吃不慣護理院西式餐飲,整天愁眉苦臉,我只好回家為你做中式飯菜、每天兩次給你送飯。為怕浪費,自己只好勉強吃護理院提供給你的兩餐食物;還自我開解,遲早也得住進護理院,就算預先習慣一下吧!

往後﹐我每天暗自悲傷,敏感覺得你已經踏入減法人生......知道自己多陪你一天,就少遺憾一天… 我天天為你記錄病情進展﹐以iPad拍攝特別事故﹐比如理髮﹑朋友到訪…儘量給兩對兒媳圖文並茂報導你的日常生活。去年七月﹐你曾因肺炎而拒絕進食、體重驟降、精神衰弱、脾氣也越發暴躁;護理院醫生告知拒食是失智病人步入生命終點的徵兆。傷心的我只好加倍對你容忍及呵護。期間﹐在香港成家立業的大兒子夫婦曾請假回來看你,天天親自餵食。一個多月後,終于從病魔手中將你搶回;護理院員工無不嘖嘖稱奇,視為奇跡﹗ 

你離家住院將近600天,肉體與精神日漸衰弱。今年1月10日﹐你終因病情惡化得再轉到離家較遠的加護病院去。往後五個多月,儘管你基本已認不得家人,我仍堅持隔天坐上三小時車程去探病一次;小兒子夫婦也將週末定為“探爸日”。而每次你都幾乎是臥床不起﹐看 到你一雙空洞呆滯、混濁無神的眼睛毫無焦點,我們的心便如鉛般下沉......

6月2日中午我又照常前往看望你。可不知何故,竟在護理院內休克倒地﹔撞傷後腦而由次子送往急診,回家休息後幸無大礙。誰料翌日凌晨時分,我在睡夢中驚聞你又因肺炎緊急被送醫院救治﹔看來我的休克也許是心靈感應。你住醫院期間,貼心護士特別為我在你加護病房內安排一張小床,供我三餐營養膳食;讓虛弱的我不必來回奔波,安心在醫院日夜守護你。將近十天,你無時無刻都與死神痛苦搏斗,夜裡慘叫、日間掙扎;你咳嗽時總無力咳出肺部積壓過多的痰,我只好用海綿刷為你摳出。看你呼吸困難,輾轉難眠,我愛莫能助,只能暗自垂涙痛在心裡......

延至6月11晚上8時51分,涙眼模糊﹑精神疲憊的我與小兒子夫婦﹐看著你眼睛半開半合、乾枯蒼白的臉逐漸變成黯然無光的慘青,奇跡不再出現﹐死神魔掌已向你伸出,你終于嚥下最後一口氣…我與兒媳雖萬般不忍﹐可想到你受那麼多苦﹐就寧願你脫離苦海﹔也願天家不再有痛苦與悲傷...... 

6月18日下午,我在兩對兒媳陪同下到墓園辦理領取骨灰手續,同時交付了做中英文墓碑的費用。由於這裡一般碑文都以英語書寫,但我想給你加個中文名字,寧願多付費。因製造墓碑時間需長達四周﹐長子夫婦因喪假已完必須回港上班,無法參加墓碑安放儀式。直到7月20日才獲墓園辦公室通知墓碑已完成。7月22日(星期天)剛好是我們一家子移民紐西蘭二十八周年,我選了當天下午就與小兒子夫婦前往見證墓碑安放儀式,默禱你含笑九泉。

回顧2007年10月1日你修補心瓣手術後﹐情緒一落千丈﹐到2014年又輕微中風再患上血管性失智症﹐前後十一年。期間﹐你﹑我身心飽受折磨﹐往事滄桑令我傷感﹔青山依舊夕陽紅,流水年華逝無蹤。如今我得堅強面對﹐在有生之年善待自己,多做有意義的開心事,希望能發點夕陽餘温﹐也願我們天國能再見.......  

初稿於 22-7-2018﹐定稿於 11-8-2018


上一篇:老人与时尚


评论专区

订阅者2018-08-23发表
相濡以沫,感人至深!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